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蓝翎蝶驱使者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40 2019.06.29 18:35

  “你见过这幅画吗?”南宗堂堂主淡淡问。

  渝清呆滞的点点头,一副白日见鬼的模样。

  南宗堂堂主复而收起画卷,解释道:“之前我探查过,你的母亲出阁时并未带上这幅画,这幅画依然是留在王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外祖母一定是跟你说,这幅美人图是你的母亲尚在闺阁时与姊妹嬉戏所作。”

  这下渝清更加惊讶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幼时我母亲也是这样跟我说的。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这幅画会在我手中,因为这幅画事实上是有两幅一模一样的。”南宗堂堂主语气无波无澜,只是在说到他的母亲时有一丝怅然,“曾经我们的母亲,只因一念之差,就以画许下了儿女的姻缘。”

  你说什么?渝清目瞪口呆,他说的是……

  “放心,不是我和你。”南宗堂堂主看渝清的表情就知道她误会了,“但是同样你身上也错许了一段婚约。那时候她们都尚未成亲,也丝毫不知道自己将嫁何人。那个你的未婚夫,可是被你克死的。”

  “我?克夫?”渝清不可置信,这对于女子而言可谓是最恶毒的猜想说辞,若换做其他女子还不得寻个清静角落把自己吊死了,“我至今尚未婚嫁,我克谁了?”

  “是你克死了我的弟弟。”杨年馨不知何时出现在渝清后面,怒容呵斥。

  似乎刚才南宗堂堂主也没有发现杨年馨的存在,直到她出言才发觉:“本堂主未曾允你来此,你来这里做什么?”

  杨年馨目光黯淡了几分,刚才的神气全无,她只低声说道:“堂主,年馨,年馨只是忧心堂主。”

  “本堂主做什么事何须你来过问。”南宗堂堂主冷哼一声,面具下扫过如鹰目般尖锐的眼神。

  “是,年馨这就离开。”杨年馨愣了愣,然后转身快步离开。

  面对南宗堂堂主,杨年馨的姿态无比卑微。

  虽然杨年馨的出现只是一个小插曲,渝清还是敏锐的发觉了不对劲之处:“等等,杨年馨,你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杨年馨似乎完全没有听到渝清的话,她的身影已然消失在竹林的黑夜中。

  渝清才回头望向南宗堂堂主:“杨,杨姑娘她说的话说什么意思?我实在听不懂。”

  南宗堂堂主随便把一卷竹册扔给渝清。

  ·

  《南宗轶事·卷三》

  李家有女,生而丧母。道人谓汝八字重,阴阳失调;应与一八字轻之男子相婚配,方可破解。

  元德太子嫡妃韦氏,生子代王侑,与李氏女相配,定为婚姻。

  大业年末,天下大乱;唐公渊起兵于太原,夺大兴改长安,以代王侑为帝,即为恭帝。逾三载,唐公自立;为抚前隋安定,唐王仍以孙女配予恭帝。

  武德三年,恭帝去世。

  ·

  短短几行字,讲述的是前朝的故事,故事却也确实是与她有关。

  “可是,可是我从来都不记得有过这样的事情啊。”渝清骤然变了脸色,她明明对这些事情毫无印象的。

  “因为忘忧草。忘忧草可忘尽前世今生悲欢离合,你的三姑姑李筠萱给你服下了忘忧草,你当然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忘忧草来自于苗疆,恰巧我的蓝翎蝶也是从那里来的。”南宗堂堂主招招手,美幻的蓝翎蝶翩然飞落在他周围——难道他是蓝翎蝶的驱使者?

  渝清使劲回忆,如果真的是传说中的忘忧草,那么为什么三姑姑会得到这忘忧草?她忘记的记忆,又是怎么样的?

  望着渝清,南宗堂堂主语气突然变的和蔼可亲起来:“渝清娘子,如果你想记起来的话,我可以帮你,给你无忧草的解药。”

  渝清毫不犹豫的要有:“不用。既然都已经不记得了,那又何必还要给自己找不痛快的。堂主,你不会就是要跟我说这个的吧?这些事情是跟你有什么干系吗?”

  “你倒是一个通透的女子。”南宗堂堂主啧啧,又稍微侧头望向刚才杨年馨离去的方向,“诚然,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可惜有的人就是不明白。”

  有些人……联想到刚才杨年馨的行为,莫不是杨年馨竟是对宇文静有不一样的心意?这倒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

  “只是你既为瑶姨的女儿,还是知道的好。”南宗堂堂主话语已稍温和,倒不似是凶神恶煞之辈。只是他提到渝清的母亲王氏,口称瑶姨,应是故时与王氏曾相见;十三年前,宇文静也应是七八岁了。

  见渝清有惑,他继续言:“只是上一辈的恩怨,留下来,受苦的总不过是我们这些后辈人。这幅画既存姻缘之说,现我就把画送给你,何如。”

  渝清不明这又是为何:“你这是要把自己的姻缘转给他人吗?但是我可是女子。”

  “只是希望你把这画带得远远的,或是烧了或是毁掉,只盼李姑娘能相助把这所谓的姻缘画毁去便是。”南宗堂堂主把美人图交到渝清手中,并行礼拜谢说。

  渝清刚想问,既然有心要毁掉画卷为什么你自己不动手还非得找别人帮忙;但转念一想,无论因果如何,也毕竟是生身母亲留下来的物件,身为人子如此做法难免不孝,甚至心里的那道坎都过不去。这样想来也就觉得在理了。

  南宗堂堂主见她愿意接过,也就放心了:“多谢娘子。你且放心,以后年馨她绝不会再去打扰你们。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的,你可以通过蓝翎蝶来找我;曾经瑶姨相救于我,这也是我欠瑶姨的一份恩情。”

  “那,谢谢。”渝清连忙说,其实心里也不觉得自己以后会有机会要找他帮忙,而且那蓝翎蝶在这里飞来飞去看起来挺可怕的。

  “那我送你两只蓝翎蝶……”南宗堂堂主话还没有说完,渝清已经转身逃一样跑了:“不用了,还是堂主你自己留着吧。”

  她可实在不敢再与这奇奇怪怪的蓝翎蝶为伴,这些蝴蝶虽然美丽动人,但关于蓝翎蝶的传说也是渗人的。

  自来南宗堂在江湖庙堂的名声了并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