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649 2019.12.24 22:59

  白倾的话让凤天宁沉默,她将人伤到这般地步,难道如今还有脸告诉他说,自己其实在意他吗?

  而现下大仇未报,前路凶险,谁先死还不一定呢,何必再招惹人家彼此都不得安生,如今这样,也好。

  可直到那一天,她在寂静的廊外隐约听见一阵隐忍的咳嗽,心头一颤,终究没有控制住脚步往那边走过去。

  越近只听见咳嗽声越急促,抑制不住担心推门进去,就见人半坐在床上手指攒在胸口咳到直不起身子。甚至能看见他指缝间露出的白手绢上的鲜红,凤天宁只觉得心下揪紧,几步上前将人扶住。

  “你怎么样,药呢?”她记得白泽走的时候万般不情愿他留下,只是最后还是拗不过。她留下好些药,慎之又慎的嘱咐他务必按时服用。

  白倾被她突然的出现有些吓到,想说什么却因为剧烈的咳嗽出不了声,只能拿一只手去推面前的人,想让她离开。

  只是他根本没有力气将人推动半分,凤天宁也无暇顾及他此时的别扭,一手将人圈住在他背后轻抚顺气,一手在他床头左右摩挲,继续道:“你不能激动,别别扭了,你吃了药我就走。”

  白倾大口喘着气,好不容易才强忍住了咳嗽,看着凤天宁递到面前的药,几乎是用尽所有力气说了两个字:“出去!”

  唉,倒是已经习惯他的倔脾气了。于是凤天宁眼神一转,与他视线相对,这人被咳嗽呛红的双眼里恼意厌恶清晰分明,凤天宁却不知怎么就是生生瞧出了一丝极力隐藏的脆弱。

  厌恶就厌恶吧,反正不缺这一点了。

  凤天宁转手在人惊吓的目光里,钳住了他的下颌,强制将药送进了他嘴里然后以手掌捂住不让他吐出来,又带了一点点诱哄:“别闹了,吃完药再说。”

  白倾就真的没再挣扎,凤天宁松一口气,她想该去寻些茶水,只是才一松手,这人的身子就跟着往一旁栽去。

  “白倾!”

  凤天宁不由得大喊一声,伸手又才将人捞回了怀里。

  “白倾……白倾……”

  凤天宁试探的喊着,那人却是一丝一毫的反应都没有。

  他面容惨白,双眼紧闭,凤天宁竟觉得有些不忍心再看。他半个身子都已经要掉下床去,凤天宁干脆把人抱起来调整好了姿势把人重新放回床上躺好。

  平日他总穿着宽松的衣衫还不觉得,现下抱在手里才更心惊,这人轻的几乎没什么分量了,稍稍用力就能完全抱起来。

  凤天宁手下的动作轻了又轻,仿佛这人纤弱得一捏就能碎掉。

  替人盖好被子,凤天宁往周围扫视了几圈,还是决定先去弄些热水的好,这人身子凉的像冰块一样。

  随后又干脆将厨房的小火炉搬到了房里,上面煨着白倾常喝的药。屋子里也跟着变得暖和了些,她想着等白倾醒了,用药也方便。

  做完这些,凤天宁才又坐回床边。看着床上的人,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周围的一切便好似也跟着他一同寂静下来,只有桌上的药罐偶尔“咕嘟”一声,冒着热气,将四周氤氲开来。

  凤天宁不敢离开,默默守在旁边。眼神凝视着不肯醒来的人,心里突然有一点害怕,如果他不会再醒来了呢?

  如果连他都不再陪着自己了,那这世上就真的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与他相处的这些日子,这人虽然总是冷着一张脸,总是拒自己千里之外,甚至一个字都不肯与她说,可是她总知道他在。

  他夜里出来替自己盖衣服的时候脚步总是特别轻,有时候也会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看许久。

  凤天宁总在想,既然厌恶何必多此一举呢?既然厌恶,又为什么跟着自己待在这里呢?若是留在在凤京,有白府照顾他的身子应该会好很多,何必吃这些苦头。

  她还记得白泽离开时的眼神,那样的不解和心疼。

  白泽说,她写的那张和离书,白倾连看都没有看,现在大概已经随着王府那场大火一起灰飞烟灭了。

  看着他的脸,凤天宁想伸手去触碰,却还是停在了空中片刻然后收了回来。

  凤天宁苦笑,这人做的所有,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谁都可以不知道,她不行,可是她不敢承认,也不配。

  如果……如果能重来……

  压低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如果我那时候遇见的是你,我们之间是不是会不一样……”

  手上突然被一阵冰凉碰触,让凤天宁一怔,也忽的从那一场陷入的久远的思绪里回过神来。

  她看着面前已经微微张开了双眼的人,眼神里有迷茫惊讶,却唯独没有厌恶。

  反手将他的手握进掌心,附身额头贴上了他的额头,感受着他偏高的体温,心里却突然无比安定,这是她的倾儿啊。

  “你醒了……”

  直到凤天宁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白倾才确定好像真的不是自己烧糊涂了,真的是她来了。

  “你……怎么来了?”白倾愣愣的开口,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凤天宁将他的手重新塞进温热的被子里,然后温柔的替他抹去额头上的薄汗:“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

  “病了怎么不跟我说?”

  “你……”

  “怕我忙是吧?”白倾才开口凤天宁就替他把话说了。

  “怎么这么傻呢,我的倾儿都不想我的吗?”

  白倾张了张口却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凤天宁又摸了摸他的额头,轻声道:“难不难受,有没有觉得那里不舒服,我再叫陆乘过来给你看看吧。”

  白倾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轻轻摇头。

  凤天宁笑了一下又哄道:“那吃药好不好,我去让宝月端进来。”

  凤天宁才动了一下准备喊来人,就感觉衣袖被立马扯住了。

  凤天宁不得不又转过来,看着躺着的人还想起来,吓得连忙将人抱住了。

  “怎么了,要什么跟我说,别乱动,再受了凉怎么办。”

  或许是她的声音太温柔,白倾眼睛都开始红了。

  凤天宁一边抱着人一边拉过被子将人盖严实,看着他突然红了眼睛有些担心:“怎么了,哪里难受,嗯?跟我说。”

  白倾将头靠在她肩上,手里还扯着她的衣袖没放,声音弱弱的:“头疼……”

  凤天宁一听一手就已经抚上了他的后颈,轻轻揉捏着直至额角,来来回回。

  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又听见白倾说:“你别走。”

  趁着生病撒娇,凤天宁又是心疼又是心软,缠在一起不知道该拿怀里这个人怎么好了。

  只能笑着答应:“嗯,不走,我就在这儿陪着你。”

  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来,然后是宝月的声音:“王爷,药熬好了,公子可是……醒了?”

  白倾不松手,凤天宁也不敢动,生怕再惹他伤心。

  “拿进来。”

  宝月低着头推门进来,快步将药递到了凤天宁手上。

  “奴才告退。”

  一眼没敢多看。

  凤天宁试了试温度倒是刚好,又哄着怀里的人:“乖,先把药喝了。”

  白倾慢慢抬起头,就着凤天宁的手一口一口喝着,没喊一声苦,只是每喝一口眉头就多皱一分,凤天宁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是手上又不敢喂得太快怕人呛着,眼见喝了一半下去,还是撤了手。

  白倾疑惑的看她,凤天宁笑笑摸摸他的头:“没事,咱们不喝那么多。”她知道不该,可是就是舍不得了。

  看着他恹恹的就知道他这会儿没什么精神的,不过是醒了看见她才强撑着。

  于是将人又放回了床上,手在被子里与他十指相扣,凤天宁笑着道:“睡吧,我陪你。”

  白倾确实撑不住了,点点头闭上眼。

  就在凤天宁以为白倾睡着了的时候,却突然听见床上闭着眼的人轻轻说了一句:“想的。”

  凤天宁听见了,于是捏了捏他的掌心,满是笑意望着他。

  “嗯,我也想你。”

  

举报

作者感言

囿鱼昼夜

囿鱼昼夜

平安夜快乐呀!~~~~~~

2019-12-24 22: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