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元景的忧愁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60 2019.07.19 18:52

  鉴于渝清一不小心把自己喝醉了,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元景努力的把渝清抱回她房里让她好好睡觉。反正睡醒一觉,明天继续天明,并且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之前元景也曾多次来东宫看望渝清,所以对于渝清的闺房在哪里还是听熟门熟路的。

  但是意外还是在中途发生了——正当元景抱着渝清小心翼翼的从后院出来,准备抄小路走的时候,有一个很好奇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六弟,你这抱着的是谁家姑娘呢?人家小姑娘也是清清白白的好人家女儿,若你们这样被人看到,清誉可就全没了。”

  就算背对着他,元景也还是分辨得出来这是二哥得声音。

  也是因为被元景的身子遮挡着的缘故,站在后面的秦王世民根本没有看到元景怀里的小姑娘到底是谁,只不过看见一片衣角便猜测到那小姑娘应该是过来参加婚礼的谁家贵女。

  元景身形顿了顿,却没有回头:“二哥,这次就请恕六郎无礼了,六郎不能向你问好了。”

  本来呢,就算让看见他抱着渝清也没什么呢,难道还不让别人叔侄情深了?只不过问题是现在渝清又是喝了酒,而东宫和秦王府之间的那些弯弯绕绕他也是知道的,反正做事还是谨慎小心一些为妙。反正他李元景就是一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闲人皇子,是否失礼或者名声如何对他来说根本就不重要了。

  显然如元景所愿,秦王世民的确没有再追问什么,只是叮嘱道:“父皇刚刚给你和裴姑娘赐了婚,就算你再喜欢哪家的姑娘,这婚前也得顾及一下裴相的面子不可太出格了。”这话也算是善意的提醒了。

  “谢二哥提醒,六郎记下了。”元景点点头,就快步消失在长廊的尽头。

  秦王世民倒是有那么一丝好奇,六郎这小子平时虽然一副不务正业无心向学的样子,但对兄姐们也是敬重从未失礼,这到底是谁家姑娘竟能令他如此失态。

  渝清:我冤枉!

  元景走得很快,直到确定二哥不会走过来才稍微放缓了脚步;怀里抱了个人,虽然渝清并不重,但是这样长时间的举动还是觉得手臂挺累的。

  渝清在元景怀里昏昏欲睡,才时不时蹭蹭元景,像极了一只贪睡的小猫咪。

  “哎,是真的没见过这么傻的小丫头,以前还说你聪明着呢。”元景叹气,无奈。

  小猫咪脑袋里一片混沌,稀里糊涂的小声嘀咕着什么:“六叔叔,清儿,好害怕。”

  “害怕什么?”元景不知道渝清是做了什么噩梦,也傻傻的问他。

  但是渝清竟然回答了,就相能听到元景说的话一样:“害怕,害怕,坏人。”

  元景只能是无奈一笑:“放心,六叔叔会保护你的,别怕。”

  这句话元景已经说过无数次了,说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还记得很多年前的某一个月夜,那应该还是李家刚刚起义的时候,他们和家人们一起逃了出来,惶恐不安的靠在一起相互寻找安全感。

  望着漆黑的天空,似乎有一颗星星从天际陨落划过,很美丽。

  晨星陨落,谁家天下。

  渝清伸手指着那颗星星,目光随着它移动。

  那夜风声鹤唳,稍微的风吹草动都会令他们坐立不安,更别说是睡觉了,就怕睡过去之后就再也看不到明天的阳光了。

  “六叔叔,我害怕。”渝清躲在元景怀里颤抖着声音说着。

  “别怕,六叔叔会保护你的。”元景也是这样安慰渝清的,“清娘,以后无论谁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就去咬他,咬他脖子。”

  元景绝对是属狗的,一言不合就咬人。

  而这句话,也是被围观中的八娘至臻嘲笑了许久。

  对于渝清,他是真心很疼爱,比对至臻的感情更加浓烈。也许因为妹妹就算是妹妹,也是同辈人,长大了以后就是大姑娘了;而侄女就算是同龄,那也是小辈,在长辈眼中他们永远都还是小孩子,长辈关爱小辈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心态本来就已经是不一样了。

  清娘,就算你长大了,也还是个孩子啊,我永远都是你的六叔叔。

  到了渝清的闺房里,穆娘他们都不在,元景就轻轻推开门进去,摸索着把渝清放到她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就准备悄无声息的离去。渝清却拉着他的手不肯放,只是仍然在不停的念叨着:“六叔叔,我害怕,我害怕。”

  元景环顾四周,就觉得很是奇怪了,这是她自己的房间还有什么好害怕的?难不成在她的房间里面藏着一只凶神恶煞的大老虎吗?

  不,清娘从来都不是什么胆小之人,她只不过是习惯性的把所有的不安与恐慌埋藏在心里,只展现给她信任亲近的人看到,而用坚硬的外壳来把脆弱的心灵包裹得密不透风。

  “清娘,你要相信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永远站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元景轻声说,但是这一次他的语气是带有一丝的忐忑与不安。

  正如秦王世民所说的,最近父皇刚刚给他赐婚了,王妃是当朝宰相、李渊身边宠臣裴寂的嫡女裴氏,也算是出身不凡了。只不过成亲对于元景来说并不算是一件好事;成亲则代表着他已经成年可以独当一面了,也不能继续留在宫中陪伴他的亲生母亲莫贵嫔了。

  按照几位堂兄弟的先例,若运气好的话也许会被留在长安当一个闲职亲王,若运气不佳的话那就有可能被调派到外面去领职就藩(其实多少人梦寐以求就是想要离开长安这天子脚下去封地当家作主,长安城中贵人如云哪还有能让自己施展拳脚的地方)

  不过这些事情元景现在烦恼也没有什么用了,莫说距离与裴氏成亲时日还长,就说这种事情也不是他自己担心就有用的,话语权还在他的父皇手中。最重要的是,他作为一个皇子,其实无论如何也都是要离开长安去封地的,那也只是迟早得问题而已。

  “清娘,如果我真的离开长安了,你,可也得照顾好自己,不然我会担心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