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郑女溱洧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477 2019.07.09 19:00

  王老夫人是在二月初到达长安的,她身边跟着一名娉婷少女,是她的外甥孙女,出身于荥阳郑家,也就是太子妃的娘家侄女。

  郑家姑娘名唤溱洧,二八芳龄,端庄雅容,举手投足落落大方,谈吐之间礼仪得体,可是个妙人儿。

  现在是该渝清嘲笑承宗的时候了,这位郑姑娘一看就是外祖母为哥哥挑选的媳妇。看之前哥哥嘲笑自己的时候那得意忘形的样子,真的是风水轮流转。

  太子妃特意唤了渝清过去与郑家姑娘相见:“这是你表姐溱洧,比你年长两岁。”

  “母亲,那溱洧表姐可否就是女儿未来的嫂嫂了?”渝清坏笑着低声问太子妃。

  见女儿顽皮的模样,太子妃不由莞尔一笑,又很是无奈的点点渝清的鼻子。

  郑家姑娘长得也漂亮,渝清对这个表姐很喜欢:“溱洧表姐,我是渝清,你可以像我哥哥一样唤我清儿。”

  “清儿妹妹。”郑家姑娘含笑温婉如是,微微侧身温和有礼应道。

  “溱洧表姐的名字可真好听;若清儿没猜错,可是郑风当中溱洧一诗之意?”渝清觉得溱洧此名正是合乎其人,郑溱洧颔首而笑:“清儿妹妹好才学。溱与洧,方涣涣兮;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句。”

  渝清与溱洧一番交谈,最后渝清得出一个结论,这个表姐是我喜欢的嫂嫂。

  太子建成夫妇应该已经是点过头了,太子妃便安排她们在长安时让郑溱洧住在渝清院子里,渝清也是欢乐不已。虽然如此,但秉承于男女未婚前不能见面的规矩,承宗开始对渝清的院子避之如蛇蝎了,就连偶尔路过也是要绕着路走,就怕一不小心和郑家姑娘碰了面。

  偏偏渝清就闲的慌,寻着机会就去承宗面前诱惑(挑衅):“哥哥,郑家表姐可真的是才貌双全的美人呢;只是新娘子太神秘了,不到洞房花烛可是不能相见的。”

  承宗拿起蘸了墨的笔作势要往渝清如花似玉的小脸上画画,但是渝清根本不吃这一招,承宗很是无可奈何:“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呢,可别乱嚷嚷坏了人家姑娘名声。”

  “爹爹母亲和郑家舅舅都很满意,就等着交换庚帖合八字了。前儿我还在伤愁着自己活了十四年上天怎么还没有恩赐给我一个漂亮嫂嫂,然后漂亮嫂嫂就来了。”渝清兴致勃勃,好像要娶媳妇的人是她一样,而且还不忘多叮嘱几句,“溱洧表姐可是个好姑娘,哥哥要是敢辜负了溱洧表姐,小妹我一定不会客气的。”

  亲妹妹,绝对是亲妹妹。

  承宗很有心理负担,反问渝清:“你知道三姑姑给哲威表弟安排婚事的时候,月表妹对哲威表弟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令月没有跟渝清说过,但是以渝清对令月的了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所以月娘说什么了?”

  “你自己去问她。”承宗脸色阴沉。

  后来渝清真的去问令月,被令月好一顿白眼,还怀疑她是故意来拆台的:“我就只是问哥哥,哥哥你若因为有了嫂嫂而忘了我这个亲妹妹,后果你懂的。”

  渝清:那么请问为什么你们兄妹之间如此隐私的话题还会被我哥哥知道?

  令月:因为我哥哥他就是个叛徒。

  渝清:哦,我明白了~~

  说起来,柴家大哥柴哲威和杜家二娘子的婚事也是前段时间定下来的,现在李筠萱正在给令月相看着,似乎是想让两个儿女一娶一嫁早日成婚。

  对于这个事情,令月没少抱怨的:“我就不明白我娘到底在急什么,可别在表姐妹里面我这个做妹妹的还是最早穿上嫁衣的。”

  “那敢情好,我还想看看你生出来的娃有没有我的弟弟可爱呢。”渝清很是兴高采烈。

  “弟弟,清姐姐,说起这个我倒是还想起来一件事。”令月确定四下无人才附耳与渝清悄声说,“我娘,她好像又怀孕了。”

  “什么?”渝清嘴巴大张,都可以吞下一只鸡蛋了。

  “你不用那么惊讶的,我娘才三十多岁呢。”令月早就猜到了她会是这个反应,吐吐舌头道。

  “可是,可是,你都要嫁人了……”渝清指指令月道。

  令月撇撇嘴:“那你怎么不想想,你哥哥都要娶媳妇了,你家四弟弟和二妹妹才刚出生呢。”

  渝清摇头:“这可不一样,我的四弟弟和二妹妹又不是我娘生的。我们来赌一把,看看会不会有叔祖父比侄孙儿还要年幼的,如何?”

  “也就你敢用外祖父来开玩笑,你的胆子也是真的肥。”令月调侃道,小姊妹之间对于可说不可说都没有什么特别避讳的。

  “你不说我不说,也就天知地知而已。”渝清狡黠一笑。

  突然后面有人轻轻咳嗽了两声:“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的。”

  令月和渝清:“……”

  后来渝清有感而发感慨,这年头女人怀孕真的是太容易了,她最近可是亲眼目睹了不少的女子肚子一点点变大然后从里面蹦出一只娃娃;一边想着,渝清还一边用眼神在令月的小腹上比划,就是不知道月表妹什么时候成婚呢。

  而关于李承宗和郑溱洧的这段姻缘,基本上没有异议。

  交换庚帖合出八字,自然是大吉姻缘。

  很快郑溱洧就回荥阳待嫁了,婚期定在明年初夏。

  虽然渝清对于这个未来嫂嫂很喜欢,却依然有些疑惑,而这些疑惑也还得外祖母来解答。

  王老夫人一手促成了承宗和溱洧的姻缘,下一个也是该轮到渝清了。王老夫人和太子妃谈论出来的结果是,渝清的婚事应该尽早定下来,最好是在及笄前把小定之礼也完成了。

  渝清心里有数,所有人都是担心自己这个“克夫女”嫁不出去呢。

  不过王老夫人与渝清谈论的还是关于郑家女溱洧的事,这也是预期最疑惑的事:“外祖母,在清儿看来溱洧表姐自然是极好的,只是清儿想外祖母这样的安排应该也是另有深意的吧?”虽说娶妻当娶贤,但是除了考虑女子的德行同时还关乎到利益上的问题;所谓姻亲,可不就是以儿女结亲成就两家的利益。可是太子妃本就是郑氏嫡女,再来一个郑氏女做大儿媳妇,那就是锦上添花了。

  “这你一个小丫头可就不懂了。”王老夫人微微笑着,略显浑浊的瞳眸露出精明的光芒,“郑娘呢,是郑家的姑奶奶,从前她没有儿子,待你们兄妹好,那是没得说的;但是现在是郑娘已经生下了两个孩儿,待日后太子得登大位,郑娘的孩子也大了,若她的孩儿生出夺嫡之心,荥阳郑氏可就是站在他们身后的。可若承宗再娶郑家姑娘为妻,待日后生下嫡子,那也是郑家的亲外孙;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如何,郑家也得掂量掂量。”

  听着外祖母这样陈述分析,渝清只有一种恍然大悟之感:“那么之前外祖母给安排清儿的,应该也有这一层缘故吧。”

  “清儿啊,世间有情郎难求,嫁给门当户对的孩子,夫妻相敬如宾,也就很好了。”王老夫人抚摸着渝清说。

  “外祖母过滤了,清儿也从未想过要求什么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儿女姻缘,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已;无论嫁给谁,总不会让清儿受了委屈便是了。”渝清浅浅笑言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