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龙凤胎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19 2019.07.11 18:07

  齐王妃杨氏诞下一对龙凤胎,齐王长子承业和长女淑琳。

  龙凤胎向为祥瑞之兆,这对孩子也是一生下来就被赐了封号,李承业被封为梁郡王,李淑琳被封为和静县主。

  因这确实系大喜之事,洗三之日,太子妃郑氏、秦王妃长孙氏和平阳公主李筠萱都带着各自的女儿前来为两个孩子祝吉,其他的世门公爵夫人也纷纷前来讨喜,各种吉祥话把两个孩子夸得天花乱坠,就只差说是天上的神仙投胎降生的了。

  李筠萱确实已经怀孕四个月了,肚子刚刚显怀,穿着宽大的衣裙倒也不是很显眼。

  不知道是谁家的夫人开了一句玩笑:“这杜二娘子也快要进门了吧,以后又是抱儿子又是抱孙子的,平阳公主可是有福气。”

  这话说起来是没问题,但听起来就觉得怪怪的,总让人心里不是那么舒服。

  渝清听令月说过,三姑姑这胎怀得很是不安稳,肚子里的小子很是闹腾,等到出生以后是肯定会被他姐姐揪起来打屁屁的。都说女人生孩子就是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按理说平阳公主一个女将军身体康健本是无大碍,但是这次看起来李筠萱气色很不好,脸色苍白无血,她也确实是并不年轻了。

  “三姐姐可是累着了。”秦王妃长孙氏看出李筠萱神色有异,遂低声询问道。

  李筠萱轻轻抚了抚小腹,勉强笑着摇摇头:“都已经不是第一次怀孕了,也没那么娇弱。”

  太子妃也劝她道:“即使如此,三妹妹也还是小心为好。”

  李筠萱微微点头,不语。

  李筠萱对待侄子侄女们一向都很好,所以孩子们都是比较喜欢这个三姑姑的;比如谁家的娃睡觉的时候被某个兄姐踹了一脚这些小事,若父母不在家,都是寻到平阳公主这里找三姑姑评个理。

  这事很让令月不爽:“平时我哥哥把我当作练武的靶子我娘都不管,还放下一句话说只要别打残就好,怎么反倒管起你们的事情了。我很怀疑我娘到底是不是我亲娘,话说你母亲对你都比我娘对我亲切。”

  “打是亲骂是爱嘛。话说回来,我可没去三姑姑面前做过这种缺德事,我和我的兄弟妹妹们相处融洽,好的很。”渝清吐槽。

  “又没有说你,还不许我发泄一下心中的怨念啊。”令月嘟嘴。

  渝清当然知道令月抱怨的是谁家的娃,祖父的子女虽然多,但其他几个姑姑都各自嫁出去了,走的比较近的就那么多;除了她的记忆早已记得不太清楚年少早夭的三叔叔玄霸,祖母生下的孩子就只有她爹爹、三姑姑、二叔叔和四叔叔。

  对了,二叔叔家里的孩子是最多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令月笑得无比奸邪:“那也是二舅舅娶了个贤妻,二舅母简直就是天下男人都想娶的妻子了。你说若谁都娶了个五姓女,又凶猛又善妒,母家势力又强大,你猜能怎么样?”

  渝清立刻翻脸:“你说我爹爹是妻管严?”

  令月无辜的摊摊手:“我没这么说,是你这样说的。我说的是,又凶猛、又善妒、母家势力又强大,的五姓女。原来在你心中,大舅母是这样的。”

  哼,这个妹妹是故意在坑她。

  渝清咂咂嘴:“我没有。”

  渝清和令月算是他们这一辈唯二年岁相似的孩子,再往下就是比她们年幼十岁的承道,以及秦王妃所出的嫡子承乾,还有秦王的庶长女。不过那些孩子与她们年岁相差实在太多了,且又不是亲弟妹,也就没有过多的交集。

  现在齐王妃诞下龙凤胎,倒是少有的奇事。

  两个孩子洗三礼后,渝清踮起脚往两个娃手臂上用红绳系了两只小小的平安符,是上次跟爹爹去净土寺参佛时在那里求来的;听说那里的平安符很灵验的,特别是若给小孩子带上,还可以保佑小孩一生平安无灾无难。

  杨梦霏坐在床上侧着身子看自己的一对儿女,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妾身替承业淑琳谢过郡主。”

  “都是自家姐弟,四婶婶何须如此客气。”渝清笑得温良无害。

  后来令月问渝清:“清姐姐,我怎么觉得这不像你的性格。有好东西你都是带回去留给你家里那群弟弟妹妹的,怎么会……”

  “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渝清轻哼了一声。

  “我不过比你小一岁,我怎么就是小孩子了,你也尚未及笄还敢自称大人?”令月很不服气。

  关于年龄这个争辩,无解。

  两个孩子洗三礼可收到了不少好的宝贝,太子妃、秦王妃长孙氏和平阳公主都到内室与杨梦霏说话,小孩子们都很怀疑那群大人是躲起来清点宝贝的,不是还有一个说法是孩子洗三越多人祝礼就寓意越好吗?

  正好因为人多,令月就唆使渝清和她一起去外面玩:“我们平时就被拘在家中出不去,这次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反正只要在太阳落山前回来不就好了吗。相信我,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如果被发现了,我就跟三姑姑说是你指使的。”还没有做“坏事”,渝清就已经想到应该怎么样推卸责任了。

  “清姐姐,你别那么狠心好不好?我娘对谁都好,就对我这个亲生女儿不好。”令月就差委屈得抱头痛哭了;而且……又不是我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绑着你去的。

  渝清感慨:“不过说起来,我觉得三姑姑和我爹爹真不愧是亲兄妹。”

  听她突然这样说,令月瞬间双眼发亮:“怎么说?”

  “这样说。反正只要我做了坏事,肯定是我哥哥的错,因为他没有给弟弟妹妹做好榜样……我是真的对不起我哥哥啊……”渝清一边说着一边悲伤的哭起来,哭得无比凄惨,还擦着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眼泪。

  被渝清这样一闹,令月顿时觉得自己很罪恶了:“哎呀清姐姐你别哭了,我们出去散散心吧,就散散心啊。”她可不会哄姐姐啊,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