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元景的歪脑筋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280 2019.08.07 18:12

  渝清和几个小姑姑一起打着金丝璎珞玩,已出阁的七姑姑永嘉公主也凑趣过来跟她们一起玩。

  璎珞打得最好的也是永嘉公主,流光溢彩五彩斑斓,她就拿着在妹妹侄女面前晃,很是得意洋洋:“你们看漂不漂亮?”

  “七姐姐,每年都是你大放光芒,现在你都出嫁了还回来抢我们的风头。”十二岁的十一公主嘟嘟嘴抱怨道。

  “十一娘,来来来,我跟你悄悄说几句话。”永嘉公主对十一公主勾勾手,十一公主想了想就附耳过去,也不知道她们二人嘀嘀咕咕说了什么,不一会儿十一公主就展开笑颜连连点头。

  几个小公主不由啧啧;七姐姐也是有本事的人,毕竟十一妹妹可是她们姐妹当中最难缠的家伙。

  永嘉公主又笑眯眯的对渝清说:“清娘,你看你也马上要嫁为人妇了,你七姑姑我也是个穷人,没什么好送给你的;我就绣一架比翼鸟屏风给你,希望你和我侄女婿恩恩爱爱比翼双飞白头偕老。”

  八公主至臻调侃:“若七姐姐你真是穷人了,那我们岂不是要连饭都吃不上了。”

  “哼,小丫头。”永嘉公主微笑着点了点至臻的前额,刚才编织璎珞时她白暂纤细的手沾上了丹桂红,就如在至臻眉心点上一点砂痣,妖艳绚丽。

  至臻咂咂嘴,摸摸前额。

  看着至臻已逐渐长开的稚嫩面容,永嘉公主倒又想起了什么轻笑道:“八娘也是长大了,我记得你年岁还比清娘稍长呢。”杨嫔已逝三载,至臻出了孝期,年岁也不小了;她母妃早亡,后宫中是万贵妃做主,想来不久万贵妃也会为至臻择一门好的亲事把她嫁出去。

  渝清又想起三年前杨嫔尚未离世时那次与她见面,杨嫔对她说的那些话。

  只可惜杨嫔实在是高看她了。

  突然窗阁微启,一只精巧的金丝环被抛进来不偏不倚的套在至臻头上,就像一个花环。

  啊——皇宫大内谁玩偷袭暗杀吗?

  悄无声息的一只手指从门缝里伸出来勾了勾手,至臻想到了什么对渝清眨了眨眼睛,渝清会意跟上八姑姑出去。

  永嘉公主调笑道:“这两个小姑娘是做什么的呢?还这么神秘兮兮的。”

  九公主心知肚明还直接说出来:“估计是六哥哥过来了,想找她们说说话吧。六哥哥也快大婚了,待娶了六嫂嫂可就得搬出去住了。”

  殿外的元景像个童心未泯的小孩子一样坐在冰凉的石阶上仰望星空,夜空中繁星闪烁迷离,缭乱迷人眼。

  至臻摘下头上的金丝环像玩套圈圈一样抛向她六哥哥,一气呵成。

  “八娘,别闹。”元景目光迷离,像是喝了酒之后的醉态。

  “六哥哥。”至臻轻嗔,笑颜轻展,“刚才你拿金丝环扔我,可让我被姐妹笑话了。”

  元景望向渝清,笑意渐浓:“一不小心,都是我的错;六郎,这就向八妹妹赔礼。”

  至臻在元景身旁坐下,渝清也坐下:“六叔叔何时也学得文人儒士那套虚礼了?”

  “难不成在清儿侄女眼中,你六叔叔我就是一介武夫?”元景轻笑问。

  “六叔叔你又倚老卖老了!”渝清眉眼弯弯道。

  元景很配合的抚抚根本不存在的胡子,变了一种略显苍老的声音说:“老夫我见多识广博学多才,也就不与你们一众孩童计较。”

  呵呵——

  至臻掩唇轻笑:“我未来六嫂嫂正是豆蔻年华,六哥哥却已垂垂老矣,这可如何是好?”

  “小丫头,说哥哥的坏话小心嫁不出去的。”元景趣道。

  “六哥哥的心是偏的。明明刚才清娘也说了,可是六哥哥就是针对我。”至臻表示自己特别委屈。

  “清娘的嫁衣都织好了,现在就等着上花轿了,她当然不会嫁不出去;至于你嘛,就自求多福啰。”元景还童心未泯的朝八妹妹扮鬼脸。

  真是两个幼稚鬼!渝清实在不忍直视的捂住眼睛,我不认识他们的,我不认识他们的......

  元景回头望了一眼高耸的屋脊,仿佛在追忆着什么:“你们还记得,大概那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那还是前隋义宁时期,父皇还是前朝的大丞相,长安城处于一片即将改朝换代的沉闷中。那个晚上我们睡不着觉,就像小猴子一样爬到屋顶上看星星,那时候的星星,可真是好看。”

  那是当然,少年时是最美好的,记忆中的少年时记忆当然也是最美好的。

  “我还记得那颗星星。”渝清似乎也沉醉在那陈旧的记忆中了,“那颗星星,掉下去了,后来我就再也没有看见过那颗星星了。”

  曾经有几个天真单纯的孩子自由自在的躺在屋顶上仰望繁星,突然遥远的天边一颗明亮的星星划过陨落在黑夜中。

  一个小女孩指着星星问:“六叔叔,我听说天上一颗星星就代表着一个人,一颗星星的陨落就有一个人离世。”

  小男孩也点头附和:“没错,我也有听说过这种说法。”

  他们不知道,一个王朝已经走向了没落,而另一个王朝将来临。

  那夜正是唐国公李渊接受隋恭帝禅让前夕。

  再忆起少年事,心境已不同往昔。

  “六叔叔,侄女就预先祝你和六婶婶早生贵子百年好合白头偕老了。”渝清率先站起来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寂。

  “清儿侄女,既然你这样说了,作为叔叔的我也祝你和崔二公子大婚后幸福恩爱。”元景也同样回敬道。

  至臻:六哥哥,清娘,你们两个是不是已经忽视我的存在了?你们就是欺负我年幼无知……

  渝清笑意盎然:“等六叔叔娶了六婶婶,就算是成家立业了。所谓男儿志在四方,六叔叔有什么远大的志向,也不妨说与我们姑侄来听听。”

  “我,如果可以我当然是想当一个吃喝玩乐不用思考的清闲王爷,但是我怕这话若让父皇听见了要打死我以免丢人。”元景尴尬的笑笑,渝清却继续追问下去:“六叔叔可是有真才实学的人,就做清闲王爷也太屈才了吧,而且祖父也不会让你这样的啊。再说了,之前六叔叔可是答应过清儿的,如果有人欺负清儿了六叔叔是要给清儿出气的;若清儿在婆家受了气,可回来第一个就是找六叔叔,就问六叔叔无权无势真能保护清儿?”

  至臻直接翻了个大白眼;清儿侄女你有父亲有兄长,我还没听说过姑娘在婆家被欺负了就跑回来找叔叔做靠山的,而且你堂堂大郡主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你了?开什么大玩笑。

  元景作沉思状:“那我,以后就训练多几条凶神恶煞的恶犬吧,谁敢欺负你我就放狗去咬他。”

  至臻:“......”这绝对不是我亲哥哥。

  渝清:“......”这应该也不是我亲叔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