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萧家山村(二)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 公汝 3205 2021.09.01 21:10

  *

  三日后宗门门口

  余声声到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人,可惜没几个眼熟的。只是相互点头打了招呼后,几人又陷入沉默。

  “声声!”远处一位女子御剑而来。

  “元柔!”余声声看清来人后,笑着朝那人招招手。

  自上次拜师典礼后,两人就再未见到过了。

  余声声对元柔颇有好感,因为元柔算是重生后,除却父母第一个对她展露好感的人。

  余声声并非白眼狼,对她好的人,她自然加倍对她们好。

  两人相拥一下,互视一笑,同样的话脱口而出。

  “声声,你近日可好?”

  “元柔,你近日可好?”

  两人愣了一下,又是一笑。寒暄一阵后,人群传来骚动。抬眼一看,原来是赵山河御剑而来。

  待赵山河站定后,所有人朝他行礼,“大师兄。”

  赵山河白衣翩翩,温润一笑。

  脸上的笑容多一分则谄媚,少一分则疏离。

  凡间话本中所说的谦谦君子大概就是他这模样。

  双眸水润,眼含笑意,举手投足见带着几分从容不迫。

  “师弟师妹们不必多礼,都是一家人。”

  余声声内心翻了个白眼:人模人样的狗东西。

  赵山河像是背后长了眼睛,笑容加深,朝她看来:“师妹说是么?”

  余声声笑容同样灿烂:“师兄说的是。”

  赵山河:“此行路途遥远,师弟师妹们切记养精蓄锐,勿要贪图享乐误了修练。”

  说罢祭出一把宝剑,宝剑顷刻间化作十余尺长数尺宽的飞行法器停在半空中。

  赵山河也不废话,待宝剑停稳后,飞身来到剑尖处。其余弟子纷纷效仿,与相熟的人找到一处座下。

  待所有人坐稳后,赵山河从乾坤袋中寻出几枚灵石,置于剑尖。眨眼间灵石中的灵气被宝剑吸走了大半,剩下的灵气也在数息后被吸走,而灵石化作粉尘随风而逝。

  **********

  修真界与凡间有一道结界,因为这道结界的缘故,凡间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有修仙者的存在。他们大多把修真看做一种不存在的幻想,是以魔族在进入凡间后略微施以法术,百姓即会视他们如神明。

  修真界的弟子除非任务,一般情况下是不被允许进入凡间的。

  众生六道,最爱人道。修真者修仙讲究逆天而为,长生不老是为逆天,破解雷劫是为逆天,巧用法则之力是为逆天,修真者没有几处行为是顺天而为。

  凡间众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春种秋收,生老病死无一不顺天而行。

  没有哪位家长愿意让一个时时刻刻都在叛逆的坏孩子和自己听话的好孩子在一起。

  因而凡间有着独属于自己的因果轮回。

  赵山河:“穿过这道结界就是凡间了,两界之间有空间乱流,稍有不胜就会迷失在两界之间,各位师弟师妹们坐稳了。”

  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扇数百尺高的门,门框是古朴的灰褐色。门旁竖有两根巨大的柱子,上面刻写的咒文金光闪闪缓慢的绕着柱子旋转。

  掩着的石门缝隙中散出丝丝空间力量,远处一只飞鸟叽叽喳喳的飞过石门门口,顷刻间就被这力量撕的粉碎。

  赵山河手中掐了一个法决,一块巴掌大的石牌出现在大家眼前。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石牌便化作一道黑影朝石门飞去,顷刻间透明的结界化作虚无。

  众人见此皆是一惊,仿佛被撕碎的就是自己一般。有几人还不自觉后退了几步,想要远离石门。

  “莫怕,”站在剑首的赵山河十指翻飞,眨眼间便竖起了一道牢不可破的保护罩,“我等有结界,只要待在这结界中便无大碍。”

  赵山河的话像是一剂良药,安抚下了他们恐惧的内心。

  说完,剑身上白色的真气化作流光,穿进结界内。

  习锦织自拜入师门后第一次出宗门就来到如此远的地方,难免兴奋:“这虚空好美……”

  余声声看了过去,黑色的虚空中,凌冽的狂风打在保护罩上发出刺耳的划痕声。

  星辰发出耀眼的光,白色的漩涡裹挟着星辰彼此撞击,而后碰擦出夺目的流光。彩带般的光晕点缀着整片夜色。

  这条路漫长且难熬,在过了新鲜劲后,每个人都想着要快点出去。好在两界并不算远,这股失落还没持续多久,远方出现了一个光电。

  元柔兴奋道:“大师兄,这是快到了吗?”

  赵山河含笑点头:“对,前方就是凡间。”

  数息后,一阵刺眼的白光让众人下意识紧闭双眼。

  再睁开眼时,只觉得周身灵气锐减,连灵气的纯度也不及修真界的十分之一。

  赵山河:“此处便是凡间,凡间的灵气极少,你们用灵气时省着些。”

  “是,大师兄!”

  “诸位可是上界来的仙人?”一位老者立于十步之外,恭敬的向他们行礼。

  余声声看了看眼前的老者,她曾经听说,仙凡两界结界处有守界人,每百年一换。想必这为老人应该就是此百年的守界人了。

  老者一身极其朴素的黑衣,腰间挂着一枚红色的平安符。那平安符似乎并非寻常寺庙所求,符上用金丝绣着极其巧妙的花纹,角落处还有“陈生”两个字。想必应该是他的名字。

  “仙人不敢当,略懂几个法术而已。我等是抱剑阁的弟子,此次因宗门所托到此调查事情。请问老先生怎么称呼?”赵山河温润一笑。

  “仙人折煞了老朽了。”黑衣老者摆摆手,“老朽姓陈,仙人随意称呼即可。”

  “陈老为长者,我等是晚辈,礼仪之道纵使修仙了也不应当忘记。”

  两人又是寒暄了几句,总算回到了正题上。

  赵山河:“先生可知道萧家山村?”

  陈老皱眉原地思索了一阵,道:“这……倒是没有听说过。不过仙人可到集市上去寻一些摊贩子,他们兴许知道。”

  “好,打扰陈老了。”

  说罢赵山河又祭出宝剑,与几人离开了此处。

  目送着几人远去的陈老,左手握住右手手腕置于身后,像是在自言自语:“他们来了。”

  *

  宝剑上

  陈老消失在他们视野后,习锦织忍不住气愤道:“那老头分明就是在骗大师兄!他哪能不知道啊!”

  余声声内心赞同的点点头。

  是了,陈老虽然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但在赵山河问下第一句后,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异。虽然那丝惊异很快就收回,但他们几人是谁?修真者哪一个眼力不是极好的,是以那自以为收敛的很好的惊异被一行六人看的清清楚楚。

  赵山河也是因此无意与陈老继续纠缠下去。

  几人漫无目的的在空中飞行着,看着天由亮逐渐昏黄。透过层层云雾,街道上零星灯火汇聚成一盏巨大的指明灯。

  云寄指着那处,“师兄,那处灯火通明,想必是陈老所说的集市了。”

  赵山河点头,控制着飞剑在昏暗无光的森林降落。

  若是有人经过此处,会发现森林中有几人手中没有持任何灯具,却在昏黑阴暗的森林中通畅行走。有几次障碍物都快绊住他们的脚步,下一瞬又被巧妙避开。

  实在是一大奇观。

  除却余声声和赵山河,其余四人左顾右看,新奇极了。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热闹的集市。

  熙熙攘攘的人群,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明亮的灯火连成一道长长的线,似要破开黑暗。

  “几位公子小姐可是第一次来我们城石县?”

  一位小男孩走到几人面前,面庞稚嫩,看起来岁数不大。

  元柔最是喜欢小孩,弯腰与男孩平视,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眯眯问道:“小朋友怎么知道我们第一次来?”

  “我当然知道,我年龄虽不大但城石县有多少人,我比谁都清楚!”

  “几位若是需要导游,找我宁朔准没错,没有谁比我宁朔更了解城石县的了。”

  男孩一脸骄傲的小表情逗笑了几位女修,

  “宁朔你这小子又吹牛!”

  旁边的商贩们应当是认识这孩子,皆轻笑附和道:“是啊,小心人家又打你一顿。”

  宁朔双手抱臂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道:“上次是失误,这次我绝对不会看走眼。”

  “那几个游客身上一股子铜钱臭,连正眼都不带瞧我一眼的。给他们带了路,要几枚劳苦费,非要和我说……”宁朔咳咳一下,头颅仰的高高的,眼白就差翻到天上去了,手上似乎是拿了一把折扇,在身前时不时晃动一下,一边嘴角扯出一个弧度,语气虚浮不屑:“能给小爷带路是你的福气,还敢要钱!”

  街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宁朔的身上,像是看着自己家中撒娇取闹的孩子一般,脸上皆是淡淡祥和的笑容。

  说罢收回纨绔子弟的语态,又对着余声声一行人说道:“几位公子小姐一看气度不凡肯定不是寻常人物,哪会做出那等腌臜的事。”

  摊贩们也是应和道:“是啊。几位别看宁朔年纪小个子不高,但他要说对城石县了解算第二,那没人敢说第一。

  赵山河不知道何时手中多出了一把白色折扇,扇面上是一幅山水画,背面则是一首诗。

  看样子应该是他自己所做的。

  他摇了摇手中的纸扇,语调温和:“那就麻烦这位小郎君了。”

  这是宁朔第一见这么好看的男子,比隔壁阿姐家话本子上的男子还好看一百倍。

  “不麻烦,不麻烦。”宁朔耳根泛红,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几位要先去找客栈么?”

  赵山河悠悠道:“对。”

  宁朔拍了拍泛红的脸颊,转过身,飞快朝一个方向走去,也不管一行人跟上来没,自顾自说:“几位跟我来,若是住店那益香阁最是适合不过的了。”

  大概是紧张极了,宁朔这时也没发现他的语调和语速都不自觉高了不少。

  几人相视一笑,随后快步跟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