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立后谣言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50 2019.07.22 19:00

  渝清的三妹妹薇亦和四妹妹薇芷是一对孪生女,性情却是迥然不同;薇亦活泼好动,而薇芷则较为安静乖巧,故姐妹二人虽容貌几近相似,但也不会让人误认。

  薇芷逐渐长开后,才发现她眉心竟有一颗淡红色的痣,殷红的颜色十分美妙。

  罗侧妃的父亲燕王罗艺进京时特意让人打造了一对精致小巧的长命锁给薇亦薇芷姊妹俩。两个小姑娘被放在大摇篮里面,互相玩着套在对方脖子上的长命锁,不亦乐乎。

  东宫年幼的几个孩子都有年岁相仿的兄弟姐妹,这样也好。

  薇亦和薇芷出生的时候正是攻打刘黑闼的大战开始后不久,太子建成出征在外,不知道罗侧妃诞下的是双生女;她们姊妹的名字却是在采薇尚未出生时就已经定下来的,与她们二姐姐的名字一样是出自于《采薇》一曲。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

  燕王罗艺膝下无子,便只有两个女儿,除却嫁入东宫的长女荟蔚,还有就是一直留在身边未曾许配人家的次女荟芸。对于外孙外孙女,罗艺自然很是上心。

  薇亦和薇芷的那两只长命锁,的的确确是一对的;把她们的两只长命锁合在一起,正好可以拼成六瓣莲的形状。

  但是这也不得不说是奇怪,毕竟这样的打造更像是夫妻之间的定情锁而非祝福长命锁。

  小姑娘们摸着挂在胸前的长命锁偶尔啃几口,嘻嘻笑着睡觉,无忧无虑。

  终于在两个月后,捷报飞传。

  正好出嫁不久的永嘉公主(七公主)回宫,驸马又是刚刚在这场战争中立了功,大家都到万贵妃宫中祝贺七公主嫁得贤婿。

  宫中虽然平和,但女人多的地方是非也多,不知道是谁就先与万贵妃说了句:“万娘娘是最早跟在陛下身边的,又育有多个儿女,现在掌管六宫事务姊妹们都是心服口服的。但妾最近却有听到传言,说陛下又动了立后之心,属意昭仪宇文氏。”

  她口中的昭仪宇文氏,便是宇文述之女,生下了十一皇子宋王元嘉、十九皇子鲁王灵夔。

  这句话就像一个突然劈落的惊雷,足以让所有人一惊一乍了。

  在场的可不只是后宫妃嫔,还有王妃、王女和命妇们;那位陈才人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这种话明显是心怀鬼胎别有用心,可是她一个无儿无女的小才人,就算宫中翻了天也该与她无关的。

  不说这种话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有无真凭实据,单凭“陛下属意宇文昭仪为后”这句话就足以起到挑拨离间的作用了。

  后宫一直无主,万贵妃虽统领六宫事务,可若再立一位皇后那最受影响的可不是万贵妃的地位,而是已逝的太穆皇后窦氏以及窦氏所出的皇子皇女。

  现在的形势已经够乱了,陛下实在没必要再往火上浇油。

  再者后宫妃嫔们做久了庶妃,也习惯了这样平衡的状态,但是突然之间多出来了一个根本没有存在意义的新皇后,而且还是一个孕育了皇子的新皇后,那不是要出事了吗?

  现在宇文昭仪并不在万贵妃宫中,自然无法为自己辩解一二,而万贵妃却是不会容忍一个胡说八道的小小才人,当即就以藐视宫规坏了宫纪为名将陈才人关禁在她宫室中。

  而万贵妃这里发生的事情,也很快经由宫人之口传到了宇文昭仪耳中;万贵妃宫中的人还未全散去,宇文昭仪就匆匆而来,不声不响就直接跪在宫室外。

  元景他娘莫贵嫔刚从万贵妃宫里出来,看见宇文昭仪跪在外面吓了一跳,又折返回去了。

  万贵妃与永嘉公主闻讯出来,还有几个未走的宫嫔也跟着她们出来;永嘉公主连忙下去作势扶宇文昭仪:“宇文娘娘,你乃九嫔之首,跪在这里是做什么?有话进去说。”

  “万姐姐,妾是来请罪的,妾有无状之罪。”宇文昭仪恭恭敬敬的说道。

  “宇文妹妹这是什么意思?”万贵妃挥挥手示意永嘉公主回来,正色问。

  “妾不知何人传出谣言,欲致妾与两个孩儿于死地,妾实在惶恐。”宇文昭仪一边说着一边流泪,很是委屈难受的模样。

  “宇文妹妹还请慎言。”万贵妃让宫人将宇文昭仪搀扶起来进到宫室里,一旦涉及到与权势相关的东西,必然有很多话是不能在外面说的,总要顾及人言可畏。

  宇文昭仪小心翼翼的用手绢拭泪,依然低声呜咽着:“万姐姐,还请屏退左右。”

  万贵妃回头对两边一众人点点头示意,众人纷然出去,万贵妃才和气的拉着宇文昭仪道:“宇文妹妹一直勤俭恭恪,宫里姐妹们都是看在眼里的;若有什么传言,也不过是旁人胡说八道罢了。”

  “万姐姐有所不知,妾,是有难言之隐的。”宇文昭仪见四下已无人,才悄声说道,“万姐姐待我们姐妹一向和善,妾才敢与万姐姐诉说一二。妾明白自己的身份,尤其是元嘉与灵夔出生后;但是,但是灵夔出生后,兼之前朝那边妾的三兄宇文智及来投又迎娶了宗室女子为妻,陛下一时欢喜才对妾开了玩笑。万姐姐,妾,妾是真的害怕啊,妾只求做一室嫔位,和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安长大做一介无忧无虑的亲王也就好了;陛下毕竟只是与妾说的玩笑话,可是即使是玩笑话妾也是不敢听到的,不然若叫有心人知晓那妾与两个孩儿可就只能以死谢罪了。但妾没想到,这样的话,竟然还会传扬出去;妾实在是惶恐啊。”

  宇文昭仪话在哭诉,却也是不无道理。

  皇后这个位子绝对不是香饽饽,反而让后宫人人避而远之的地方,尤其是孕育了皇子的妃嫔;窦皇后的嫡子嫡女们都已经长大,同母兄弟尚且能为皇位争得死去活来,而对于未来有可能构成威胁的异母弟那还不得赶紧扼杀在摇篮中才能够心安。

  这样的谣言不管是谁传出来的,都是想致宇文昭仪母子于死地的。

  从万贵妃宫里出来的莫贵嫔若有所思的拧起眉,面色沉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