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金兰谱(下)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39 2019.08.14 18:54

  在渝清的执意追问下,穆娘才讲起了一些二十年前的事。

  二十年前王璐瑶是太原王氏之女,出身名门望族,却并不似那些世族姑娘般安静温婉;这一点渝清就很像她娘。

  那时候的世家子弟都喜欢在外面结交江湖游侠,王家姑娘也跟着家中兄弟外出,因此才结识了滑国公韦寿之女韦瑶华和江湖女子司马珂。

  司马珂是一个江湖奇女子;她是江湖门派南宗堂堂主的养女,生父本为北齐大臣,后投北周受北周武帝宇文邕倚重,在隋代北周时起兵护周而被隋文帝杨坚所杀。据说司马珂幼有婚约,未婚夫是北周宇文氏宗亲,但在北周灭族时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那时候的王璐瑶、韦瑶华和司马珂三个姑娘相识后谈天说地引为知己,后来决定结为金兰姐妹,并相约以后若生下儿女就亲上加亲结为儿女亲家。

  不久司马珂与未婚夫重逢,喜结连理,并生下了幼子宇文静。后来王家和李家结亲,韦瑶华入宫成为了太子杨昭的继妃。

  又过了几年司马珂生下幼女,两个姐妹闻讯甚是欢喜,但因韦瑶华已为太子妃无法出来相贺,便准备了礼物托王璐瑶带过去给小外甥女玩。

  王璐瑶与司马珂多时未见,相聊许久,并告诉司马珂,瑶华已育有一儿一女,自己也有一个四岁的儿子,家庭和睦幸福美满。姐妹相谈到黄昏王璐瑶才离去,临别时王璐瑶在马车上探头与司马珂相别,谁知这一见也就是永别。

  当夜突然有大批官兵围了司马珂夫妇的住处,说他们是前朝余孽正在图谋颠覆杨家的江山,不由分说就将他们夫妇乱箭射杀,幸而时年七岁的宇文静外出玩闹才逃过一劫。

  王璐瑶回到半路上突然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金兰簪好像落在司马珂处了,便返回去取,但是那里只剩下一片狼藉。年幼的宇文静回来抱着父母哭,不知道该怎么办;奄奄一息的司马珂就把年幼的儿子托付给王璐瑶,说希望王璐瑶帮她将孩子带到南宗堂交给她的养母。

  为了完成司马珂的临终托付,王璐瑶派穆娘回李家报信说她思念母亲想要在王家小住两日,一边准备将宇文静送回南宗堂,但是没想到宇文静在途中突然失踪了。

  王璐瑶自觉愧对义妹所托,自此郁结于心成疾,后得韦瑶华时时劝解才稍微解开心结。

  一年后王璐瑶生下渝清,难产身亡。

  ·

  “那为何……”渝清不解,既然就连穆娘她自己都是说阿娘是难产身亡,那么为什么……

  感觉秘密越来越多了,让人实在忍不住浮想联翩。

  穆娘连忙摇头:“姑娘,不是这样的。夫人她说,她自知已是大限将至,只希望能够保下公子和姑娘就好了。”

  这样的话,杨嫔也说过,后来杨嫔果真是死了。

  渝清心中不安:“穆娘,这话还有谁知道的?”

  “姑娘,老奴是觉得事关重大,不敢与任何人多言,只告诉了两位老夫人。”穆娘连忙道。她所说的两位老夫人,必然是指当时李家的当家主母窦氏和王老夫人元氏。

  原来祖母和外祖母都知道,可是为什么她们都是无动于衷?在渝清的记忆中无论是祖母还是外祖母都没有任何表示,这根本就不合理,娘可是外祖母唯一的女儿。

  这年头真是怪事连连!

  有一句话说得好,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信任的就只有自己了。虽然穆娘从前是侍奉她娘的,虽然穆娘说的事情和她原本知道的也相差无几,但是还多加了一些东西。

  渝清心乱如麻,这些事情就算想要求证也已经不知道能去找谁证实了。

  她小心的将薄薄的嫁妆单子重新折叠起来放进原先的妆奁台下,回头神色严肃的问穆娘:“为什么你告诉我祖母和外祖母,却没有告诉我爹爹?”

  “姑娘,老奴当时,是真的很惶恐,也没有想到那么多了。”穆娘低头小声说。

  确实,自己的主子死了,作为奴仆第一反应应该就是悲伤惊恐。后院是属于妇人的,后院的奴仆不能随便靠近男主子,而当时窦氏是李家的主母,发生了什么事情穆娘理所当然是去找窦氏。

  但是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大事。

  从小到大穆娘都是跟在渝清身边照顾她,比奶嬷嬷还要亲密,本来这样的事由穆娘说出来渝清也不该存疑;只是渝清本就是心思重之人,现在更是小心谨慎。

  “那么你觉得,我娘是被人害死的,而且她早已知晓。”渝清一手扶着穆娘凑近问。

  穆娘闭上眼睛,点点头。

  渝清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问:“那时候我娘只是李家的大儿媳妇,那时候的李家也是父母和睦兄友弟恭,谁会害我娘?还有这和,这和我娘的金兰姐妹又有什么关系?穆娘妈妈,我不能明白,我真的不能明白。”

  “姑娘,奴只是粗鄙之人,也什么都不懂,但是,奴到现在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夫人说的话;夫人说,人心想我,非我真意,只求儿女安然,莫入江湖之险。奴看姑娘,姑娘从小就和那杨家小王爷,也就是后来的恭帝定亲,便想着日后姑娘也不会,也不会跟江湖之人有何牵扯;而公子他一向最是知礼的,定然不会......”穆娘越说越小声了,最后还是惶惶不能安,“姑娘,都是老奴自作主张......”

  渝清摇摇头,不说话了。

  现在她一时有点接受无能,现在穆娘就这样把秘密直接摆放在她面前了,她只觉得心里就像打翻的五位酱一样复杂。

  她要不要告诉爹爹和哥哥......还是不要了吧......

  “所以阿娘的金兰簪,就是在珂姨身死那日遗落在珂姨家中的?”渝清想了想还是问起,毕竟一开始就是由于金兰簪引起的这个话题。

  “老奴思量着,应该是的;至于金兰谱,是在姑娘你出生的那一夜,稳婆来到前夫人支撑着去拿出来,烧掉了。”

  为什么?阿娘,为什么要亲手烧掉了金兰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