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萧家山村(五)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 公汝 2651 2021.09.04 21:10

  夜晚降临,一行人带着老人和孩子连同那个男子一起躲在了旁边一户有门的人家里。

  黑夜下,魔物重新从阴影中钻了出来,摇头晃脑,没有任何智慧可言。

  余声声望着外面游走的魔物,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像是决定了什么,提剑飞身翻过土墙。

  她没有丝毫犹豫,在看到魔物的一瞬间,剑身飞动把魔物劈成了两半。

  在她知道魔物不会对门内的人有任何影响后,她便有此决定。

  剑修修剑,而剑则应杀敌,没有哪一个剑修的修仙路途是靠灵丹堆上去的。剑修的修行之路艰难困苦、充满了敌人的鲜血。在师门中余声声除了点到为止的切磋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拼尽自己的全力,榨干自己体内所有的真气去厮杀。

  月光下,少女持着剑,脑中没有任何杂念,她的眼中只有敌人。

  真气耗尽了?躲进没人的屋内,吃两粒丹药打坐片刻继续杀魔物。

  被四面围攻了?拼劲所有的真气,哪怕丹海被榨干,抽取真气时疼痛到撕心裂肺,也要杀死每一只魔物。

  体内的灵气越发精炼,金丹初期的修为也更加稳固。她选择来杀魔物果然没错,感受到体内真气变化的余声声觉得满意极了。若是不努力,便又要重蹈上辈子的覆辙。别人不知道,但余声声知道,赵山河所谓的天才之名是如何来的。

  书中写到,赵山河每日挥剑万下,若是哪一下姿势不对,便再加上万下。宗门内危险的任务四成都是赵山河一人完成,这也是为什么大家觉得大师兄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多次赵山河做任务时都遇到无法跨越的危险,余声声觉得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小说的主角,估计早死了几百次了。

  只有面临生命危险,才能提高,温室中的花朵注定不会成为弱肉强食的修真界中笑到最后的赢家。

  余声声就这样杀敌、吃丹药恢复真气、杀敌一直不厌其烦的重复着,直到某一刻,她发现自己的视野中突然多出了几个人影,回头一看,原来是赵山河他们。

  见余声声回头看他们,赵山河杀魔物的手不停,笑了笑,“师妹怎么如此狡猾,这样大好的提升修为的机会也不告诉我们,一个人提升。师妹如此勤奋让我这个做师兄着实恐慌。怕在过不了多久,师妹的名声就要超过我成为修真界第一天才了。”

  余声声动作一顿,扯出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容,“师兄说笑了。”

  夜很长,但当专心于一件事并沉醉于它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天亮了……

  余声声见太阳的微光穿透云层来到地面,身心不由得放松下来。

  六人分散在各地,却像看的见彼此的笑容一般,连终年板着一张脸的宁承恩眼底也露出几丝笑意。

  咦,怎么突然觉得身体有点冷。

  习锦织想扯出一个笑容说一句“魔物消失了”却觉得怎么也使不上力,头顶的太阳那么热却丝毫没有让她暖和起来。

  自己大哥从不远处飞奔而来,她内心笑了笑,大哥有时还是那么一根筋,怎么不知道瞬身过来,金丹修为了还学着凡人跑,多累啊……

  大哥眼底满是恐慌的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合不停的说着什么,可是耳边像是有一层膜,阻断了所有声音。

  她抬手想摸摸大哥的脸,可是手上全是鲜血……

  我好像快要死了……习锦织突然意识到这事。

  耳内的那膜突然就破了,周边所有的声音从来没有听的这么清楚过。

  她听到大哥在说:“织织!别睡!醒醒!”

  余声声站在一旁。

  习锦织被宁承恩抱在怀中,女孩胸口有一个洞,鲜血怎么也止不住的往外流,刚刚所有的法决丹药全试过了,都没有用。

  霸道的魔气快速的侵蚀着女孩的五脏六腑。

  习锦织脸上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好像伤口从未在她身上存在过,她声音轻柔,“大哥,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修行,好好生活,找到一个喜欢你的侠侣。不要总板着脸,没有小姑娘喜欢这样的,对未来的嫂子好一点。还有小弟……”

  她眼神逐渐涣散,五十年的修真生涯如同走马灯一般飞速掠过,“我还没有找到小弟,实在是愧对姐姐这个称呼……大哥,你一定……一定要找到小弟。”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晶莹的泪珠从宁承恩眼眶中落下,他语气哽咽:“好,大哥知道了。”

  花季般的少女含着笑意,像是在沉睡。

  但他们都知道,她再也不会醒来了。

  她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个一直念想着的弟弟,就在自己身边。

  余声声转头看向第一时间被赵山河控制住的人,他的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魔纹,显然已经堕入了魔。他嘴角讥笑,看着眼前的场景,讽刺的说:“搞什么姐弟情深。”

  宁承恩小心翼翼的把怀中的少女放在一旁,满含怒气的看着他:“巫源!”

  是了,杀了习锦织的就是她的弟弟,已经入了魔的巫源。

  “啪——”

  宁承恩厚实的手掌扇在了巫源的脸上。

  巫源脸上的笑容一僵,满目恶毒,一字一顿,“哥哥,你在生气些什么?我不过是在替天行道罢了。”

  宁承恩没理他,自顾自问道:“巫源,这魔物是不是你做的!”

  巫源满不在乎的说道:“是啊,这满村的人都是我杀的。不过是些凡人,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可惜的。”

  宁承恩一把揪住巫源的领子,重重的把他丢在地上,就算被他珍视为家人的少年口中吐出鲜血,浑身狼狈不堪也难抵他此刻的愤怒,“巫源,你真是个……畜生都不如的东西!”

  巫源听后没有生气,反而笑出声,少年声音清脆,笑声悦耳,可在在场所有人耳中,这笑声与事件最坏罪恶的魔族没什么两样。

  他说:“这么多年了,你可算承认了。你们每天如何想的,私下里如何骂我的,我都知道!现在总算摆脱了这层面具,是不是觉得松了一口气?那个女人死不足惜,骂我畜生、骂我杂种可和我这个杂种结拜的你们算什么?”

  他擦了擦嘴角,艳红的鲜血如同上好的口脂,衬得少年妖媚艳异,连同脸上的黑色魔纹也更添几分神秘。

  “快正午了。”少年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若有所思,“我得先走了,欢迎来皇城找我。”

  少年自顾自的说完,又消失。

  “巫!源!”

  云寄疑惑的看向身旁:“大师兄?”

  赵山河摇摇头,“他的修为比我高,至少也是化神,他要走,我们拦不住的。”

  因为习锦织的死,气氛一片死寂。

  余声声蹲坐在墙角,她眼神迷茫,没由来的开口问道:“师兄,要是我昨夜不去杀魔物,是不是习师妹就不会死?”

  赵山河的背影没有宁承恩那么壮实,甚至有些薄,像是凡间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可他们习剑的,哪会没有力气,更何况是赵山河。

  他背对着余声声,在余声声看不见的地方,他表情一愣,脸上惯有的用来伪装的笑容也没有了,他问道:“师妹怎么会这么想。”

  “若是我昨夜不去杀魔族,那习师妹就不会跟着一起去,巫源也不会有机会来杀她。”陷入了极大自责中的余声声,连害怕都忘记了。

  在此刻,她与他似乎只是普通到再普通不过的师兄妹。

  “但和你一起去是习锦织自己的选择。昨夜是你强迫她杀魔族的么?”

  余声声摇摇头。

  明明赵山河背对着他,他却像看见了一般,“既然如此,为何要怪自己。修仙一道本就充满了各种意外,这诺大的修真界,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去,那他们都与师妹有关么?”

  赵山河不知何时转过身,注视着女孩,眼神冷静而坚定,“师妹,没有谁应该为谁的选择负责。”

举报

作者感言

公汝

公汝

卖萌打滚求个评论~

2021-09-04 21: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