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伶人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失踪人口

伶人香 真静儿 2003 2019.02.12 14:20

  李雪萌抱着珠帘秀安慰她。即便她也没有把握可以帮助珠帘秀恢复嗓音。

  李雪萌找阿合马帮忙。阿合马也只是答应配合,但具体能不能治,如何治,大家都不知道。阿合马只能给予财物上的帮助。

  就目前看,珠帘秀的嗓子算是“彻底”废了。此事要瞒也瞒不住。玉仙楼只好贴出公告,抱歉地告诉大家,珠帘秀身体不适,无法登台演出。

  接下来几日,珠帘秀坐在李雪萌屋里,情绪低落、意志消沉。

  李雪萌没有办法。她每天的任务便是让珠帘秀吃饭、喝药、喝好睡好。

  珠帘秀很“听话”,每天都照旧地过。可就是这份淡定,让李雪萌担惊受怕。她知道珠帘秀的绝望,若是她又哭又闹,李雪萌还能安慰一番。但现在,她什么都不抱怨。李雪萌都不知道该不该提失声一事。

  虽然珠帘秀不能唱了,但她仍照约定,帮李雪萌正式引荐了关大夫。

  若是之前,像李雪萌这样“墙边草,两头倒”,依附阿合马这类“奸臣”的女子,关大夫是断然不愿收下的。

  可如今珠帘秀有难。大家都同情她,怕她心情郁闷,便都顺着她。

  珠帘秀一提让关大夫收李雪萌为徒,关大夫便只好勉为其难答应。

  但关汉卿答应是答应,行动起来却非常缓慢,像是有意逃避授课,故意让此事不了了之。

  既然关汉卿不主动,那李雪萌就要加倍主动。而且对于此时的李雪萌来说,写戏已不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帮珠帘秀度过难关。

  她在小医馆日日蹲点,对关汉卿围追堵截。终于在一周后,顺利截住了官大人。

  关汉卿看见面前跑得气喘吁吁的李雪萌,不得不感叹,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姑娘有何贵干?”他明知故问。

  “自是有事。我知道关大夫不仅对编戏研究颇多,对唱戏也多有了解。”李雪萌说着陈述句。

  关汉卿不屑地瞄了李雪萌一眼。说好教写戏,如今又问起唱戏,真是得寸进尺。如此女子,教不得。

  “不懂。”关汉卿撒谎。

  李雪萌早就想到关汉卿会这样回答。若是现在放软,就功亏一篑了。“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只要我依附阿合马,你都难以信我。但这次,我真的不只有私心。

  你我都知道帘秀姐对玉仙楼的重要。若是没了帘秀姐,玉仙楼会怎样?之前找的声替不靠谱,是因为她并非我们知根知底的人。可我不同,我必是全心全意帮帘秀姐的。这点你必要信我。”

  关汉卿知道李雪萌向来能说会道,舌绽莲花,说的话半真半假,不能全信。但他又想不出李雪萌的别有目的。

  李雪萌仰仗阿合马,什么得不到?就算扳倒玉仙楼也不在话下。若是有歹念,断不用大费周章,欺骗他一介草民。

  李雪萌见关汉卿仍不放心,追加说。“之前我看着帘秀姐教学,已学会许多。现下不过没有实练机会。我知道关大夫看得多、知识渊博,但求不吝赐教。”

  “待我问过帘秀。”

  “我们先别告诉她。”

  “你这又是什么打算?”

  “我怕我学不会。纵使帘秀教我许多,可我怕自己没有天资,便是怎么学也学不会。”李雪萌说得很虔诚。

  罢了罢了。即便那些技艺全数让李雪萌学去又怎样,不过博阿合马一乐,都是不打紧的。不如为了帘秀一试。

  关汉卿姑且答应。

  相对于珠帘秀的宽松、娱乐式教学,关汉卿的教学风格大不相同。要拜他为师,就要从基础开始,从头学起。就是有些功底的学者也是如此,更不要说李雪萌这种毫无基础的。

  经过关汉卿悉心教学,李雪萌很快就对唱戏失去兴趣。但为了帘秀姐,“上了贼船”的李雪萌只好硬着头皮学习。

  李雪萌在玉仙楼住了段时间,见珠帘秀的病情还没有好转,便无可奈何地回了阿合马府。

  府中,阿裘还在日夜为阿米娜奔波,鲜有时间搭理李雪萌。

  至于顾霜,李雪萌也是许久未见。

  每每看着只有自己一人的屋子,李雪萌就怒从中来,止不住地替珠帘秀打抱不平。

  顾霜不在屋里还能在哪儿?自然是和欠耍俏在一起。

  欠耍俏个喜新厌旧的杀千刀。看见年轻、漂亮的就忘了糟糠之妻。简直不要脸。更何况帘秀姐还那么漂亮,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李雪萌在某日,被关汉卿批评音调不准后,终于恼了。她将所有愤怒宣泄在欠耍俏身上。冲进欠耍俏屋子,对着欠耍俏一通骂。骂他不知好歹、忘恩负义、是非不分、薄情寡义。

  欠耍俏不知自己为何被骂。待李雪萌冷静后才了解缘由。

  “我和顾霜没联系了。”欠耍俏说。

  “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顾霜这几日没回府,不在你这儿,还能在哪儿?你把人藏起来,跟我玩什么金屋藏娇?”

  桌上放着一只包裹。欠耍俏打开包裹,里面是一堆首饰。看样式,都是珠帘秀喜欢的。

  李雪萌诧异。欠耍俏是准备摒弃“复古”观念,和珠帘秀重归于好了?

  “顾霜真不在你那儿?”李雪萌问。

  “不在。”

  李雪萌上下打量着欠耍俏,奇怪他有没有说谎,把顾霜藏起来。

  欠耍俏没有心虚,不似说谎。

  那顾霜去哪儿了?

  李雪萌把欠耍俏“放”了。独自一人去找了顾远。

  顾远说,最近顾霜没来找过他。

  李雪萌问了许多人,大家最近都没见过顾霜。

  算算日子,好像从顾霜和欠耍俏的“丑事”被众人发现以后,顾霜就消失了。到现在,已一月有余。

  谁也不知顾霜去了哪里,就连阿合马也不知道。

  自从顾霜在珠帘秀和欠耍俏的婚姻里横插一脚,阿合马对顾霜的关心就减了大半。就算顾霜没有回府,也未派人调查。

  李雪萌也开始厌恶起顾霜,但这么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还是让人十分诡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