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生死状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 公汝 3017 2021.08.26 21:10

  “小师妹,听说你今天在学堂和别人吵起来了?”

  余声声刚回到伏羲峰,季玫的调笑声便从大厅传来。

  “师姐说笑了,不过是小小的争执罢了。”

  余声声随意的态度就好像刚才切断别人一根手指的主人公不是她似的。

  “三师姐呢?”

  厅内只有季玫和晏安两人,均没在修练,想必是特意在这等她的。

  “你三师姐去做饭了,说是要慰劳一下你。”季玫撇撇嘴,状似长叹一口气,“唉,你师姐我当年都没这待遇。”

  “师姐别胡说,我拜入师父门下的时候师姐早就从学堂毕业了。”

  端着碗碟的素衣女子走了进来,眉眼带笑。望着余声声的眸光温柔极了,“声声,快来吃饭了。师姐给你烧了你最爱的荷花鸡。”

  “谢谢师姐!”

  四人均不是在吃饭时喜欢说话的人,除了余声声,其余三人早辟谷,紧紧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

  “师姐!好吃!”余声声竖起大拇指。

  这话倒不是在奉承谁,顾晓的厨艺确实一流。据御厨房内的师傅说,顾晓还曾得过修真界厨艺大赛的魁首。

  顾晓长得漂亮,厨艺也不错。三天隔五天便会收到不少信件。就连余声声也碰见了一次。

  “日后切记不要冲动。”晏安坐在余声声对面,没由来的说了一句。

  但她知道,晏安说的就是她,于是点头答应。

  晏安眼皮一掀,语调听不出任何起伏,就好像是喝水那样稀疏平常的事情。

  “若是出了事,也有我们给你兜着。左右不过是杀了一个失格的弟子。”

  “我等乃内门弟子,岂能让外门弟子欺负了去?”

  余声声只觉得一阵暖流从心头涌过,“是,师姐!”

  她第一世与第二世皆没活过二十,周围全心全意为她好的人也不过寥寥数人。有时候她不禁怀疑,是否自己是被世界抛弃的人。天生自带让人讨厌的气场,连生命的善始善终都做不到。

  季玫向来看热闹不嫌事大,更何况这次的主人公是自己的小师妹。思索一番后,建议道:“宗门有一规矩……”

  只是这话还没说完,一只白鹤飞到余声声身边。那鹤也不是寻常之物,竟能说话。

  “外门弟子余成向伏羲峰内门弟子余声声下擂,余声声是否接擂?”

  白鹤在飞进大厅的一瞬,三位师姐脸上的轻松之态顿时收起。

  余声声不解,“师姐……这是?”

  顾晓没有回答小师妹的疑问,面色冷淡:“什么擂?”

  “生死擂。”

  季玫面露凝色,“嘶……小师妹,看来你惹了个大麻烦啊”

  抱剑阁内的修行者大多都是剑修,而剑修以好斗闻名于整个修真界。剑修的每一次提升都是踩着无数魔修的鲜血上去的。

  日到如今,修真者的数量日益减少,每一个修真者对于门派来说都是宝贵的。但为了满足剑修的修真之道,抱剑阁特意立下了擂台这一规矩。

  与凡间的擂台有所不同的是,抱剑阁内的擂台是与魔修相杀,谁杀的魔修多,谁便胜。

  出秘境的方式只有三种:一是杀死设定的所有魔修,二是找到传送点,三是捏碎宗们提供的传送牌。前者算是胜利,后者两者算是弃权。

  而这生死擂,是在两人进入秘境后,不提供传送牌。

  “不如,我先去把他给……”季玫右手划过脖颈,“我是修这一道的,比较在行。”

  余声声:“……”

  余声声追问:“多少定胜负?”

  鹤:“余成所定为二十个筑基后期魔修与一个金丹初期魔修。”

  筑基后期和金丹初期……

  余声声觉得有些奇怪,余成的天赋一般,如今也不过刚刚踏上修真途数月,怎会有能力击杀筑基后期和金丹期的魔修。

  顾晓开口询问道:“鹤先生,这余成是何等修为?”

  白鹤与顾晓约莫是熟识,扭头看见是顾晓提问后,也没多扭捏,便回道:“不过练气初期。”

  “这……”

  季玫沉思:“练气初期也敢与小师妹约战筑基与金丹期的魔修,一种是不想活了,另一种……”

  余声声开口道:“就是他有密宝!”

  顾晓赞同点点头,“不错,来者不善。小师妹应当多加小心才对。”

  “是,谢谢各位师姐。”

  *

  第二日

  与余声声所料不错,余成这小子果然不是善茬。

  抱剑阁私下有一组织,名曰异殿。专门负责擂台下注这一事。擂台赛每日都有发生,只是一旦异殿参与进来,那抱剑阁大半的弟子都回来观看,不管这擂台大或小。

  周围此起彼伏的讨论声不断涌入余声声的耳中。

  “听说了么,这次斗魔的是刚入门的两位弟子!”

  “啊?现在的弟子都不要命了?这才修练多少时日,就迫不及待等着送死了?”

  “……”

  余声声原想离去,还未来得及转身,倒是有一些话引起了她的注意。

  “你说异殿以前不是不接新入门弟子的赌注么?怎么今日接了?”

  “这异殿也是要吃饭的么……”那人两只微搓,左右环顾一番,悄声说:“听说异殿的殿主的弟弟的道侣的妹妹的哥哥的表兄是这次擂台的主人——余成!”

  在一旁偷听到女子嘴角一抽,“得亏余成能找到这层关系……”

  “余成不过是个练气初期修士,怎么有胆量选金丹和筑基期的魔修?我可听说了伏羲峰那位可是个天才,试炼后突破,现在也有筑基后期的修为了。伏羲峰的那味不是稳赢了么?”

  “嗤——你知道个什么?我和你说那余成……”

  余声声内心暗喜,果然余成有什么手段。细细凝神去听时,却被熟悉的声音打断。

  “现在是学堂上课的时间,小师妹怎会在此?”

  来人笑意盈盈,看似温柔,细看之下,墨色的眸中毫无笑意。让她不禁想起了曾经听过的一个词——笑面虎。

  “师兄。”

  余声声躬身行礼,余光悄悄朝那两男子所在之处望去。

  “那两人早就走了……在师妹向我行礼的时候。”

  余声声暗骂:艹

  “师妹是不是在心里骂我?”

  女子抬头,假笑:“没有,大师兄想多了。”

  两个假笑的人对视一眼,笑意更盛,同时转身离开,内心道:“迟早杀了你。”

  赵山河这个小插曲很快过去了。原本余声声就讨厌他,现在这一行为不过是在一万上加一百。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余声声在去往学堂的路上不断思索着。

  多多益善?仇恨再多不压身?还是横竖都是要杀你,再多一分又何妨?

  那天路过的不少人都看到一个奇怪的景象。一位身穿内门弟子服饰的女子,抓耳挠腮,挤眉弄眼了许久。最后恍然大悟,如释重负走进学堂。

  后来这现象口口相传,越传越广,不少外门弟子以为是新的修行方式,跟着学了几周后发现毫无长进这才放弃。

  那段时间,整个抱剑阁都陷入一股多动的狂潮,去学堂上课的老师都被气跑了好几个。

  *

  余成和余声声大比的日子定在了学堂测试的前一天。在这一天到来之前,余成都再未来过学堂,余声声也落得清净。

  清净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生死擂这一天很快就到来了。

  擂台的入口被设在格斗峰的山脚。

  吵吵闹闹的人群把入口都堵住了,据说整个外门有八成弟子都来了,还有不少内门弟子也来看热闹。毕竟这件事在抱剑阁沸沸扬扬吵了快一个月了。

  等余声声到擂台口时,余成已经在那处了。断了的手指不知何时长了出来,那位美人依旧陪伴在他身边。

  见到余声声,余成面目狰狞起来:“余声声,今日就是你得死期!”

  “余成……”余声声抱剑慵懒的靠在一边的巨石上,眼皮微敛,清冷的声音不大,却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谁生谁死还不一定,你可别提前给自己报丧啊。”

  “再确认一遍,双方是否同意签下生死状。”

  两道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同意!”

  “嗯。”

  “本次秘境中共含二十个筑基后期魔修与一个金丹初期魔修,诸位是否有异议?”

  “无意义!”

  “鹤先生,别说了。早点结束,我也早点好回去吃师姐做的饭。”

  白鹤修长的脖颈扭了扭看向靠在巨石上懒洋洋的女子,也没再废话,说道:“那就开始吧!”

  说完余声声和余成脚下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光圈,下一秒两人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取而代之的是众人头顶几块巨大的屏幕,屏幕里的正是刚刚消失的二人。

  “下注了!下注了!”

  安静的人群再次喧闹起来。

  外界的一切二人都不知晓,秘境中的二人只觉得一阵眩晕,便出现在一片陌生的场景。周遭一片寂静,只有耳中传来白鹤的声音。

  “二位还有半盏茶的时间准备,准备期间只允许在白色圆圈内行动,违规者直接失败。”

  余声声拿出师姐先前为她准备的宝物,静静等待开始。

  “3……2……1”

  “决斗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