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入门试炼

龙傲天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 公汝 3908 2021.08.21 16:01

  偌大的云舟快速穿梭在云层中,云舟周身有一层薄而透明的保护罩,来保护他们这些尚未真正进入仙途的稚子。

  今日一大早,方齐带着余家几人与回春城中其他有修仙资质的男女一同前抱剑阁。过快的速度让几人一时都有些不适应,脸色煞白。

  回春城的几人刚刚检测出有修真资质,骄傲的自尊心让他们无法开口说出自己难受的话语。最后还是年纪稍大的谢尤发现了几人的异状,这才嘱托方齐将云舟的速度减慢,又让几人去舱内修整一番。

  可这所谓的减慢也仅仅是稍微罢了,再如何想照顾他们,方齐等人也必须赶在十日后到达抱剑阁。

  九日半的时间一晃而过,约莫是抱剑阁的几位弟子一直轮番守在船头,余成也不敢来找余声声的麻烦。顶多不过是嘴上与眼上过了个瘾。

  “到了。”一直在船头打坐的云亭睁开双眼,手上掐了诀,船体便在他的控制下逐渐下降。

  白雾皑皑,高耸的群山一眼望不到尽头,一座极为高大的山体被群山环绕在中间。一柄黑色巨剑直直立在山门口,隐隐还冒着几缕剑气。周遭的枯叶离那剑身尚且还有数丈之时便被这凌冽的剑气搅得粉碎。右手边是一块巨石,上书抱剑阁三个三字。细细看去,只觉得头脑有些胀痛。

  “不要紧盯着那字,”云亭提醒道,“这字是我抱剑阁第一任阁主玄月剑尊以他真气化剑所刻写,金丹之下见了都觉得头疼不已,更别提你们中几人连仙途都未入。”

  方齐:“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诸位就等着宗门的消息吧。”

  众人一听纷纷收回视线,朝三人抱拳道:“多谢各位师兄。”

  方齐听了哈哈笑了两声,说道:“这声师兄受不起,我不过是普通的内门弟子罢了。诸位尽快修整,再过两三个时辰,等人都到齐了,这入门试炼便开始了。我等在门内等着诸位!”

  说完三人御剑朝着远处山头飞去。

  余声声看着周围愈来愈多的人群,心里也不免有些紧张。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入门试炼,前世她尚未等到抱剑阁弟子来的那天便死了。第一世更是因为生病没怎么接触过人。

  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

  咚——咚——

  似是远处,又似是天的尽头传来一阵古朴悠扬的钟声。

  余声声立马站定,望向那钟声所在之处。她知道,入门试炼要开始了。

  “抱剑阁入门试炼即将开始,尔等先上山吧。”

  那声音话语刚落,众人眼前的山门便出现了数千层台阶。

  眼见这台阶出现,站在前头的人三步做两步立马踩上去,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有的人便已经登上第五十层了。

  “这入门弟子非我莫属。”余成朝着余声声翻了个白眼,嘲讽道:“垃、圾趁早放弃吧,免得污了抱剑阁长老的眼。”

  余声声并未理睬余成,只是随着人群踏入长梯。

  她的左脚刚踏上第一层台阶,便感到一股轻微的压力在迫使她跪下,但这压力太小,近乎可以忽略。于是右脚踏上第二层,这压力增强了些许。

  余声声心里便有了定数。这长梯怕是筛选是否有大毅力之人,修真之道,尤其剑道,最怕的便是无毅力。该说不亏是大门派么,这筛选人的方式也如此清奇。小门小派只要入门之人有灵根基本不会拒绝,而抱剑阁先是检测灵根又是对心志等方面进行筛选。

  待这些想法在脑中转了一圈后,已经来到第二百层了。周围攀爬的人仍不见减少,甚至她觉的还更多了。约莫是后面的人也跟了上来。这样余声声不免觉得压力有些大,只好埋头继续攀爬。

  只是这脚刚踏入第二百零一层,压力骤然增加了一倍。这压力增加到措不及防,余声声喉中发出轻哼。但好在这压力虽大,但也不是到不能承受的地步。

  远处主山山巅大殿上,有数名修真者围着一面水镜盘腿而坐,镜中正是正在爬梯的众人。

  “今年这些弟子,资质不错。”说话的是一名白髯老翁。

  “天罗老头,你哪年不是说弟子资质不错,可真正进入宗门的又有几人?”

  “你!伏羲老尼姑!我看你那尼姑庵今年能收几人!”天罗剑尊面颊赤红,苍老的手指着一位面容美艳的女子,“就你这灭绝师太,趁早别收徒了,回去绣花吧!”

  “老头!我尊称你为天罗,你可别蹬鼻子上脸!今年谁收不到徒回家绣花还不一定呢。”

  “欸……别吵了。”主位上的中年男子说道,“今年确实有几个不错的苗苗。”

  见阁主出口制止,两人也不再争吵。

  伏羲剑尊指着镜中一位紫衣女子,语气略带赞赏:“这女娃娃就不错,现在已经在三百五十层,再通过一道心魔卡,这关便通了。”

  “确实不错。”

  天罗剑尊见状,也指着一个人说道:“这男娃娃也不错,虽然没那女娃娃登的快,但这幻境倒是过的极快,可见是个心智建议的人。”

  梵天剑尊点头,“是个修剑的好苗子。”

  “怎么每年都有这种蠢材。”灵霄剑尊右手虚空一点,画面便出现了一个头戴玉冠的蓝衣男子。男子身上挂满了玄品法宝,看样子是个大家族中的子弟。

  那男子恰好在余声声不远处。

  “那个趾高气昂,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的人叫元宜年。”说话的是余声声身旁一个绿衣娇俏的女子。

  这女子是她在爬梯是刚认识的。女子名唤元柔,看样子也是某个大家族出生的小姐。

  元柔:“我和你说,这人无耻极了!不过是个双灵根就在家一直炫耀,他父母也觉得家里出了个绝世天才。这此来抱剑阁,恨不得全身挂满法宝。要我说,他就是少了一顿揍,姑奶奶我早晚有一天要阴他一把。”

  余声声听到此处忍俊不禁,扑哧小声笑了出来。

  “看着吧,他要用法宝了。”元柔朝着元宜年的方向努努嘴,“我们走远点,免得被波及。”

  只见那边的元宜年朝着周围同行的小仆不知说了什么,从腰间的储存袋中取出一把镶着蓝色宝石的长剑。足下用力,便站在宝剑上,而后嘴唇微动,飞了起来,直直朝着山上飞去。

  “元柔,庶出就是庶出,一辈子都要被我踩在脚下,”又不屑笑了声,说道,“果然,什么身份的人就和什么身份的人在一起。”

  显然元宜年和余年已经成为一对好友,或者元宜年与余年早年就认识,否则怎能解释他的这一番话。

  元宜年离两人不远,余声声眼力极好,元家嫡子的脸上狰狞肆意的笑容看的一清二楚。她在原地占了片刻,脸上毫无半点表情,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元柔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别理他。元宜年的话没有任何价值。”

  余声声摇摇头,说:“我没有在意。毕竟谁会在意一个陌生人说什么,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她何必和一个连入门试炼第一关都通不过的废物计较?

  果不其然,元宜年不过在空中飞行了少顷,空中便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手,重重拍向元宜年。身穿宝蓝色衣物的少年从空中摔向地面,又因惯性从台阶上一层一层滚了下去。头上玉石头冠只剩下半截,仙衣也因此变得破碎不堪。被保养的极好的脸上出现了几道细小的疤痕,额头上一块极大的伤口不断留着鲜血。

  周围所有人都被这动静惊动,纷纷望向躺在地上的狼狈少年。

  大概试周围的视线过于热烈,绯红色迅速爬上了他的脸颊,那张好看的脸大概因为疼痛,五官都快皱在一起,再加上不断流淌的鲜血,显得更加恐怖。

  噗嗤——

  元柔捧腹大笑,“你元宜年也有今天?”

  “元柔!你个小贱、人!给我等着!”元宜年想要直起身体,但努力几次后都失败了。

  余声声一脸平静得看着地上的人。果然不出她的意外,早在之前她就已经知道这梯子禁止所有人飞行。这世上聪明的人这么多,若是有能快速通关的办法,早就被他人捷足先登了,还用等着元宜年两百多层了才用么?

  攀登了这么久,没有一个人御剑飞行,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本关禁止所有人御剑飞行。

  本关,没错。余声声抬头看向远处被视线所遮住的大殿。入门试炼早就开始了,恐怕他们所有人的举动都在宗门长老的眼皮下吧。

  她的视线收回。

  强者对于视线的敏感程度是她所不能想象的,若她是个大乘以上的修士,或许可以隐藏自己的视线不让宗门强者发现,但她仅仅只是个筑基期的修士罢了。若是惹怒了这些长老,不用等赵山河来杀她了,她现在就可以死一万次了。

  元宜年面目狰狞,咬牙切齿道:“还有你!余声声!你和元柔这贱、女人一路的!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不能御剑飞行!你是不是就是想看我笑话!”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们!是你们!是你们!”

  元柔听此,一把拉过余声声,将她藏于自己身后,大声说道:“元宜年,你可别太过分了!日后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余声声微不可察的叹口气,这元宜年怕是要入魔了。

  那双桀骜不驯的双眼通红,死死盯向两人所在的地方。

  就在此时,空中传出一道浑厚的声音,“元宜年,淘汰。”

  所有人脊背上的压力瞬时增了好几倍,有些体制稍弱的直接跪伏在地上。余声声闷哼一声,腰中长剑祭出,剑尖插、在石板上。长剑铮铮作响,紧握剑柄的右手的指尖因为过于用力而发白。

  她现在知道随着层数渐长,这地上愈加增多的凹坑是从何而来了,这都是参加宗门试炼的弟子们留下的痕迹。

  透明的汗水一滴又一滴顺着额头滴落在地上。余声声感到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在咔嚓作响,每一个细胞,每一寸肌肤都在叫嚣着放弃。但她知道,若是此刻放弃了,那她的修真路便艰难一倍。

  “咦……这几个小娃娃倒是不错。”空中的声音有一次传到在场的每一个人耳内。

  下一瞬,余声声只感觉周身的压力又增大了几倍。这措不及防的压力让她身体轻晃,差点跪倒在地上。弯曲的膝盖像是被打了钢钉,怎么都直不起。

  余声声牙齿紧咬,双手全握在剑柄上。剑修的命就是剑,遇到困难时的支柱也是剑,此刻唯有剑能帮助她。

  周围除了余声声还有几个人也如她一般仍咬牙坚持着。

  绝大数的人在坚持不住的前一秒周身的压力便被撤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咬牙坚持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只剩下两男两女。

  就在余声声快要晕倒的前一秒,周身压力顿失。她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一个踉跄便瘫坐在地上。

  “声声!声声!你没事吧?”元柔拿出随身携带的水壶给余声声灌了点水。

  好半天后,余声声这才缓过神,摆摆手说道:“没事。”

  她这才发现,周围已经不是熟悉的楼梯,而是一处极大的广场。广场的正南方伫立着一座恢宏的大殿。

  广场上有不少熟悉的面孔,余家除了余才哲,其余几人均在此处。

  见余声声不解,元柔解释道:“刚刚你晕过去了,第一关已经结束了,现在通关的人都在广场上。”

  广场的大殿深处,传出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第一关结束,请诸位稍作休息,半个时辰后进行第二关试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