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儿女姻亲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60 2019.07.14 19:03

  承宗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们身后,温和的对宜君道:“宜君妹妹,庐江王妃在前堂等你。”

  宜君一愣,然后向渝清道:“渝清姐姐,如此,宜君就先告辞了。”

  渝清回首望见宜君离去,对后面的承宗艰难的笑笑:“哥哥今日如何得空。”

  “清儿,这些事情你本不该过问的。”承宗走向渝清,语气有些苦涩,“清儿,你可知道,可知道这……庐江王叔一向与爹爹走得近,你不必担心。”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我是爹爹的女儿啊。”渝清倔强的望着承宗,眸中泪花若隐若现,“哥哥,你要相信,你的妹妹真的长大了。清儿也恨自己不能身为男儿身,不能帮爹爹和哥哥,但是清儿也不愿做只能被父兄庇护的菟丝草。”她的愿望是成为像三姑姑一样坚强勇敢的女子,谁说女子不如男。

  明明都还没有及笄的小丫头,却倔强的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妹妹的确总有一天会长大的,他也不能一辈子为妹妹遮风挡雨……

  “哥哥,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渝清轻轻咬了咬下唇,敛眼,低声说。

  “保护好你自己,最重要。”承宗才慢慢伸出手拍了拍渝清的肩膀,“清儿,你和弟弟妹妹们都不一样。”

  可不是嘛,她比弟弟妹妹们都要胆大。

  渝清低着头努力让自己微笑起来,才抬头望着哥哥:“是啊,因为我是李渝清啊。”

  ·

  庐江王回到长安后即迅速站队到太子后面,其实这也是李姓诸王大部分的选择。

  关于宗亲诸王们为何这样选择,那绝对不是人云亦云的结果。至少在宗室眼中嫡长子继位是更古不变的原则,太子建成辅助陛下治国安邦,政德自在,而秦王他根本就是想要凭借近年来的战功打破这个稳定局面的人;要是这可以随随便便就被打破的话,那岂不是要乱了套。

  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除了别有异心之人,又有谁敢轻易跟着秦王胡作非为。

  不过皇子夺位相争自古有之,也已经不能说是胡作非为了。

  自从秦王被封为天策上将后,平阳公主李筠萱开始了闭门不出装聋作哑,而齐王元吉变成了太子的跟屁虫——这是臣公们的议论内容。相比于太子和秦王之间的“大混战”,明明平阳公主才是最可怜的人,都是同胞兄弟心也不能太偏了。

  由于李筠萱一直称病不出,渝清也见不到她,只有令月偶尔透露出一点消息:“二舅舅这做的都是什么事,都不想让我娘安生一点的。我娘,要不是我哥哥已经跟杜二娘子小定了,她都想让我哥哥娶别家的姑娘了;反正姓侯的那个混蛋,就算他是翩翩公子我娘也不会让我嫁给他了。”

  “哦,杜二娘子怎么惹到三姑姑了?不过那个侯远安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配不上你。”渝清在心里暗暗思量着原因;无论是杜二娘子杜卿禾或是侯大公子侯远安,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的父亲杜如晦和侯君集现在都是天策府幕僚。

  令月的答案也是如渝清所料:“还不是因为他们的爹。娘说了,行为不端者,心必不正。娘还说了,纵观朝堂上下,唯有裴寂、李靖、徐世绩和宇文士及等人才是最好的姻亲之家。”李筠萱点名的这些人都是保持中立的大臣,看来平阳公主是的确想要完全置身事外了;虽然柴哲威的婚事已经定了,但柴令月的婚事还能再议,更何况嫁进来的媳妇和嫁出去的女儿意义上是完全不同的。

  但是若论起来,三姑父柴绍也是天策府的属将。

  渝清便轻笑着道:“反正你是不用愁的,三姑姑总会为你觅得如意郎君的。”

  “清姐姐,你别试图扯开话题,我跟你说的可不是那个侯远安呢。”令月换了个更为靠近渝清的位置坐下,神神秘秘的低声道,“不过上次在仙坊还真让你给说对了一点,外祖父还真的上次给了二舅舅一群美人,都是刚刚被选进宫上等姿色的美人。你说外祖父这样做,是不是想要让二舅舅纵欲过度而亡啊?”

  渝清刚刚喝了一口羊乳,结果听到令月这句话差点被呛死:“月娘这个词语是谁教你的?”

  令月一脸无辜:“哪个词语?”

  “纵欲过度……”就连说起这四个字渝清脸颊都有点发红,小姑娘家的小小年纪怎么还知道这么多。

  “在禁书上看到的,《赵飞燕传》;清姐姐你想不想看,我前儿刚刚拿到的呢,花了好大功夫用了十两银子才买到的呢。”令月的表情更加神秘兮兮了,还挤眉弄眼的特别有精神。

  月娘原来你是这样的月娘,三姑父和三姑姑他们知道吗?肯定是不知道的。

  作为表姐,渝清还是要装模作样的板起脸教育一下令月:“月娘,禁书是不能随便乱看的,它之所以被列为禁书那肯定是因为它里面有很多不好的东西了。”

  “也就只是看看而已,无伤大雅。”令月不以为然。

  渝清:“……”第一次见到看禁书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她以前就连看前朝野史都要遮遮掩掩像做贼似的。

  翻过这个话题,渝清继续问令月:“那么哲威表哥和卿禾娘子的婚事定在何时?”

  “也是明年夏,大约承宗表哥与表嫂成亲后,就轮到我哥了。”令月算着日子着,又突然想起来更重要的事情,“对了,清姐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笄礼也是那时候吧。你有没有想好要找谁当赞者,这可是十分重要的。”令月虽然是询问之意,但是她的语气和表情表现出来的意思就是,若你的赞者不是我,那么我们就一刀两断吧。

  按照规矩,赞者应该是笄者的好友姊妹,柴令月当然是唯一的人选。

  渝清作沉思状:“这还有一年的时间呢,不急不急,到时候再决定也不迟呢。”

  令月立刻露出凶巴巴的模样:“你说,除了我还有谁有资格当你的赞者,只要我才是最适合的。”

  渝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