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问名

长安郡主之渝清传 Jan均晓 2067 2019.07.24 19:08

  听说平阳公主已经为女儿柴令月选好了夫婿,是太子中舍人王珪的长子王崇基,王家公子与令月同岁。

  为此平阳公主还感慨万分,说本意是想为女儿寻一个好夫婿安安稳稳过一生,然奈何天意不遂人意,也只能这样勉强的安排了。至于为什么偏偏是王崇基,也许是意有暗示,不过这还真是一个谜。

  柴哲威娶的是天策府文学馆从事中郎杜如晦之次女杜卿禾,而柴令月若嫁给太子中舍人王珪长子王崇基,这可就实在有点有趣了。

  不过王家与柴家现在也只是议婚,婚书未定,一切皆是未知数。

  令月哀愁着眉,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看见渝清就诉苦:“清姐姐,这次我娘好像真的是想要迫不及待的把我嫁出去了。上次是什么侯远安,这次又来了一个王崇基,我都不知道我娘是想要搞哪样了。”

  “那你就好好听三姑姑的安排吧,反正三姑姑又不会害了你。既然是三姑姑选定的人,那就当然是如意郎君了。”渝清沉吟半晌,劝慰道。

  “不对;清姐姐,你上次可不是这样说的,清姐姐也有私心了。”令月撅嘴。

  “小姑娘,你是不是也太天真了?人活着,谁还没有点私心啊?不过,主要呢,还是想你以后能过得好一点而已,我们姐妹也能时时见面。”渝清很无奈道。

  令月委屈兮兮:“那日后若我的郎君欺我,清姐姐可得替我作主,非得将那竖子打得连他爹娘都不认得了才好。”

  渝清:这姑娘可真不愧是三姑姑的亲生女儿,只不过为什么不是你自己动手呢?

  不过最近也是渝清喜事将近了,一是清河崔氏订好了日子前来问名换庚帖,二是她的及笄礼也定下了。

  笄礼与大婚,于女子而言便是一生最重要的两大礼节。

  崔家来问名换庚帖,这事是由母亲和嫂嫂主持的,她这个未出阁的小姑娘自然是好好呆在闺阁里听着外面的热闹却不得出去。

  穆娘端着小点心进来给渝清,见渝清似乎有些郁闷才道:“姑娘,若是对这婚事不满意,可莫要委屈了自己。”

  “就算是狼窟虎穴我也不惧,有什么好后悔的。”渝清摇摇头说。

  “那姑娘怎么?”穆娘甚是不解。

  她只是突然有些忧虑而已,怎么可能如此顺顺利利就和清河崔氏合了婚约呢?虽然这其中也有王家和郑家为了共同的利益从中撮合之故,但是……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了。

  问名纳吉礼一直到黄昏才结束,清河崔氏又送来了请柬,说二月二花朝节将于清河举行百花宴,特请太原王妃和大郡主参加。

  清河崔氏的百花宴倒是很有渊缘故事的,还可以追溯到百年前北朝之时。

  如今这清河百花宴便是三载一度,由崔家主母持礼,广邀世族贵女参加。

  关于这个百花宴,世家当中还流传着一个不知道是谁家姑娘的笑料。这位姑娘也算是世家名门姑娘,自幼慕百花宴之名,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得到清河崔氏主母之邀;但直至姑娘将行婚配崔氏都从未邀请过这位世家姑娘参加百花宴,导致姑娘年纪轻轻就忧伤成疾,抑郁而终。

  由此便可见清河百花宴之盛名。

  郑溱洧是荥阳郑氏嫡女,从前也是参加过数次清河百花宴的,故如今虽已出阁但崔家也还是依礼相邀。而渝清现在已经是崔家的准儿媳妇,受到崔家相邀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不想去。”这是渝清的内心真实想法,“按照规矩我现在不是应该要避险吗,换庚帖的时候母亲都是让我躲在屋里不要见到崔家的人。”

  的确,按照规矩女子定亲后出阁前不宜去夫家走动,为了就是避免与未婚夫君相见坏了礼数。当初承宗与溱洧议亲后,也是从未相见,交换了婚书后溱洧就回去荥阳待嫁了。不过这清河百花宴毕竟是属于姑娘们的宴席,与崔家公子无关;崔家主母既然已经将拜帖送来邀请渝清前去参加,那就必然是有所考虑的,而渝清若贸然不去难免会让崔家觉得礼数不周,纵使嘴上不说心里也是不悦的。

  “这样那便去吧;只是我之前从未参加过清河百花宴,到时候可得嫂嫂多多提点。”渝清这才有些变扭的说道。

  溱洧轻笑:“小妹说的哪里话,跟我还这么客气。”

  渝清不好意思的低头:“嫂嫂误会了,可不是清儿跟嫂嫂客气;只是清儿思及自己都已经长大了,还得事事赖嫂嫂提点,叫别人知道可不得笑话清儿了。”

  “你可是才貌双绝聪慧过人的大郡主,谁敢笑话你。”溱洧笑道。

  “谁才貌双全聪慧过人了?我怎么不认识?”渝清神色好似很不解,反正说的不是她啊。

  ·

  渝清的及笄礼前夕,太子妃才确定了宾者和观礼者所应邀请之人。

  主持笄礼的赞礼者是李渊嫁入太原王氏的妹妹同安长公主,这次这位老姑奶奶还是特地从太原回来的;而正宾自然而然就是由平阳公主李筠萱担任,按照之前姐妹之间的约定渝清也是邀请令月做她的赞者。摈者、执事都是李渊派来的宫中熟知礼仪的女官,她们能够很好的协助同安长公主和平阳公主为渝清行笄礼。

  而观礼者主要是长辈或者是同辈姊妹,太子妃倒是把同辈出嫁的几位王妃公主不管是谁家阵营的都邀请过来了,还有开国功臣的嫡夫人以及世家主母,就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家姑娘将及笄一样。

  笄礼前一天,精致的笺纸被送到各大家府邸。

  笄礼的衣裙钗式也早已从宫中送过来了,朱红色的采衣娇俏鲜艳、淡青色的襦裙素雅简洁、紫罗曲裾深衣端庄明丽,而暗红金丝的礼衣则是雍容华丽典雅高贵;每一套衣裙都有不同的发饰相对应,由简入繁,与暗红金丝礼衣相匹配的凤钗笄冠是由八十一片金翠用金丝银线穿合而成,嵌缀入珠翠,华贵可与婚嫁凤冠相比拟。

  渝清尝试着把钗冠戴在头上,压下的重量差点就让她站不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