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274 2019.09.11 19:19

  夜幕降临,来人一身纯黑,身影藏于斗篷之下直于夜色融为一体。轻轻叩开紧闭的大门,内里小厮探头瞧一眼,立马将人迎进了进去。

  径直到了一座院落的门口,里面的人似有所觉,门吱呀一声从内打开。

  白泽看清门口的人,只短暂惊讶了一下,便笑着示意人进来。

  “这么晚怎么来了,可是出了什么要紧事了?”

  凤天宁摇头:“那倒没有,是我有事找你。”

  屋内烛火摇曳两人的剪影倒影在窗上。

  白泽听完她的话,神色颇为凝重的看着她:“你这段日子都是在忙这些事?”

  对面的人点点头。

  白泽却是笑起来:“从前你是绝对不会理会这些事的。”

  “看来你是真的变了很多。”

  凤天宁只能笑道:“这么多年,一直浑浑噩噩的,也该够了。”

  “既然你信得过我,我自然会尽力的。”顿了顿白泽又道:“注意安全。”

  凤天宁吐出一口气:“放心吧,皇姐就差把七星都给我带着了,有她们在不会有事的。“

  “你今晚就走?”

  “嗯!“

  白泽思忖了一下还是问道:“那去看看阿倾吗?“

  “我……”

  “时间来不及了?”白泽见她犹豫,又突然道:“那便罢了,就让他以为你去龙觉寺了也好,省的他到时候担心你。”

  凤天宁看白泽一眼,这人惯会一本正经挖苦人:“行了,你少来。我去看看他。”

  白泽笑笑送她出去。

  白倾门前守着的小侍已经昏昏沉沉打起了瞌睡,凤天宁看一眼没有叫醒。反倒是身后一直跟着的人影上前,伸出两根手指就在小侍颈间轻轻一点。

  两人推门进去,人影默默合上门乖巧的站在门边低头候着。

  而凤天宁已经径直走到了白泽的床边坐下,伸手抚上他沉睡的面容,凤天宁就这么静静看着,握住他露在被子外的手,放置嘴边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睡梦里白倾似乎察觉到了一丝骚扰,皱起眉头,不自在的想抽回自己的手,奈何却一动不能动。终于耐不住睁开眼,却发现竟然不是梦,竟然真的有个人,在面前扰自己清梦。

  白倾还有点迷糊,愣愣发懵看着眼前的人。

  难得见他如此可爱的样子,凤天宁忍不住笑起来:“醒了吗,我的阿倾。“

  白倾终于清醒过来,睁大了眼睛盯着她看。然后就要起身坐起来,凤天宁赶忙拿过一旁的外衣给他披上。

  “你怎么来了?”明明白日里才见过的。

  又突然看见她一身不同于平日的打扮,心里好像隐隐明白肯定出什么事了,剩余的话就没再说出口,只是不由得回握住了凤天宁的手。

  凤天宁看着他脸色的变化,她知道她的倾儿一向聪明,大概是有了什么猜测了。

  将人一把扯进怀里:“倾儿,我要离京一段时日,照顾好自己,知不知道?”

  “什么时候回来?”

  白倾的声音微颤透露着浓浓的不安。

  “我会尽快的。”

  于是白倾没再问,只是静静的靠在她怀里,他不说话,凤天宁也没再开口,只是一下一下轻抚着他的头发,安抚他的不安。

  半晌,白倾的声音才又传来,只是依旧闷闷的。

  “要注意安全,不要生病,也不要受伤……早点回来。”

  换来凤天宁的轻笑:“遵命,一定好好回来见你。”

  白倾将头靠在她肩上,突然凑近她的耳边。

  “我很开心,你能来告诉我。”

  白倾突然的一句让凤天宁怔了一下,随后将人搂得更紧。

  她其实……真的也想过不要告诉他,因为怕他担心。

  但是犹豫了许久,还是觉得那样的不辞而别的话白倾一定会生气吧,换成自己大概也是受不了的。

  白倾虽然不会不理自己,但那样她们之间的距离似乎也只会越来越远,她不想这样,比起怕他担心,凤天宁更怕他与自己疏远。

  于是凤天宁笑着:“嗯,别担心我,照顾好自己……”

  凤天宁话没说完,白倾从她怀里退出来坐直了身子,认真看着她,伸出手替她捋了捋鬓边微乱的发丝。

  如玉的面容上已经没有了初始的不安,他微微含笑,呵气如兰。

  “我等你回来!”

  然后抬头迅速在凤天宁唇上吻过,才又埋进她怀里。

  凤天宁还来不及感受这个蜻蜓点水的吻,人已经撤开躲了起来。

  自己送上门来的,凤天宁哪里会轻易放过他。将人扯出来,伸手捏住他尖削的下巴,结实的吻了上去。

  白倾虽然一惊,却没有挣扎,甚至松开了牙关任面前的人横冲直撞闯了进来,得到他的默许,凤天宁更加放肆。

  等将人放开的时候,看着白倾嫣红的脸,微肿的唇变成好看的桃红色,泛着水光似在邀请人采撷。

  凤天宁觉得浑身燥热,保存着最后一点理智控制住自己,深吸一口气将人的脑袋按在肩头。

  “宝贝,看来本王要早点把你娶回王府了。”

  能得到白倾如此主动的亲近,凤天宁无比庆幸自己今晚还好来了。

  两人你侬我侬,情意深深,而门边还有一个一直隐形的人,到底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

  凤天宁这才想起来他的存在。

  白倾却是吓一跳,他没想到还有别人,那刚才不是……

  凤天宁怕他不快,连忙安慰道:“别担心,他什么也没看到。”

  然后对着门口的人招招手:“还不过来行礼。”

  来人一路小跑到了床榻前,恭恭敬敬行礼,声音清脆开朗:“参见白公子。”

  白倾看着他,一副侍子打扮,约莫十二三岁的样子,笑起来脸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甚是可爱。

  “这孩子,人很机灵,算有些本事。你那个小侍虽然忠心但性子太弱,你以后出门带着他一起,我也放心。”

  白倾点点头,没什么意见,她带来的人他肯定是放心的。

  “他机灵归机灵,但是有些皮,不听话就好好管教,别惯着。”

  小侍赶忙道:“公子请放心,小的一定好好侍奉公子。”

  “起来吧,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叫宝月。”

  “公子已经见过了,你先下去吧。”

  “是,小的告退。”

  等他出去,凤天宁看着白倾却没有说出话。

  反倒是白倾笑着对她道:“时间不早了,你也走吧。”

  凤天宁被他看得窝心,但确实不能再耽搁了,点点头,将人塞进被窝里:“好好睡。”

  看着他闭上眼,凤天宁起身出了房门,一步没再回头。

  房门合上的声音响起,白倾闭上的眼睛睁开,泪如泉涌。

  月光如水洒下一片光晕,将四周的建筑隐匿在一片朦胧里。

  “参见王爷!”

  “起来吧!”

  “回王爷,安王府的马车已经往龙觉寺去了,天亮之前就会到达。”

  “嗯,那我们也该出发了。”

  “是!”

举报

作者感言

囿鱼昼夜

囿鱼昼夜

就脑子飞到了宇宙,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2019-09-11 19: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