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6.19上架
  • 31.58

    连载(字)

58位书友共同开启《长安郡主之渝清传》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小北rabbit 学徒陌人不言语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胡桃木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3052 2019.06.19 14:12

  黑夜中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宁静,乖巧的女孩儿窝在较她稍长的男孩怀里,一动不动:“六叔叔,我们能活下去吗?”

  “会的……”男孩低声喃喃,颤抖的声音透露出他的恐惧。

  女孩儿呆滞的望着夜色中尘土飞扬,男孩轻轻伸出手捂住她的眼睛:“清娘,别怕。我会保护你的,你乖乖的睡一觉,睡着了,天就亮了。”

  女孩儿微微动了动唇角,靠在男孩怀里不说话。

  隐隐约约她还听见她的六叔叔说:“清娘,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保护你的。”

  后来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记忆也越来越模糊。

  最后的记忆是停留在一场梦中,梦中的情景依然清晰。

  ·

  “渝清,长大以后你想当一个怎样的女子?”

  “清娘想像姑母一样成为大将军,为大唐立下不世功勋。”

  “以后你会是大唐最好的长公主。”

  ……

  夜风簌簌,马背上的女人身披黑色风衣,被她紧紧抱在怀里的却是一个稚龄女儿。

  “平阳殿下,如此匆忙赶路,所谓何去?”阴冷的笑声从林中角落传出,惊鸟绝影。

  李筠萱下意识摸了摸腰间佩剑,抓紧缰绳扬鞭而去。怀里的女孩儿悠悠醒来,不安地搂住李筠萱:“姑母,我怕。”

  渝清,姑母会保护你的!

  ·

  那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

  记忆的尽头被迷雾中漫天飞舞的桃花覆盖了,梦中的故事恍若前世,扑朔迷离。

  她是李渝清,东宫长女,仅此而已。

  自沉思中觉醒,渝清放下膝边古籍,盛在一侧的甜汤稍凉,抿一口,是她平素最喜欢的味道。

  “穆娘妈妈,昨夜乞巧夜好,缘何我却不记得甚事?”渝清向照顾她的姑姑询问。

  穆娘是渝清母亲王氏的陪嫁,王氏在生育渝清时不幸难产而亡,穆娘便留下来照顾王氏的一对儿女;渝清幼时与兄长承宗是在祖母窦氏膝下抚育,直到五年后窦氏病故,临终前不放心孙儿孙女,便又遣派了身边的景娘和玉娘过来照顾他们兄妹。

  穆娘听见渝清唤她,才道:“姑娘记岔了。乞巧已是去载秋事,现已入春时节了。”顿了顿又问,“姑娘可觉不适否?昨晚姑娘在平阳公主府上和月姑娘着了凉,太医过来看过了。”

  昨晚在三姑姑家和月表妹……她记得并不清楚,只觉得头疼得厉害,不过她是记得和三姑姑在一起;正如那个漫长的梦,最后三姑姑将她抱在怀里说,渝清,姑母会保护你的。

  也许正是奇怪的梦境,让她混淆了现实。

  “那么这甜汤是谁送来的?”渝清尚且记得,幼时长于祖母身侧,祖母也爱做这种甜汤。

  “是公子身边的玉娘送来的。”

  渝清也猜到了,虽然现在兄长不在家,但玉娘也向来疼惜她。

  在她三岁的时候,父亲便续弦了,现在的母亲是她生母的表妹,也是出身五姓七望的荥阳郑氏女。郑氏待他们兄妹视若亲生,但祖母依然担心未来郑氏有了自己的孩子会有所偏袒;玉娘是李家的老人,照顾过李家的几个孩子,父亲和叔父们都敬重她。窦氏便嘱托玉娘要护着承宗和渝清,莫让他们没娘的孩子被欺负了。

  渝清病了几天,荆王元景和八公主至臻一起来探病。

  李元景和李至臻是李渊的庶子庶女,在辈分上是渝清的长辈,但是几个孩子年岁相近,从小也一起嬉戏,自然也不拘着辈分的礼数。元景是男孩,需得保持礼节;至臻却是几乎要将渝清环抱起来了:“清娘,你好些了吗?我和六哥哥可担心你了呢!”

  “八姑姑,我是真的没事了!但是大夫非说我还要喝药。”一想到那黑溜溜的药,渝清就皱起眉,“那药可苦了,穆娘往里面加了蜜饯,还是难喝。”

  李至臻露出坏兮兮的笑容:“以前我生病喝药,都是趁姨娘不注意,就悄悄倒去给花儿草儿喝。”

  李元景无奈的笑:“八娘,你不要教坏了清娘,清娘还小呢。”

  渝清不满地咂咂嘴;六叔叔你明明只比我大两岁而已,还在这里装大人。少年时六叔叔就爱以长辈自居,其实他们也不过是小孩儿心性罢了,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与六叔叔还有八姑姑感情和睦,少年们的世界里没有大人们的拐弯抹角明争暗斗,倒也纯粹。

  一个两三岁的娃娃手脚并用地爬上塌,在李元景和李至臻的双重注视下他蹭蹭渝清的手软软地说:“长姐,小三儿又欺负我。”

  渝清对着娃娃打量许久,才憋出一句话:“孩子,你谁家的?”

  元景和至臻同时露出神奇的表情:大侄女这是病糊涂了吧!怎的连自家弟弟都不记得了?

  小承道撅撅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小娃娃的心理活动也很丰富:长姐竟然不记得我了,一定是三儿将长姐抢走了!某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被强行背锅。

  说起来,东宫的两个幼子也是一对神奇的兄弟。

  小承道的母妃,太子妃郑氏,在承道两岁时生下了小三儿承徳。当母亲告诉他这是他的三弟弟时,小承道一脸嫌弃地看着被称为弟弟的生物,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弟弟,好丑!”

  偏偏这时,小承德好似能听懂他的话一样哇哇大哭起来。

  小承道又补充了一句:“而且还会跟我抢长姐。”

  所以他家弟弟哭得更严重了。

  渝清一向是疼自家幼弟的,对着两只可爱的娃娃她也是心疼至极。谁叫她的幼弟们都爱黏着她这个长姐呢。

  她最害怕的事情就是两个弟弟一起哭,会让她有一种罪恶感。

  “小承道,三儿怎么欺负你了?”渝清可不认为还是个软娃娃的小三儿能够欺负他这个小调皮精,估计也就是承道为了在长姐面前刷存在感,然后顺便给他小弟抺一把黑。

  话说小承道也是个坏小子!

  娃娃软萌软萌地趴在长姐膝上,委屈地揉揉眼睛:“三儿他咬我都是手,还弄湿我的衣服。”

  李元景和李至臻一脸惊呆了,目测小承道长大以后也是个告状大王,同时默默心疼他们的大侄女:有一个这么爱闹腾的小弟,估计挺心累的吧。

  乳母进来将小承道抱出去了,至臻才低声问渝清:“清娘,大嫂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她对你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吗?我听侍人说前朝的故事,那些后娘们有了自己的娃娃就开始对先前的孩子不好。”

  “八娘!”李元景突然打断了至臻的问话,才继续道,“这不是我们应该过问的。”

  的确,若是同辈姊妹闺中问起倒也不算什么事,偏偏他们以庶弟庶妹的身份去打听兄长的后宅之事,那就有点不敬重尊长的意味。即使是放在普通人家,也是有点不伦不类的。

  “八姑姑放心,我很好。”渝清轻轻笑着说。

  渝清略有些想不明白,母亲待他们兄妹一向很好,却不知为何所有人都认为母亲会对他们不好。

  元景和至臻毕竟是过来探病的,他们也没能留下来过长的时间。走之前,元景将一只赤红的胡桃木偷偷塞给渝清:“清娘,如果有一天你做噩梦了,就把这只胡桃木放在枕下,你就再也不会做噩梦了,也不会被恶灵侵扰了。”

  虽然不明白六叔叔为什么突然跟她说这些,但渝清还是点点头。

  把玩着那只赤红胡桃木,也并未看出有何不同。

  渝清随意地把胡桃木放在雕架上的青瓷里,然后轻轻撑开雕花窗,恰巧听见李元景和李至臻在外廊下低声的交谈。

  “六哥哥,你给清娘的胡桃木是不是之前三姐姐从北域带回来的?”至臻问元景。

  “那可不是一只普通的胡桃木。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父皇和三姐姐的谈话,就跟清娘奇怪的病有关。”元景神秘兮兮地说,又特意叮嘱了至臻,“八娘,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就是杨姨娘也切不可提起。”

  至臻不以为意的咂咂嘴:“你每次不许我说的事我都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你还信不过我啊?。”

  “我可不是信不过你。”元景压低着声音说。

  过了一会儿应该是宫里的教习妈妈来了,他们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就听不见了。

  悄无声息听着外面六叔叔和八姑姑的对话,渝清小心翼翼地架好窗栏,又回到塌上躺下。她很想问问六叔叔,他从祖父那里听来的东西为什么会和她有关?还有她也并没有什么奇怪的病啊!

  可是为什么他们说……

  穆娘推开门进来轻轻为渝清盖上薄薄的凉衾,渝清翻了一下身子,拉住穆娘问:“穆娘,你知道赤色胡桃木有什么用处吗?除了雕木。”

  “姑娘,胡桃木是黑褐色的。”穆娘神色中有一丝犹豫,但是渝清并未看到。

  胡桃木本是黑色,赤色胡桃木是以血浸染而成的邪物,会沾染上邪灵。

  而胡桃木邪灵若落入巫者术师之手,其后果更加可怕。

  不知何时,元景去而复返,八公主至臻却没有和他一起过来;元景凝望着紧闭的窗子许久,才似乎有些失落的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