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叔侄相谈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84 2019.07.06 18:20

  安慰好了至臻,元景和渝清一起去隔壁宫室看刚刚出生的小十八元名。

  乳娘刚刚给他喂了奶,小十八在乖乖睡觉,一个小小的女娃娃踮起脚靠在摇篮上往里面看娃娃,还想要伸手戳小娃娃肉嘟嘟的脸。

  这姑娘又是谁?渝清看着小姑娘的模样,猜测应该是某位小姑姑,不过她实在辨认不出来到底是哪位小姑姑。

  “这是十五娘萦纡。”元景告诉渝清。

  小姑娘听见声音才抬起头望向他们,似乎有些迷茫,随即就欢快的唤道:“六哥哥,你也是来看小弟弟的啊?”

  元景微笑着点点头;他对小孩子并不是那么喜欢,弟弟妹妹多了又不是同一个娘生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小姑娘小心的从摇篮那边爬下来,然后朝他们走过来,仰首望着渝清笑:“大姐姐,你长得真好看。”

  呃……被自己的亲姑姑喊大姐姐,这种感觉真是奇妙。不过以渝清的这种年岁在小屁孩十五公主看来,喊一声姐姐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元景很不厚道的在一边偷笑,渝清很不爽的瞪他:“六叔叔,不许笑。”

  “清娘你可不厚道,哪有连别人笑都不许的,我可是你的长辈呢。”元景笑得贼贱贼贱的,特别欠揍的那种。然后他蹲下跟小萦纡说:“十五娘,那不是大姐姐,她是你大侄女。你可以欺负她的,不过她就是有点凶哦。”

  六叔叔!!!亲叔叔!!!

  元景不怕死对渝清扮了个鬼脸,大侄女本来就是这么凶嘛,我只是实话实说。

  小萦纡还没有她六哥哥那么作死,既然都说了大侄女不好惹,那就不惹呗。

  本来元景和渝清就是从小一起疯玩着长大的,虽为叔侄但根本没有那种长辈同晚辈的感觉。但是十五公主那可不一样,就算十五公主年纪小,但渝清和她不熟悉,那可是真真切切的长辈。

  十五公主似乎很喜欢刚出生白胖胖的小弟弟这种生物,跟着乳娘离开前还很是恋恋不舍的去戳了戳小弟弟的小手。

  看见他们的小模样,渝清突然想起自己两个乖巧可爱的弟弟,他们小的时候自己也曾有过这样幼稚而又亲切的举动,不由会心而笑。看见十五公主,就像看到作为姐姐的自己。

  冷不防元景突然来一句:“清娘你笑起来可真好看呢。”

  “六叔叔,你别以为你随便夸我几句就行了,我很记仇的。”渝清不满的哼了一声,刚才六叔叔在十五姑姑面前说自己的坏话可是说得十分起劲呢。

  “你这小孩也太不乖了!”元景笑嘻嘻的伸手想要去敲渝清的脑瓜子,结果渝清一闪就躲开了:“六叔叔,你可别忘了,你也只不过比我大两岁而已。说我是小孩,还不知道谁是小孩呢。”

  元景背着手故意板起脸:“真是不成体统,有谁家的侄女这样说叔叔的?”

  渝清挑衅一笑:“你家侄女啊!”

  元景的心理:哼,知道是我家的,自己家的才好欺负嘛。

  小十八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看见两个明明是来看自己的庞然大物现在根本就是无视自己他们在说话,宝宝很不开心后果很严重。

  小娃娃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元景凑过去仔细观察了一下粉嫩嫩的小屁孩,最后拉着渝清走了:“你十八叔他应该是又饿了,乳娘给他喂奶就行了,我们先走吧。”

  渝清看了看她十八叔,点点头赞同:“好吧。”

  十八叔:哇哇哇……

  至臻就不应该相信他们两个还能帮忙照顾着小十八的。

  从宫室里出来,元景突然叫住了渝清:“清娘,有一件事我一直很疑惑,你介意告诉我吗?”

  不知他想说什么,渝清回头不解的望向元景。

  “清娘,除夕那天晚上……你和那个突厥来的使者,叫阿史那什么的,你们以前认识吗?”元景斟酌着开口。

  “六叔叔想多了,这怎么可能。”渝清神色明显不太自然,她微微低着头略有些敷衍道。

  “清娘。”元景表情严肃起来了,拉住渝清,“那天晚上你和那个人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清娘,这么严重的事情你都要瞒着我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

  渝清垂眸,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只是语气淡淡的:“事情不都过去了吗,六叔叔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看见她这副淡定的样子,元景可受不住了:“那你知道,你知道若那个人直接向父皇提出,提出要你去,去……你可怎么办?”

  “六叔叔,你多虑了。凡事都得按着规矩来,西突厥使者来求娶公主,祖父应允了,选派了和亲公主,这才是规矩;若他们首先看中了谁然后向祖父求娶,就是他们坏了规矩,那更不是和亲的礼仪。前朝之时有数位公主入嫁突厥,对于这个他们很明白;所谓的和亲也只不过是结盟的幌子,无论是安义公主或是义城公主事实上都不是真正的公主。”渝清说得云淡风轻,反正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真正把阿史那叶可真的话当一回事,就算她不是公主却也不是普通的宗室女,而且在李家中作为嫡出长孙女的她身份并不比那些庶出姑姑低。

  元景沉着脸许久,反问:“万一,万一一不小心闹开了,你可在意过你的名声?”

  说到女子的声誉,渝清更是想笑,有些事情六叔叔明知道的却还真把她当成傻子了:“六叔叔真是缪言了,清儿哪还有什么名声可言?别人不是都说我,硬命克夫的吗?”

  “你,你,你胡说什么?清娘,哪有这样败坏自己的名声的?”元景愣愣望着渝清;他明明是听到三姐姐和父皇说了忘忧草,而且父皇也下了禁令不许在渝清面前提起这件事,为什么渝清还会察觉到。

  “六叔叔不必这么惊讶,我可还有不少的奇遇呢。比如去岁年初时六叔叔送给我的那块胡桃木,我虽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干系,不过总归是有联系的才对吧。”渝清笑意不改,却轻轻向元景俯身,“清儿也得谢谢六叔叔的关心了,清娘实在是失礼了。”

  清娘,原来还是我做错了……元景目光逐渐哀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