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心思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119 2019.08.15 18:04

  也许是因为一时从穆娘那里知道了太多陈年往事的缘故,连续几夜渝清都没有睡好。

  偶尔入梦会看到她娘笑意盈盈的朝她走来,向她招招手,然后就醒了。

  渝清是没有见过亲生母亲的孩子,但是她还是看见过她娘的画像;她长得很像阿娘,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两人。

  除此之外,别的乱七八糟的梦其实也纯粹是她自己心里的恐慌。

  自从在太原城外宇文静用蓝翎蝶的虫蛊散了忘忧草的的药性后,这还是渝清第一次梦见杨侑。

  “清娘,你又来了?”

  “我,来看看。”

  “看什么?”

  “不知道,就是想来看看。”

  很奇怪的一番对话,好像也没有任何意义。

  梦醒之后,渝清就莫名其妙病了一场,身心疲惫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

  “姑娘,奴不该与姑娘说那些的,惹得姑娘伤心难过了。”穆娘一边给渝清喂药一边说。

  渝清蜷缩在被子里,半眯着眼睛,许久才轻声念着:“好苦。”

  良药苦口,当然是苦的。

  外面有人轻轻拉起布帘进来,因为手中端着东西所以微微侧身挡住了一侧,然后后面又一个人进来,是溱洧和先前窦氏留下来的景娘。

  “妹妹可怎么样了?”溱洧在渝清床边坐下忧心的询问,又伸手去摸了摸她的前额,“哎呀,怎么这么烫?”

  渝清勉强的笑笑摇摇头:“嫂嫂,其实我也并没有大碍,可能也就是夜里着凉了而已。”她的声音听起来都是沙哑的,却还在妄想着自欺欺人。

  “怎么这么不小心,你好好休息着。”一边说着,溱洧一边从景娘手中接过一个褐色罐子端在掌中打开,里面放着一粒粒圆润饱满的蜜饯果子,散发着诱人的清香,“这蜜饯果子是用荥阳的法子秘制的,可能和你平时吃的蜜饯果子味道不太一样。我特意加入了枣汁和姜果一起熬制,驱寒补身体。”

  “劳嫂嫂挂心了。”渝清示意穆娘接过了蜜饯果子,细语道。

  “两位妈妈你们出去一下,我有话与小妹说。”溱洧回头对穆娘和景娘说,穆娘和景娘相互对视一眼然后诺诺应下出去。

  渝清拢了拢被子,靠在床边:“嫂嫂要跟我说什么的?”

  溱洧点点头:“母亲应该还没有跟你说,你和崔二公子的婚事,纳征礼就在既望。”

  什么?既望?怎么这么快?渝清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到了,转念想到之前在母亲那里就听到爹爹说要早些将她和崔颢的文定礼定下来,所以清河崔氏也这么快“安抚”好了崔颢......

  “清河崔氏也答应了?”渝清有点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会不答应?这成亲礼,他们恐怕还盼着能早早完成呢。”溱洧笑道。

  按照正常情况,家中儿郎娶媳是大喜事,无论是哪家家族都是盼望着能够早日完成大婚礼,为家族添丁开枝。而若不是这样想的,大多是对这场姻缘心怀异心另有打算的,所以才犹犹豫豫有所顾忌。

  然而这样并不好,文定纳征礼过后马上就是大婚礼了,而她也并不甘心就嫁给那个人品有问题还对她有意见的崔颢,不然哪天被亲夫谋害了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大事要紧,小命也要紧。

  溱洧看见渝清低着眼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以为她是害羞了,笑着打趣道:“就要做新娘子了,小妹可是太欢喜了?”

  “欢......喜......”又不是嫁给喜欢的人,实在想不明白有什么可欢喜的。

  那些普通人家的姑娘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呆在闺阁里做着女工,活了十五六年除了父兄就没见过其他男子,所以才能做到欢欢喜喜的上了花轿嫁给一个陌生人相守一生。可是长安城太繁华了,渝清的身份也不同于普通女子;见过了世间最高处的风景,就不会再甘于困在一室一堂之内当一个普普通通的贤妻良母相夫教子了。

  想了想她又说道:“嫂嫂,我,只是有些......”本来她是想说害怕的,但转而想到害怕二字从自己口中说出来实在不像话,又道,“只是有些,不安。”

  “女孩子都是这样过来的。”溱洧很有经验的以过来人的身份跟渝清讲述。

  “那,纳征的时候,嫂嫂可得陪着清儿。”渝清思索了一下,便问。

  本来之前的纳吉问名礼令月都会过来陪她,但自从三姑姑逝世后月娘就去了静堂庵隔世静习,那时候她说待她回来也许清姐姐的孩子都会跑会跳了。

  溱洧自然是答应得好好的:“于理,这也是我当嫂嫂应当做的。”

  姑嫂两人正谈说着,这时穆娘在外面低声往屋里禀报:“姑娘,二公子来看望姑娘了。”话音初落,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外面进来,但也是站在屏风外说话:“长姐,嫂嫂。”

  “小二怎么来了?今天没去上学堂吗?”对于弟弟妹妹,渝清秉承了天下兄姐的脾性,一上来就问学习。

  “先生生病了,所以小二就回来了。”承道规规矩矩的答道,又问,“小二听说长姐生病了,心中挂念,就过来看望长姐。”

  渝清:怎么今天谁都要来看望我......

  思索了一番承道又说:“刚才听见长姐好像在叹气;长姐可是有什么烦恼,是能让小二为长姐解忧吗?”

  哎,她家弟弟可真是贴心。

  “小二,小孩别管大人的事。”打量着小孩子小小的身影,渝清哑然失笑,然后就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了,也许是刚才笑岔了气。

  “长姐。”小承道委委屈屈的唤了一句。

  小二对着他长姐比量了一下,盘算着自己还需要多久才能长得像长姐那么高,这样他就再不是长姐口中的小屁孩了。

  小屁孩......三儿才是小屁孩!哦,还有家里的小四小五那几个小屁孩弟弟......

  小二告了声,就又一溜烟的跑出去了,渝清恨铁不成钢:“还以为这小子学乖了呢,结果还是这样蹦蹦跳跳的。”

  “孩子不都是这样的吗?”溱洧笑意盈盈,目光却有些黯然,“小妹,倒是还有个喜事忘记告诉你了,王家的武大嫂子生了一个姑娘,起名叫宣仪。”

  武大嫂子竟然还真的生了一个女儿!想起外祖母出丧时姑奶奶同安长公主说的话,隐隐就觉得有些奇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