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天灾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21 2019.08.05 18:14

  杨梦霏和杨氏正说着话,她的侍人进来附在杨梦霏耳边低声说着什么,杨梦霏神色微变,便回头对杨氏道:“大姐姐,我去去就回。”

  杨氏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也没有多问就含着笑意点8点头。

  见杨梦霏出了后堂,想了想杨氏又悄悄的走到窗后推开窗门往外望去,遥遥就看见六妹在和一个妙龄少女交谈着什么。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四婶婶。”令月礼貌得体的微笑道。

  “听说月娘你要来这里静修,为三姐姐守孝。”杨梦霏问。

  “嗯,静堂庵里比较清净,远离了长安城里的纷纷攘攘,能让我静下心来抄几遍佛经。”令月如是说,又问道,“刚才看见几位表弟表妹,四婶婶是带他们过来上香的吗?”

  杨梦霏莞尔:“也算是吧。我大姐姐随夫君上京,约着一起来静堂庵上香;反正几个孩儿在宫里也是玩闹,我便带着他们一同出来了。”

  “四婶婶的大姐姐?我曾听清姐姐说起过,说杨家大姑娘可是一位大孝女。可惜我现在有孝在身不能见人,不能一睹杨大姑娘芳容,哦,现在应该是武夫人了。”令月谦敬笑道。

  渝清虽与杨家孙辈大姑娘杨堇玉相识,但和大名鼎鼎的杨家孝女可没有接触。

  和杨梦霏简单寒暄后,令月还要去拜谢静堂庵的主持师太,就先向四婶婶告辞。

  静堂庵的主持师太法名慧明,这个法名与很多庵堂师傅师太的法名都挺相似的;慧明师太是很随和的一出家人,自称和俗世不再牵连,在静堂庵居住的无论出家人或是俗家子弟都不能擅自坏了佛门清规。简单的说了一些规矩,慧明师太就让小尼姑带令月去后面的庵房歇息。

  “慧明师太她一向慈悲善良,施主在静堂庵住着不必太过拘谨。”小尼姑看出来令月神色有些不自然,好心道。

  “多谢师太。”令月合掌道。

  庵房里光线晦暗,昏昏斜斜的日影稀稀疏疏的从窗边落入,女侍将行装放在简陋的木床上有些不满的抱怨:“姑娘,这静堂庵未免也太简陋了吧。以后三年都要在这里,这可怎么过啊?”

  “我来这里是清修,可不是享福。你若觉得这里过不惯,那就回府去吧,让大嫂给我换一个来。”令月面无表情道。

  “姑娘,婢子不是这个意思,婢子只是觉得,觉得委屈姑娘了。”女侍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能有什么委屈的。”令月叹了口气,不说话;能活着已是不易,还有什么是委屈的呢?在这静堂庵里也算是与世隔绝了,就看她能不能狠下心来和外面“一刀两断”了。

  不知道是在哪一刻,她好像就突然长大了。

  也许是阿娘的离世,也许是因为阿娘临终前对她说的话……

  当某一天天突然塌下来了,她不知道这对她而言将会意味着什么。

  每个月她都会给家里写信,内容都是“我很好,不必挂念”之类的话语,家中父亲兄嫂也定时会给她来信,但令月都不会拆开看而是直接扔进火堆里烧成灰烬。想想,其实她能够做到如此狠心的,不然又如何能够在静堂庵里好好的静下心来做事。

  从此以后,柴家大姑娘、平阳昭公主与驸马柴绍唯一的女儿,柴令月这个名字只会在长安城中逐渐淡去。

  ·

  杨梦霏直到日暮才归去,几个孩子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也是玩累了,都趴在一团打瞌睡。

  淑琳半睡半醒的靠在母亲身上:“母妃,为什么我觉得大姨母和母妃长一点都不像呢?”想了想她指指睡着了一副傻乎乎模样的小妹妹淑蓉说道,“母妃和大姨母是姊妹,我和蓉儿也是姊妹,我照着镜子时就觉得我与蓉儿长得挺像的啊。”

  小小的孩子哪知道姐妹也还有几个稀奇古怪的前提关系。

  杨梦霏温柔的抚摸着小淑琳:“母妃和你大姨母呢,就像你和你大姐姐一样。”淑琳的大姐姐指的自然是渝清。

  “哦,这样啊。”淑琳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杨梦霏若有所思的望向窗外,长安城的万家灯火笼罩在一片风雨欲来的黑暗中。

  黑夜将至,风雨将至。

  响雷惊觉,最年幼的小淑蓉被惊醒了往母亲怀里钻:“母妃,我怕。”

  “蓉儿,别怕,母妃在这。”杨梦霏轻声抚慰着年幼的女儿,心里依然被一种不安的情绪占据着,难以言说。

  又是一个惊雷响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与此同时一道火光冲向云霄,伴随着无数尖叫声。

  发生什么事了?

  几个孩子都一脸惊恐的望向他们的母亲,杨梦霏强压下心底的不安正要撩起帘子往外看,已有人向她禀报道:“王妃莫惊,前方惊雷天火,需要绕道回宫;请王妃放心,可以在宫禁前回去。”

  杨梦霏拉开帘子久久的望着外面,滚滚浓烟弥漫,大火将黑夜染成了橙红色,鲜血一样明耀的颜色。

  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但又不太确定。

  “这边靠近宫门,是官宅;那遭受天火的,是哪位大人的宅邸?”杨梦霏想了想,问。

  “回王妃,是太子中舍人王大人。”

  太子中舍人,王珪——

  承鸾仰起头天真的问母亲:“母妃,孩儿听说,只有失德之人才会惹得上天震怒,天降大火谴之。王大人他是失德之人吗?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所以上天才会降下天火烧了他的家。”

  不是承鸾只是一个小孩子,就是正常人都是会这样想的。

  众目睽睽之下,应该所有人都会自动将这归结为上天的警示。

  可是王珪......

  总体来说,王珪的身份可并不一般;尤其是在现在这种风声鹤唳的时期,无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落人口是。

  一个骑着马的高大身影朝这边过来,在杨梦霏的马车旁慢慢停了下来:“弟妹受惊了。”

  “多谢二哥。”杨梦霏把玩着洁白如玉的手腕上那串玲珑华贵的玉珠,微笑道,眼敛轻垂落下淡淡的青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