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纳采礼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145 2019.07.20 19:14

  渝清的婚事重新被提起了,太子妃把选出来的几个名字送给渝清看,问她的看法。

  被太子妃选中的世家子弟不说是百里挑一,至少也是品行端正的,而最重要的还是他们背后家族所代表的势力。渝清思来想去,最后还是修书一封给远在太原的外祖母王老夫人。而王老夫人的回信也是简略,只说品性第一,家族最重,最适合的夫婿应该兼备如此条件。

  最后渝清挑中的,是清河崔氏的二公子崔颢。

  这位崔二郎曾经也听庐江王妃崔氏提起过,崔家是五姓七望之族,家世雄厚自是没得说的。崔二郎本与他过身生母的娘家侄女杜家大娘子有婚约,但不幸这位杜家大娘子却一病死了;现在又过了两年,崔老爷子可为崔颢的婚事急上了火,四处为他寻觅良配;但是身份低的女子他们崔家又看不上,而身份高的适龄女子大多是已有了婚约。

  仅是凭着清河崔氏的名号,就足以让无数人争先恐后想要嫁进去了。

  尤其是想起之前外祖母对自己说的话,渝清就对清河崔氏的感觉尤为强烈。

  清河崔氏,就很好了。

  但是太子建成和太子妃都对这个崔颢不是很满意,不过就是因为崔颢有一个订婚十几年的未婚妻,而且据说崔颢和他的那个未婚妻表妹感情还是蛮不错的。他们担心的就是崔颢对他的那个死了的未婚妻念念不忘,会冷落妻子;毕竟这样的事情在大家世族中不但发生过,而且那个男人还被称颂为有情有义。

  其实那些人完全就是看着热闹不嫌事大,这事若换作发生在自家女婿身上,那可就不是有情有义了,而是无耻的骗婚之徒。

  渝清倒是不在意这些,本来她就没有打算和一个陌生的人产生什么别样的感情,一直以来所谓的婚姻最看重的还不是家世门第。结发为夫妻,也只是夫妻而已,枕边人心里有没有自己那可不是当妻子的就可以控制的;渝清所需要的,只是简单的与清河崔氏联姻罢了。

  在王家和郑家的暗示下,清河崔氏派人前来纳采提亲。

  清河崔氏纳采的场面亦是壮观非常,是主母带着身边最得力的人随媒妁前来,送来鸿雁一双、清酒白酒十坛、稷米梗米两石、蒲苇寓意长久、长禄嘉禾、长命缕缝衣、五色丝十段、和谐合欢铃十盏、九子墨及凤凰锦、鸳鸯帐十匹、嘉鱼哺乌十筐;纳采之人持执雉之礼。

  长安之人皆言,七望世族娶妻果然也是不同凡响。

  纳采之日,渝清盛装打扮跟在太子妃身边,举止得体行为乖巧,倒是贤良淑女的做派。

  这样的伪装,得心应手。

  就像用她自己的终身大事作为赌注一样,得心应手。

  想来渝清都还觉得阵阵可笑,就像当年差点儿嫁给了杨侑一样,说到底还不是利益至上。现在她无比的需要借助清河崔氏,所以她自愿用自己去替爹爹笼络清河崔氏,这也并没有错啊。

  可是她母亲,她母亲还真怀疑她是否曾见过那位崔二郎,对他有什么执念,才偏偏看上了他。母亲试探着问,崔二郎倒是长得一副好皮囊,很是得年轻女孩子的喜欢;渝清也是笑笑不作辩解。

  若他们当真这样以为,倒是省了不少事。

  是非与否,本就不那么重要了。

  这桩婚事,至少在所有人眼中都算得上是天作之合,十分适宜,当然谁也别嫌弃谁。

  见到清河崔氏的主母崔罗氏,也就是崔颢的后娘,渝清也是盈盈行礼,是小辈见长辈的礼数:“渝清见过崔夫人。”

  “郡主折煞妾身了。”就算渝清不久即将是崔家的儿媳妇,但毕竟现在还不是,崔罗氏还是面带笑容的欠身道。

  崔罗氏为人做事谨慎,待人礼数周全,看着应该是一个好相处的婆婆。

  而且崔罗氏毕竟不是崔二郎的亲生母亲,而且崔家还有一位当家的大嫂在,并且渝清作为郡主这样的身份就算崔家再不满意也不得不敬重。

  这种问题其实就是十分现实的。

  太子妃与崔罗氏寒暄许会,所言所论莫不过是两家结亲之好。

  这门亲事对于清河崔氏来说不算是好处多多的,但是同时也有很大的弊端;五姓七望作为百年世族在乱世中屹立不倒,更是谁都想要拉拢的对象,可以想要细水长流就必须要为以后的事情做打算。待日后太子登位那么清河崔氏自然就是更上一层,至少在世家当中也是不同往日的;退一万步讲,若在这场皇位斗争中东宫不幸落败,以清河崔氏的根基也是没有任何影响的,毕竟这样的事情在前朝之时也是不少了。

  不过这场纳采礼,自始至终出来的都是几个女眷,不过按照规矩儿女婚姻还真是直接交由主母经手的。

  太子妃全程微笑着与崔罗氏交谈,然后微笑着把崔罗氏以及他们崔氏随从送走了,当然他们送过来的纳采礼都留下来了,这就代表女子这边是接受了男方的提亲。

  渝清卸下了盛装衣冠,只觉得无比疲惫;

  果然还是小时候比较好,谁也不会去在意一个小孩子的行为如何,但是现在可就不行了。

  “清儿妹妹。”她的新嫂嫂溱洧轻轻推门进来,渝清才从内室素面朝天的出来:“嫂嫂。”

  “妹妹,我是有话与你说。”溱洧让侍奉的女侍都退下,渝清便已经隐隐猜到溱洧来是说什么的了:“嫂嫂是否是对清儿的婚事有些看法,或者说应该是哥哥也有看法吧。”

  溱洧见她已是猜出来,也就直说了:“夫君也是忧心于你。夫君说曾见过那崔家二郎,倒是与外面的传言不太相似;都说自那杜家娘子去后,这崔家二郎那可真的是茶饭不思,还为此被崔家主好一顿训斥。但是事实上那位与崔家二郎有婚约的杜家娘子,因这杜家娘子从小就是个药罐子,并不在杜家大院长大,与那崔二郎素未谋面。既是毫不相识,就算是有婚约之名,也不该是如此深情款款的作态。”

  原来还有这一段,原来杜家娘子和崔二郎根本没有见过面……

  这样说来,这个崔二郎崔颢还真的是一个心机不浅之辈,懂得如何摆弄自己的名声。

  渝清便点点头:“清儿谢过哥哥嫂嫂了,这事清儿心中也有分寸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