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生辰八字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65 2019.08.08 18:39

  大兴宫的宫宴将结束,太子妃派人来唤渝清回去。

  临走前,元景悄无声息的塞给了渝清一个小布袋,渝清一愣然后快速将小布袋收进衣袖里。

  元景若有所思的抿着嘴,神色似笑若笑。至臻严重怀疑,她六哥哥是不是突然就傻了......好吧,六哥哥说不能腹诽哥哥,不然尚未定亲的小姑娘会嫁不出去的(至臻好像真的就信了元景的邪)

  渝清猜不透六叔叔这么神秘兮兮的递给自己的布袋是什么意思,不过布袋里面肯定藏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可是打开布袋之后就让她很失望了,里面只有一张小纸条,纸条上面写着两行字,似乎是两个人的生辰八字。

  两个人的生辰八字......这倒是让她想起了杨嫔生前亲手交给她的那份据说是她祖母留给她的遗物,那就是她和杨侑的生辰八字。

  因为忘忧草的缘故,以前的事情有些也是记得迷迷糊糊不清不楚的,但有一件事她却记得明明白白。

  ——当年她和杨侑定亲的时候换庚帖合八字,得出来的结果不但是大吉,而且还被吹得天花乱坠,说什么是天定眷属。

  哦,对了,据说不知道多少年前还有一个老和尚说她和杨侑一个八字过重一个八字过轻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如果不结为姻缘就会克父克母克死全家。到底会不会克死全家她不知道,但她确实是生而丧母,而杨侑也确实是出生不久就丧父......

  过去不堪回首之事,她不该再回忆的。

  渝清又细细查看了一番纸条,确实除了那两个生辰八字就再没有其他内容了;她仔细回忆,这生辰八字应该也不是她身边亲人的,那六叔叔这又是何意?六叔叔什么时候也学得不好好说话非得弄出神神秘秘让人看不懂的东西出来。

  “清娘,怎么了?”太子妃从渝清后面走来,见女儿神色复杂的样子出言问道。

  渝清便直接把元景的那张小纸条给太子妃看:“母亲,刚才六叔叔给我这个,我看不明白。”

  太子妃接过看了几眼,微微蹙起眉:“这......六郎给你的?”

  渝清点点头:“嗯,母亲,是有什么问题吗?”

  “这生辰八字,看着有点眼熟,好像以前是在哪里看过,但是一时想不起来了。”太子妃并未多言,就默默将纸条收起来了,“我回去查查。”

  渝清也知母亲平时里料理着里里外外的事实在繁忙,不愿母亲再为这些繁琐小事操心:“母亲,不必了,兴许就是六叔叔闹着玩的呢。我和六叔叔啊,我们从小就喜欢开玩笑或者恶作剧什么的。”

  太子妃却正色摇摇头:“清娘,你也看过不少前朝秘史之类的,古往今来和生辰八字牵扯上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渝清一愣,顿时明白了母亲的意思。

  生辰八字本来就是很多祸患的起源,比如说巫蛊,再比如说命格,这些都是可以由生辰八字带来的祸患,而从古至今一旦祸患起就是腥风血雨一片。在这并不平静的时节,还是早早将一切可能发生的祸患扼杀在摇篮中最为妥当。

  “母亲,不若女儿直接去问问六叔叔,也无需母亲再大费周章的回去查找。”渝清想了想问。

  “六郎那孩子,一向稳妥,对你也是好的。他把这纸条给你时没有与你直说,必然是有难以开口的苦衷。”太子妃很是善解人意的说。

  除了有难以开口的苦衷,还有可能就是为避人耳目,毕竟皇宫大内隔墙有耳,行事需谨慎。

  八姑姑?很明显不可能。

  纵使渝清心思重,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如果真如母亲所说和那些祸患相关,正好母亲又说对纸上的生辰八字觉得熟悉,那就让母亲来处理是最合适的了。

  黑云压城,是大雨将至的前兆。王妃公主们都乘着马车出宫回府了,只有几个特别心大的还能慢悠悠的走在百花盛放的御花园里晒月光,毕竟人家住在宫里的就是不一样。

  太子妃带着东宫一众女眷刚刚回到东宫,外面就下起了倾盆大雨,二郡主采薇兴致勃勃的说外面在下冰雹。可不是嘛,那哗啦啦的声音就像是在下冰雹,砸得满城开花。

  那对双胞胎小妹妹薇亦和薇芷最是不省心,一不留神就蹦跶到大雨中玩,然后姐妹互换了身份嬉戏。

  罗侧妃一看就黑了脸,雄赳赳气昂昂的指使作为兄长的小四承训去把两个妹妹绑回来;承训跟着承道、承德两个哥哥拿着木剑玩得正开心,听见母亲唤他,又望了望在玩得不亦乐乎的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妹妹,然后一本正经的道:“母妃,小四是男孩子,对妹妹们要温柔,也要宠着。”不用怀疑,这绝对是跟着他二哥哥学来的歪理。

  奶妈妈把薇亦和薇芷抱回来了,两姐妹还不服气的张牙舞爪,快要把罗侧妃气得蹬鼻子上眼了。

  常良媛劝着罗侧妃:“罗姐姐,小儿女们会自己玩着,又有奶妈妈照看着,别着急气着了。”

  “采薇乖巧安静,自然是不用妹妹你多操心。薇亦和薇芷她们姐妹俩就没一时半刻是能安静下来的,十个奶妈妈都看不住她们。”罗侧妃气鼓鼓的说。

  刚刚换了干净衣服出来的双胞胎从屏风后面探出个脑袋顽皮的对她们娘扮鬼脸。

  太子妃默默看着几个小孩子之间的玩闹,神色虽有些黯淡,但也是露出慈爱的笑意。她有了承道和承德两个儿子,却没有女儿缘;渝清这孩子虽和她亲近,但眼看着又要嫁出去了,她还是想再生育一个贴心懂事的姑娘,承欢膝下。

  别人家后宅妻妾不宁,但东宫这边却是出奇的安宁。

  除了因为侧妃少,也是她们都挺懂事安分的;罗侧妃出身将门,她的父亲燕王罗艺掌握着幽州大权本来就受忌惮,她被赐婚嫁入东宫一开始就是作为人质一类的存在,而常良媛出身不高,最会的就是怎么样低调做人,自然没有什么不该有的野心。而且东宫里的嫡子嫡女不少,无论是侧妃还是庶子庶女都跟李渊后宫们的作用一样微乎其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