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祭祀亡母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21 2019.06.27 19:15

  承宗和渝清在太原留了两日,王老夫人与两个孩子相伴着,病倒是逐渐好起来了。恰逢到了王氏的祭日,王老夫人在家中为王氏设了祭祀请了大师来颂经,带他们祭拜他们的母亲。

  灵台上供奉着牌位——女王氏璐瑶之灵

  “给你们母亲磕头吧。”王老夫人站在他们兄妹身后,温声说道。

  承宗和渝清并排跪在蒲团上,对着王氏的牌位恭恭敬敬的磕头,以谢母亲的生育之恩。磕了头,兄妹二人各取祭祀的焚香在烛上点燃,奉在灵位前面。

  渝清十三岁了,王氏也已经离世十三年了。

  “阿娘,我会照顾好妹妹的。”承宗想去母亲临终前对自己的嘱托,低声说道。

  听哥哥这样说,渝清也跟着哥哥说:“阿娘,清儿也会好好听哥哥的话。”

  王老夫人让侍奉的女婢在外面候着,她从灵牌后面的箱子里拿出一个已经锈迹斑斑的盒子,用小巧的钥匙打开了,把里面的一些写满字迹的纸放进旁边的火盆中烧成灰烬:“这是你们母亲在闺中时抄的一些文字,前儿收拾着她的阁楼才看到的。现在一起烧了吧,送去给瑶儿。”

  渝清无意中抬头,看见里面有一张画,画中是三个妙龄女子;站在左侧手持桃花扇的女子与自己略有几分相似,应该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王氏。

  “外祖母,这个可就是我阿娘?”渝清温温软软的问。

  王老夫人和承宗同时望向她所说的那幅画,然后王老夫人明显有些颤抖的把画卷用纸遮住了:“是你母亲。那时候你母亲正是像你这么大,性子,性子,你也像你母亲。”

  “阿娘可比清儿温柔。”承宗很不客气的戳穿。

  “哥哥。”渝清撅起嘴瞪了承宗一眼,哥哥怎么逮住机会就想尽办法说她的坏话呢?

  看见他们兄妹二人如此,王老夫人只是无奈的笑笑,低声念说道:“瑶儿,孩子们都好,你无需挂心。清儿很像你,同你一样的模样。”

  那幅画落入火堆中,被火焰吞噬化成灰烬;不知何处吹来一阵风,火盆中的灰烬纷纷扬扬飞起来,如枯败的蝴蝶漫天飞舞。

  王老夫人低着头已经是泪流满面,但是她不能让女儿留下来的这些字画再被外孙女知道;这些字画满满的都是王氏年轻时的痕迹,写满了闺阁中女子的故事。

  ·

  当年的王璐瑶也是个性格活泼的姑娘,却结识了两个迥然不同的好姊妹,关系密切。

  那两位姑娘,一个名叫韦瑶华,是滑国公京兆韦寿的女儿;而另一个姑娘名叫司马珂,是个出身江湖无父无母的孤女。那幅美人图上的三个女子正是她们三人,美人图则是韦瑶华所作。

  论起来,这三个姑娘都是可怜的早夭命。王璐瑶及笄后就被配予当时唐国公的嫡长子李建成,却不幸因难产而早亡;司马珂不知因何与北周宇文家的后嗣有了牵连,最后被隋帝所杀;而韦瑶华嫁入隋王室成为元德太子杨昭的正妃,但杨昭早亡,韦瑶华寡居多年后命逢乱世,在兵荒马乱中不知所终,估计也是死于非命了。

  王璐瑶已经离世十三年了,但生前也确实是坑了她未出生的女儿一把。

  不仅仅是克死生母之名,还有硬命克夫。

  无论李家隐瞒得再好,却也是有不少人知道李渝清从前曾许过夫家的事,而她的未婚夫却突然暴毙那也变成了渝清硬命克夫的证据。世人都谓娶妻则娶宜其家室的女子,而克夫女则是娶妻时避之不及的;太穆皇后恐怕是早已预料到她身死之后发生的事情了,而无论是太穆皇后还是王老夫人,她们都是担忧渝清会被这克夫女的名声所连累嫁不出去。

  曾经姊妹之间的一桩玩笑话,却真叫老天记住了。

  王老夫人想让渝清嫁给自家孙子自然是存了私心,但这就让王家大夫人不是那么乐意。万一渝清的克夫之名是真的,那被克死的岂不是自家儿子;婆婆就算偏私,也不能连在这种事上都这么明晃晃的偏袒,外孙女是亲外孙女,难道孙子就不是亲孙子吗?

  对于这件事,每个人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的想法。

  王家大夫人很清楚,自己的夫君是个孝子;若王老夫人和李家已经达成了共识,那么自己的夫君绝不会提出异议,而自己一个妇道人家更是没有资格反对。

  其实想想,李家大姑娘还是挺不错的一个女孩子,只可惜是个克夫命;除非不知道,若知道了谁家儿郎还敢娶这样的女子,难道就不怕还未及洞房花烛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老夫人让承宗和渝清先休息,她还要留下来跟女儿说一会话。

  既然外祖母这样说,兄妹俩便听话的出去。

  王老夫人轻轻拂去牌位上的灰尘,语气中还有些责怪之意:“瑶儿,过去的事也就都过去了,却是可怜了渝清那样好的一个孩子。说什么前世姻缘,还不是骗人的!谁知道那个老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说不定还是被人指使来做的,却还,却偏偏还害了我们清儿的一辈子。”

  “王老太太,被害了一辈子的可不只是你那疼爱的小外孙女,还有我嫡亲的弟弟。我弟弟才十五岁就没了,他是连一辈子都没了,他可是被你的亲外孙女害死的呢,你说这笔账可得怎么算呢?”一个虚无的声音从屋顶上飘来,带着冷飕飕的寒意,令人胆战心惊。

  王老夫人一愣,若无其事的放下王氏的牌位,轻轻拉开门走出屋外。

  外面除了王家的仆妇,再无他人。

  “刚才你们可有听见有人在说话?”王老夫人向仆婢询问,几个仆妇皆是摇头否认:“老夫人,我们并未听见。”

  王老夫人微微皱起眉,她虽然没有看到说话的人是谁,但是她几乎可以猜测出来她的身份了;没有想到……那个女孩子她竟然还活着。

  她在,无论这天下未来是谁家天下,都注定是不会太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