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变故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106 2019.07.07 18:40

  一直以来渝清从未做过如此清晰的梦,他就坐在渝清面前,含笑望着渝清,温柔舒和。

  渝清亦是面带笑容,她轻轻端起玉壶斟酒,紫红色的酒液散发着浓郁的酒香,但那更似蔓延开来的血腥味一样浓重刺鼻。

  “清儿妹妹,这样就很好了。”他对渝清轻轻摇摇头,渝清把晶莹剔透的酒杯放下。他端起酒杯仰首一饮而尽。香甜的酒如最炽热的毒液,一点一滴的蔓入;暗红的血慢慢滴落下,犹如悄然绽放的血色夜幽兰,美得触目惊心。

  那一年,渝清十二岁。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她亲手把那杯毒酒递给她的未婚夫。

  忘忧的解药,被沁入胡桃木里,却阴差阳错的落入了渝清手中。

  渝清把胡桃木捣碎成粉末,倒入熏香炉中;不一会儿淡淡的味道在房中弥漫开,闻起来却很是舒适安然。

  穆娘进来给渝清梳状,看见渝清木然坐在榻上,眼敛下映落浅浅的黛青色,应是没有睡好所致:“姑娘,昨夜睡得不安稳?”

  “只是想起来一些事情,有些怅然。”渝清揉揉微微胀痛的太阳穴,走到铜镜前坐下,端详着铜镜里面映出来的容颜,实在有些吓到了,怎么看起来就像是被人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似的。

  “姑娘可是担心八公主?”穆娘知道渝清跟至臻感情好,便以为是如此,劝慰她说,“姑娘可不用担心八公主了。婢听说,突厥那边发生了动乱,实在是可怕;就因为这事,陛下可就不愿意了,说西突厥是骗婚,把他们请求公主和亲驳回了。”

  “驳回了?那也就是说八姑姑不用再和亲了?你听谁说的?”渝清是没想到还会出现这样的转变,又不知道穆娘的消息是否准确。穆娘见渝清那着急的模样不由笑,一边轻手轻脚的给她梳着头,一边说道:“姑娘莫急,是大公子派人来说告诉姑娘的,想来是不会错的。”

  既然这样,那必然是真的了。

  这样的消息对于他们来说,无疑都是好消息。

  梳妆打扮好之后,渝清过去太子妃那里打探消息。

  究竟突厥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听着似乎还是挺严重的。还有若和亲公主这件事就此作罢了,那么突厥使者他们是不是也应该回去了?阿史那叶可真那个混蛋也要一起回去了。

  诸多的事情,应该也就是这样戛然而止了。

  “母亲。”渝清向太子妃问安后,太子妃唤她在旁边坐下:“清娘,你来看看,这几个名字你觉得哪些比较好?”

  “母亲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渝清凑过去看,纸上写着一排名字,静妍姝丽,都是极好的名字,“母亲是在给未出生的妹妹起名字啊?”

  太子妃含笑点头:“也都不知道侧妃腹中的孩儿是儿是女。若是小郎君,得像承道承德一样由父皇过目;不过若是小娘子的话,夫君倒是看中几个名字,都是极好的,你也看看。”

  渝清很累目,这几个名字随便一看都觉得比自己的名字好听,爹爹是不是已经不疼她这个乖巧懂事贴心可爱的女儿了。

  不过自己作为长姐还是尽一下本分吧。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启居,玁狁之故。《采薇》里面这句便是挺不错的,这采薇二字尤是最好。”渝清看见采薇二字就眼前一亮,坑妹妹这种事情虽然是第一次做,却也是做得得心应手。

  薇,虽是娇小玲珑,却也是一种淡然之美。

  渝清绝对是有自己的私心的。

  后来那个小姑娘的名字也确实是叫采薇。

  太子妃又对着其他几个名字看了,另外圈画了几个名字,也许在她看来也是极好的。

  见母亲应该才不多忙完了,渝清才开口问起至臻的事:“母亲,听说八姑姑不用去突厥和亲了?这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初听穆娘说起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她道听途说呢。”

  “这还能是道听途说,自然是千真万确的事了。倒是八公主命好,以后也能留在长安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了。”太子妃似有感慨之意,也许也的确是可怜至臻吧。

  “那母亲可否知道,突厥那边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渝清又追问。

  “我一个后院里的妇道人家对这些哪能知道啊。不过突厥那边本来就混乱,东西突厥常年交战,就算是他们王廷里面也是没有宁日的;正巧近来就闹出了大动静,父皇便借着这个由头将和亲公主之事驳回去也是应当的,八公主毕竟是父皇的亲生女儿。”

  看来母亲也是不太知道……

  中午一个小女婢进来说有一个叫云都的怪人让她带一封信进来交给郡主。

  云都,不就是阿史那叶可真说过的他的汉名。

  渝清拆开信,歪歪扭扭的字迹实在是让她有一种想要把这封信扔到火堆中烧了的想法。不过他毕竟不是汉人,虽然有一个汉人母亲,但作为突厥人的他还会说汉话写汉字也实在是不易了。

  在信中阿史那叶可真说想要在离开中原前再与她见一面,今夜子午他会以老方式出现。

  这个家伙凭什么认为自己会答应和他再见面?还有他把东宫当成什么地方了?是他可以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不过,也正好,她也有很多疑问必须要向阿史那叶可真求证。

  既然今天晚上阿史那叶可真要来,那就让他来好了。只是若让人看见了,后果同样是不堪设想。

  夜深人静之后,渝清和衣坐在塌上,只等待着动静。

  动静来得很快,来人却并不是不速之客,而是穆娘的声音:“姑娘可睡了?”

  “还没有呢。”渝清慢悠悠的去开门,果然是穆娘,“穆娘妈妈,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渝清心里有些不安,寻常入夜后穆娘并不会再过来寻她,除非是有什么事发生。

  “姑娘,罗侧妃和常良媛生了。”穆娘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生了?都生了?一起?”渝清惊得目瞪口呆。

  穆娘连连点头:“是,罗侧妃生下了四公子,常良媛生下的是二姑娘。”

  如此巧合,那也真是稀奇。

  武德五年,太孑侧妃罗氏生武安王承训,良媛常氏生二郡主采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