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南宗堂堂主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69 2019.06.28 18:15

  渝清做了一个梦,梦中人依然是他。

  “清儿,你还会再回来吗?”他端着一只杯盏给渝清,杯盏里面是红紫色的酸梅汁;虽然说着别离的话,他却依然笑意盈盈,似乎那是一件十分令人愉悦的事。但是未待渝清回答,他就自问自答道:“那你还是别回来了。长安可不安宁,但是至少还有你的家人和你在一起。”

  小姑娘泪眼朦胧,却不改她的倔脾气:“你别以为这样说我就会再回来找你,凭什么我就得当你的童养媳。”

  他抬手似乎想要拭去渝清眼角的泪珠,在触碰到小姑娘稚嫩的脸颊前一刻却停顿了一下,然后收回了手:“据说我们是最适合的,你信吗?”

  “我才不信呢。”渝清立刻破涕为笑,对他办鬼脸。

  “不信就好,正好我也不信。”孤傲的少年站起来,转身走了。

  ·

  他到底是谁?

  这个梦很奇怪,醒来后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但唯一忘记的就是他是谁。

  渝清曾经以为那个人就是阿史那叶可真,毕竟阿史那叶可真给她的那只木雕的确就是出现在梦里他的手中。

  但是事实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渝清揉揉微胀的脑袋,自己也想不明白。

  她有预感,很快她还会见到那个女人——前隋公主杨年馨,所有的事情应该都和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对了,还有阿史那叶可真。

  “渝清妹妹,你终于想到要见我了。”杨年馨的声音很适时的轻飘飘传来,却并不见她的踪影,“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你应该见我们南宗堂堂主的,他才知道你所想知道的一切。”

  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渝清犹豫了半晌,吞吞吐吐问:“那么我要怎么样才能见到南宗堂堂主?他是谁?”

  杨年馨冷笑着说:“南宗堂堂主是北周宇文氏后嗣,名叫宇文静。我们宗主很忙,现在不便见客,待宗主得空,自会出现在你面前。”

  既然南宗堂堂主是北周宇文氏后嗣,这样看来可是越来越有趣了。当年北周宇文氏基本上是被隋文帝杨坚全族诛灭了,两家后人有着血海深仇,而杨年馨作为隋室公主现在却给南宗堂堂主做事……

  不过听着杨年馨的语气,那个什么南宗堂堂主应该是挺厉害的一个人物,毕竟就连杨年馨都是武功高强。

  对方来势汹汹,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

  承宗和渝清都不能在太原停留太久,王老夫人日益康安,他们兄妹也准备着要回长安了。

  回程前,王老夫人给他们打点着各种大包小包的,什么吴大爷店的枣花糕、冯大娘的煎饼、张婶的蜜糖果子等等,都是太原这边的零嘴美食:“这些你们可以在回去的路上吃,总不过于太寂寞了。还有这些软软甜甜的小点心,小孩子们应该会喜欢,是给郑娘的孩子的。”果然还是外祖母细心,想得也是面面俱到。

  “还有这封信,是给郑娘的。”王老夫人把信给渝清,却意味深长的望了承宗一眼,应该是和他有关的。

  “外祖母,我记下了。”渝清点点头。

  王老夫人又嘱咐道:“你们兄妹是至亲骨肉,要互相帮助照顾着,知不知道。”兄妹俩连连点头应下,老夫人这才满意。

  上了马车,渝清从马车里探出头张望,看见外祖母在轻轻拭泪;外祖母的身体并不好,都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见面了。

  马车的车轮滚动着发出轱辘轱辘的声音,他们也在一点点的远去,离开。

  乱世之中,咫尺天涯。

  渝清慢慢放下了车帘,一只幽蓝的蝴蝶飞落在她指尖,微痒的感觉,十分奇妙。

  蓝翎蝶,传说中来自遥远的苗疆,是永不死亡的灵魂所化。

  那一刻她好似看到了漫山遍野的蓝翎蝶飞舞在蓝天白云下,拂卷来万里之外的春风。

  风中传来清澈的歌声,是她听不懂的歌,竹林、鸟语、花香。

  那天晚上他们依然是宿在之前那间客栈,渝清放慢了脚步,环顾四周,不知道这一次在这里会遇到谁?反正只要不是阿史那叶可真那个奇怪的人就好。

  “清儿,晚上有事叫我。”承宗目送着渝清走进房间,还是细心叮嘱一句。

  渝清关上门后就立刻打开窗,外面有马蹄声,俯视下面也只能看到一队人马在客栈外面停驻,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女眷出行。

  晚上简单的吃过晚饭,又吃了几块外祖母给她准备的甜食,渝清拿起书百般无聊的随便翻阅着;她是女子,无需像兄弟们一样努力做学问以求齐家治国平天下,她识文断字也只是闲暇看几本闲书古籍而已。

  三四只飘飘乎的蓝翎蝶从窗外飞进来,在渝清面前旋转飞舞。

  渝清才注意到频频出现的蓝翎蝶,蓝翎蝶却翩翩然向门的方向飞去,渝清想到什么,起身去开门跟着它们出去。

  蓝翎蝶飞得很慢,正是渝清刚好能够跟上的速度,一路飞到了客栈后面的竹林里。越来越多的蓝翎蝶在竹影中飞舞着,斑斑点点,如梦如幻,美不胜收;而站在蓝翎蝶中的是一个穿着黑色披风的男子,因为他戴着鬼怪面具,也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果然这些蓝翎蝶是故意引她来这里的。

  渝清大胆猜测他的身份:“阁下便是南宗堂堂主宇文静?”

  “正是在下。”他颔首,道,“李姑娘独自来此,不怕在下谋财害命吗?”

  渝清很坚定的摇摇头:“你不会。如果你们真要谋财害命的话,杨姑娘一个人就足矣,无需如此大费周章的把我约出来,这样太容易让人发现了。”

  宇文静呵呵笑了两声,对于这个答案似乎是比较满意的:“聪明人,我喜欢和你这样聪明的人说话。”

  这样的夸赞,倒让渝清有些尴尬了:“堂主过奖了。”

  “说来,我也并无恶意,只是有些遗留下来的恩怨还是要解决一下的。”宇文静变戏法似的变出一幅画卷,单手打开,那幅画正是前几天被王老夫人烧掉的美人图。

  渝清惊愕;她可是亲眼看见外祖母把这幅画烧成灰烬的,现在怎么会在南宗堂堂主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