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祸害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50 2019.07.30 18:35

  “你是清河崔颢吗?”

  夜间崔颢突然被噩梦惊醒,阴风吹过,一个阴冷诡异的声音轻飘飘的随风飘来。

  谁?是谁在说话?

  崔颢瞬间完全清醒了,漆黑的房间里连个鬼影都没有,更别说是人了。

  他揉揉额头,回想起刚才梦见的杜云娘,才觉得心里略舒畅。

  冷不防刚才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你是清河崔氏二公子崔颢吗?”

  “你,你,是谁?”崔颢脸色煞白手脚冰凉,呆若木鸡的坐在床上一动不敢动。

  没有人应答,只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夜风吹过破窗发出来的。他自然也没有看到一大片灰黑色的奇怪虫子从下面门缝里钻进来,慢慢向他逼近。

  那个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李渝清那死丫头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们杨家的闲话也不是你们一属臣辈可以说的。”

  “杨,杨家?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崔颢终于发现了地面上可怕的虫子,成千上万,吓得人色全无,哆哆嗦嗦问,“我们,我们无冤无仇,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东西?快,快,快滚开……”

  那个声音忽远忽近,似乎已经有一个人贴在他的耳边轻悄悄的说话:“崔二,你害怕了吗?这次只不过是给你一点教训,无论李渝清是不是克夫女都与你无关,反正克不死你;再让我知道,我会让你在睡梦中安安稳稳的变成我蛊虫的器皿。”

  蛊……虫……

  低声那一大片看起来很恶心的虫子,就是传说中会让人被控制生不如死的蛊虫?南疆蛊虫,那不只是一个传说吗?

  虽然心中还有疑问,但崔颢已是脸色发青了,就怕那个隐匿在黑暗中的杨家人会让满地的蛊虫爬上来将他蚕食成渣渣。

  一阵淡淡的幽香传来,崔颢只觉得头晕目眩,意识抵挡不住席卷而来的睡意,就情不自禁的倒在床上毫无意识的睡去。

  “呵呵,真是好玩!堂堂清河崔氏二公子,在我的蛊术下也不过如此。”黑暗中的女子冷笑一声,轻轻弹指,满地的灰黑色虫子又窸窸窣窣的爬出去消隐在黑夜中,来去无影无踪。

  世界陷入沉寂的夜幕,悄无声息。

  清河崔氏二公子突然病重的消息是在百花宴结束后第二天被传出来的,听到这个消息的人看渝清的眼神马上就不一样了,满满都是“果然如此,你可真厉害”的目光。

  渝清觉得自己真的太无辜了,明明什么都没做,然后崔颢一病重于是所有人都觉得是她命格太硬克到了崔颢。

  之前换庚帖合八字的结果明明白白就是“大吉”。

  不过渝清还是派人去崔家送点东西,至少表面上还是要有所表示的。让别人知道了怎么说那都是别人的事,反正崔家的人知道他们的诚意就行了,就算以后结不成姻亲,也不至于要做了仇人。

  至于崔颢,他无关紧要。

  别人不知道的,崔颢其实是被吓病的,他现在正在崔家闹着要和渝清退婚;那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并且好像还有一个神出鬼没的南疆懂蛊术女人在暗中帮着她,和这样的女人成婚说不定哪天就莫名其妙被杀了都不知道。和李渝清比起来,他更希望娶和他有青梅竹马之谊的杜家二表妹。

  这可吓坏了崔夫人,但是她作为后娘也实在不好过多指责,只得将这件事留给崔家主解决。

  李渝清可是大郡主,未来大唐的大公主,不管是什么原因敢与她退亲都是得罪了东宫,崔家的未来也堪忧了。

  在崔家主看来,崔颢这样的想法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十分危险。

  “这种事你想都不要想,更别说是说出来。当初你自己也是答应得好好的,现在却还敢悔婚?这话如若传出去,莫说圣上龙颜大怒,便是那最重信义的世家大族也是要看不起我们崔家。无知竖子,却是要害得我们全家吗?”崔家主勃然大怒,如果不是看在崔颢还在病中再加上崔夫人在旁边阻拦,估计崔家主就要亲自上手打人了。

  崔颢哭丧着脸:“阿爹你是想孩儿死还是孩儿活着?”

  崔家主气得砸杯子:“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要死要活的?就是让你好好收了心成亲,谁要你的命了?”

  “爹爹,那个女,那个郡主,她克夫,孩儿若娶了她恐怕还没拜堂就要无辜横死了。”崔颢不敢说出那神出鬼没的南疆女子之事,只能这样说道。

  谁知崔家主竟是大喜过望:“这不是正好吗?你克妻她克夫,成亲以后定能逢凶化吉的。自从杜家大丫头病逝后,外面关于你的风言风语也是不少,莫说再觅贤妻了,就是大媒都不愿意上我清河崔氏的门了。其他几个世族,个个都还想着要看我们崔氏的笑话呢。”言外之意就是,你们竟然都是祸害那就去互相祸害吧,若再去祸害其他人那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崔颢:果然是亲爹啊!

  “教训”了崔颢后,崔家主私底下还是向夫人询问起:“从前二郎虽不说事事顺从,但大事上也绝不敢如此违逆;你去查查是不是有什么别有用心之人在二郎耳边说了些什么,挑唆得二郎做出如此出格行径。”

  崔夫人想到什么想说,却欲言又止:“这,夫主,妾有一言却不知是否当讲。二公子是懂事的,原本对这门婚事也是十分欢喜的,而二公子身边的人也是千挑万选出来的,都是聪明能干的,做不出这样的事;倒是自从百花宴上二公子见了杜家的二姑娘,就……”崔夫人故意不把话全部说完,但是崔家主已经直接推测出来是什么情况了。

  “杜云娘?杜家二丫头年岁不小了,却迟迟没有配婚,也不知道他们家是怎么想的。那小丫头,从小就是个古灵精怪的;我拿他们杜家当亲戚,他们杜家倒好,就让他们女儿来搅和颢儿的婚事。”崔家主先入为主的就这样认为了,虽然真实情况也跟这所差无几。

  崔夫人不动声色的微微笑笑,就低眉顺眼的附和着家主的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