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乞巧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158 2019.08.06 18:34

  西突厥统叶护可汗派使与唐何谈,并商议一同讨伐东突厥事宜,此次统叶护可汗的两个儿子阿史那咥力和阿史那叶可真亦在使行中,以表达了西突厥对此次谈判的重视。

  而唐皇李渊则令太子建成和秦王世民去与西突厥使者何谈。

  据说西突厥使者胆小如鼠,连长安城都不敢进,就怕没命回去,只在边境起炉详谈。

  这种事情也就成了老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料,都说两军交战不杀来使,更何况现在大唐与西突厥交好,而且都说那突厥人勇猛异常不怕死的;怎么偏偏这次受命前来的突厥使者就如此胆小了呢?

  某一位始作俑者听闻后,只是冷笑。

  东突厥有那位前朝的义成公主把持着,始终都是李唐王朝的心腹大患,而东西突厥之间一直战火不断;秉承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以及共同利益的理念,和西突厥结盟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当然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让秦王独占呢?现在秦王就已经功高盖主,若他再立功,恐怕陛下就要坐不住了。而且外面早就有传言说秦王与突厥的小首领们混得很熟,互通书信兄弟相称,比亲兄弟还要亲密;在这样的传言下,秦王也需要避嫌。

  太子和秦王都不在长安,长安城内乃至朝堂至上都一片平和。

  刚好李渊的长女长沙公主抱了孙子,也是李渊的第一个外曾孙儿,满月宴又正巧是七夕佳节,便让万贵妃主持宫中七夕宫宴一同为长沙公主孙儿满月喜宴。长沙公主乃是万贵妃所出,她作为外曾祖母自然欢喜不已,喜宴也是办得尽心尽力。

  万氏是李渊身边的老人,和嫡妻窦氏是同一年岁的人,她唯一的儿子智云在李家起兵前就被隋将阴世师所杀,只剩下三个女儿在身边,故而李渊对她也一直是信任有加。

  七夕乞巧本是少年儿女的节庆,即使加上了满月盛宴,宫宴也不拘谨;各家都给孩子准备了满月祝礼,各式各样玲珑小巧的玩意儿放在金盆里,小礼物放得满满的,金盆都装不下了。小孩儿也不怕生,无论看见谁都张着嘴笑,窝在奶妈妈怀里手舞足蹈,丝毫不像是一个才刚刚满月的娃娃。

  永嘉公主凑过去抱了一下孩子,万贵妃欢喜着说永嘉公主该是孩子的姨奶奶了,永嘉公主努努嘴就不肯再抱娃娃了:“我还如此年轻,等他长大了在大街上遇到唤我一声姨奶奶,我也太丢脸了。”九岁的十五公主萦纡踮起脚好奇的往那边张望,她尚在襁褓里的二十弟弟元祥睁着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睛打着哈欠,年轻的崔嫔轻轻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笑而不语。

  要说尴尬,就看谁最尴尬了。

  李渊很开心,对着满堂的小孩子大孩子看了又看,小的都分不清楚谁是谁家的,大的还是记得清清楚楚;这种情况下于是有人要倒霉了。

  “承宗,你带你媳妇过来。”李渊总算想起自己还缺个曾孙儿,看着一对小夫妻他用教诲的语气说道,“承宗啊,你是我们老李家的嫡长孙啊;朕给你起名承宗,就是希望你长大成家立业继承家族的宗嗣。你媳妇嫁进来,也有两年了吧?”这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看见年轻小夫妻紧张尴尬的模样,他又很体贴的拍拍承宗的手,“你们还年轻,不急。朕呢,就赐给你们一尊送子观音,是那高僧空景开过光的。你们四叔叔四婶婶成亲的时候朕给他们送了一尊,看你们四婶婶,都五年抱四了。”

  被点到名的齐王元吉和齐王妃杨氏携手起来:“都是父皇赐的福。”

  那尊浑然天成的送子观音已经被呈到眼前了,承宗与溱洧只得在硬着头皮应下:“孙儿(孙媳)会努力的。”

  这还不算完,李渊最后还加了一句:“看不到曾孙儿出生,就算死了也死不瞑目啊。”

  听李渊此言,满座嫔妃儿孙连忙惶恐下跪:“陛下万寿无疆。”

  李渊腹诽一句,朕万寿无疆了,还要你们这些小毛孩做什么?哄哄人罢了,也就随他们去。

  按照往年的规矩,老祖父给承宗训完话,按着年龄来也该轮到渝清了,于是渝清先发制人在祖父的目光扫过来时就很自动自觉站出来:“祖父,清儿会乖乖听父母兄长的话,不会给祖父丢脸的。”

  李渊轻哼了一声,还是朝她招招手。

  渝清很卖乖的坐到李渊身边:“祖父刚才给了哥哥嫂嫂一尊送子娘娘像,现在唤清儿前来可是也要给清儿什么好东西?不是好东西清儿可不依的。”因太子妃的闺名唤作郑观音,女避母讳,故渝清便称送子观音为送子娘娘。

  渝清跟别的女孩子都不一样,平时谨慎乖觉但在祖父面前就天不怕地不怕了。其实这一点她还是挺能拿捏的,老祖父看孙女自然是会适当撒娇的最惹人疼,难不成还喜欢那些怯怯的孩子;小时候还在国公府时,渝清就是从小被窦氏抱来正院养在身边的,小姑娘被祖母宠得天不怕地不怕了连祖父的胡子都扯来当玩具。

  “那清儿想要什么呢?”李渊露出笑意,轻轻揉揉小姑娘的脑袋,“嫁衣已经织好了,清儿也该上花轿了。朕为清儿准备百箱嫁妆千匹绫罗,让你十里红妆风光出嫁可好?”

  “清儿可是你最乖巧漂亮的小孙女,这难道不是祖父应该做的吗?”渝清撇撇嘴,低声说道。

  “朕给你赐的封号,可是你的姑姑姐妹们都没有的。长安长安,长乐永安,这是一朝王都啊;你现在是长安郡主,以后就是长安公主了。”李渊意味深长的说。

  渝清眼前一亮,连忙拜谢:“孙女谢过祖父。”

  现在她是长安郡主,以后她就是长安公主了......

  李渊又很是怜爱的略问了一些话,无非就是对孩子的叮嘱之类,渝清也就乖乖的一一应下。

  孙辈的孩子除了承宗渝清兄妹,其他的娃都还太小,也没有赶上成亲生子这些头等大事,李渊也没有什么话可以单独拎出来唠叨一番的了(早嫁的秦王庶长女襄城县主已经彻底被忽略)。要说孙辈当中最受宠的除了东宫的一群大孩子小孩子,再有就是秦王和齐王的嫡长子,毕竟以后是要承爵的,特别是齐王府的那对龙凤胎,他们从小就和其他兄弟姐妹特别不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