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256 2019.09.15 22:49

  谢殊出了殿外抬眼就看见侧边元海身边立着的正是顾云微与风天岚。

  连忙上前一步行礼:“微臣参见君后,参见二殿下。”

  顾云微柔声道:“左相大人快请起,天色这么晚了,大人辛苦了。”

  “微臣愧不敢当,陛下才辛苦。想必君后与殿下是来看望陛下的。微臣便不打扰了,微臣先告退了。”

  顾云微点点头:“大人路上小心。”

  谢殊微微低头,眼神似无意间快速扫了一眼凤天岚然后直往门口行去。

  她转过身去,凤天岚的视线就忍不住跟过去,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转角处。

  沿着朱红的宫墙慢慢走着,小丫头点了一盏琉璃灯在前方引路,灯火在黑夜里随着走动的步子左右摇曳,明灭闪烁,让谢殊微微有些失神。

  “左相大人……左相大人请留步。”思绪翻转间,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谢殊一顿,寻着声音回头便看见是一个年轻的侍子,正着急的朝她这边赶上来。

  侍子走近,谢殊一怔,她倒是认得,是凤天岚身边伺候的小侍。

  来不及再细想,侍子已经到了跟前。

  侍子屈膝行礼笑道:“小的参见左相大人。”

  “小的是二殿下宫里的听画。”

  “可算追上大人了,还怕您已经出宫去了。”

  “我知道,只是不知侍子有何事?”谢殊看着他微微气喘的样子客气道。

  知道她会问,侍子没有答话只是笑得灿烂,然后将手里一路护着的白玉瓷盅递到谢殊面前。谢殊下意识伸手接过,这……然后满眼疑惑更甚,幽幽看向侍子。

  侍子这才道:“左相大人甚是辛苦,但也要多注意身体。这参汤是我们殿下熬了许久的,殿下叫小的给大人送些来。殿下还说大人若是不弃,便用一些再安歇吧。”

  谢殊双手捧着小小的瓷盅,心里顿时满满当当,霎时觉得如果能日日喝到他亲手熬的参汤,那就算皇帝派给她再多难缠的麻烦事,好像也是可以接受的。

  参汤还温温热热,透过白瓷一点一点在缠绕指尖,叫人不自觉勾起嘴角。

  侍子见她不说话,像是略思忖了一下,有些犹豫的开口道:“殿下,殿下还说……”

  “他还说了什么?”谢殊含笑看他。

  侍子抬头:“殿下还说,左相大人若是嫌弃,直接丢掉就好,不用再还给他。”

  “呵呵……”谢殊终究是没忍住笑了出声来,惹得身边的人俱是一惊。

  啧,心里暗道这人怎么这么爱记仇呢,真是意料之外的可爱啊。

  谢殊以手抵唇轻咳了一声,收起笑意正经道:“劳烦侍子替我谢过殿下,殿下的心意谢殊受宠若惊,感激不尽。”必珍之爱之。

  侍子一愣,这话听着怎么怪怪的呢?算了,殿下今日也很奇怪,竟然主动给左相大人送参汤,这么多年,还没见过陛下和王爷以外的人尝到过殿下的手艺呢。难不成……不行不行,听画打住自己的臆想,听雨说过,不可以非议主子。

  于是打起精神点点头:“天黑路滑,大人一路小心,小的先告退了。

  另一头,顾云微看着谢殊前脚走凤天岚的侍子后脚便追了出去。眼神颇惊看向凤天岚。

  凤天岚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怎么了,就跟你说了我不来了,皇姐一个人哪用得完这么多,我先回宫了你自己进去吧。”

  凤天岚是在半路遇到顾云微的,双方看见对方后,又看见了对方身后的食盒都忍不住会心一笑。

  凤天骄不喜欢别人进凤央宫,从前凤天骄处理政事晚了的时候,都只有凤天岚敢来给她送些参汤补品或者宵夜什么的。而如今帝后越发亲密了,他虽然惊讶但是却是真心高兴的,他是看得出来皇姐对这位君后的在意的,如今想来君后应当也如是,怕是以后都不用他去操心这位陛下了。

  顾云微笑着:“是,是我的不是硬要再拉你过来。不过这不是送去了给左相大人么,也没有枉费你辛苦熬那许久。”他说得一本正经,凤天岚却经不住脸红心跳,他其实没想那么多,早知道不让听画去送了。

  “依我看皇姐有你就够了,你叫她早些休息,我先回宫了。”说完凤天岚转身就急急的离开。

  只留顾云微在身后叫了他几声,他只当没听到。

  顾云微摇头,想着他脸皮这么薄不该笑他的,只是没料到这位左相大人倒是好本事,竟然能入了二殿下的眼。

  自从跟凤天骄和好,他才慢慢真正关心在意她的两位至亲,越接触才越觉得这个二殿下当真是玉人一个,他长相貌美又身份尊贵才华横溢,同为男子他也不得不赞叹,只是他虽看着性子温和却是个犟得很的主。

  这么多年明里暗里想求娶凤天岚的人数不胜数,不过是都被陛下压下去了,其中不乏佼佼之辈,但他若是不喜欢,陛下是不会勉强他的。

  众人都想看看这金尊玉贵的二殿下将来到底是什么人能抱得佳人归,看来也许不会远了。

  顾云微又叹自己想得太多,缘分到了总是躲不了的,就像他与陛下,兜兜转转还是会回到彼此身边,想着不免露出了甜蜜的笑。

  元海轻轻打开门,顾云微隐约看到桌案后忙碌的身影,接过下人手里的食盒,自己走了进去。

  第二日晴岚殿里,凤天岚看着面前出现的眼熟的瓷盅,这是……昨日给谢殊装参汤的。

  伸手揭开盅盖,一股甜香遍扑面而来,定眼一看,里面竟是盛满了糖果,不知是用什么方法做的,一颗颗糖果晶莹剔透,纤纤玉指在里面来回拨动,糖果撞击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

  忍不住捻起一颗放进嘴里,香味蔓延,像是花香又一时分辨不大出来。甜味一丝一丝从舌尖蔓延开来,恨不能浸透到四肢百骸。

  慢慢咀嚼,甜而不腻,凤天岚笑着轻哼一声:“拿谁当小孩儿哄呢……”亏她想得出来,却又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又瞥一眼桌案上安安静静躺着的扇面,兰花轻绽,芳菲暂歇。

  这时听雨捧着一个方形的盒子走了进来。

  “殿下,您要的扇骨,楼小姐已经送来了。”

  凤天岚眼神一亮:“拿过来我看看。”

  听雨跟着过去笑道:“送来的人说,楼小姐说了,您要是有任何不满意只管打回去,她定做到您满意为止。”

  凤天岚打开盒子,乳白色的扇骨静静躺着闪着柔和的光芒,两边稍微镂空雕刻了精细的花纹显得精巧清雅又不失贵气。

  凤天岚摩挲着手里的扇骨,起身放到扇面上比划。

  看得出来甚是满意,目光投向窗外,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微风过境,处处温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