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283 2019.10.04 20:42

  黄锦帆听到她的话抬头怯怯的喊了一声:“王爷……”

  凤天宁却没有看她只是淡淡道:“在这里跪满两个时辰吧。”

  “王爷开恩啊……”两个时辰,两个时辰繁花宴早已开始,他那时候再赶过去的话还有什么用,怎么可以这样?

  “王爷,可否容我参加完繁花宴再来罚跪,别说两个时辰,多久都行,王爷求您了。”黄锦帆带着最后一丝希望祈求到,却在凤天宁没有犹豫的摇头里,眼神一点一点绝望下去。

  凤天宁看他一眼缓缓道:“本王听说你小爹的儿子近日嫁给了南郡王为侧夫,虽然是侧夫但却很是受宠,而且你小爹又有喜了是吗?但你父亲这么多年却只有你一个儿子,想必你们父子如今在侯府的生活并不算太如意。”

  这本来也不是秘密,但如今被凤天宁赤裸裸的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黄锦帆还是觉得难堪之极。低着头道:“王爷既然都知道……”

  “知道又如何呢,知道本王就该可怜你然后放过你吗?你自己的处境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可今日你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还没有认清你自己的位置。”

  “你仗着自己是侯府嫡子所以骄横无理,出口伤人。这么多年常淳侯为你操过的心不计其数,但你一点长进都没有,旁人躲还来不及的事,你倒是赶着往上凑。不管今日是你自己的主意还是受人撺掇,终究都是你自己愚蠢,所谓引火烧身多半都是自作自受。”

  “这凤京城里的豪门望族哪家没有些不得已的事,本王从未想为难你,是你非要自找。你明知道白倾是我的人还偏要来找他的不自在,你眼里可有本王?”

  “今日你辱他便是辱我。他愿意忍但不王不愿意,这世上没有人能给他委屈受,连本王都不能!”

  凤天宁越说语气也变得越加严厉,白倾心里震惊于她对自己如此的维护但又担心她真的生气,连忙握住她的手,然后就被凤天宁反握住。

  “是我错了,求王爷看在母亲的份上,饶过我这一回……”边说着黄锦帆的头磕在地上,慌张得语无伦次只知道他不能不去参加繁花宴,如果他这次不能嫁得一个好妻主,那他与父亲以后在侯府真的半点说话的余地都没有了,万一母亲把他随便许了人,万一……他实在不敢再想。

  “别磕了,不过两个时辰,现在还早,到时候繁花宴顶多才过一半,你还有机会。但若是你现在自己把自己磕伤了,破了相,那可就真的无望了。”

  黄锦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凤天宁也没有心思再看,只是看了一眼他旁边一直低眉顺眼一声不吭的余年恩。

  “你是哪家的?”

  余年恩反应过来她是在跟着说话连忙回道:“家母是通政司通政使余擎。”

  “是她……”凤天宁似乎想了一下然后喃喃道。

  “今日的事是我们不对,还请王爷请白公子恕罪,念恩甘愿受罚,并无异议。”余年恩语气诚恳,跪的端端正正。

  凤天宁摆摆手:“算了,有一个跪就够了,除非你想陪他,那本王没有意见。”

  余年恩像是没想到一般,终于松了一口气眼睛都快红了,最后还是恭恭敬敬道:“多谢王爷!”

  凤天宁再看向白倾的时候,脸上已经带上了淡淡的笑轻声道:“走吧。”

  白倾点点头任她牵着往前走,走到回廊尽头,两个人影等候在那里已经许久,只是一直不敢上前打扰。

  一位是白倾的父亲,白相正君,另一位则是黄锦帆的父亲,常淳侯正君。

  看见她出来两人一起行礼:“参见王爷。”而常淳侯正君已经直接跪在了地上。

  “免礼,请起吧。”

  “谢王爷!”白正君起身看了一眼自家儿子才又笑着道:“倾儿他自小脾气执拗,所以不爱人多的地方,没想到还是惹出了这些事,累王爷费心了。”

  白倾被自家父亲看了一眼脸上就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悄悄挣脱了凤天宁的手然后靠近到了自己父亲身边:“爹爹。”

  凤天宁知道他不好意思也没有阻止他挣开自己的手,只是对着白正君道:“正君客气了,倾儿他很好,况且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没什么费不费心的。”

  白正君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然后感叹着道“王爷对倾儿这样好,是倾儿的福分。”

  凤天宁笑了笑没再说,又望向了跪在地上的常淳侯正君:“起来吧。”

  “求王爷恕罪,臣知道帆儿他犯了大错冒犯了王爷,但……但他真的不能失去这次机会。王爷,臣求您,臣愿意替他跪这两个时辰。”

  凤天宁叹了口气伸手将人扶了起来:“起来吧。”

  “王爷……”

  “你去扶他起来然后带他冷静一下吧。”

  “王爷……”常淳侯正君仿佛不敢相信一样看着她,不确定她说的是不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她明明那么生气现下怎么这么轻易就松口了。

  凤天宁又继续道:“本王是看在侯爷还有老侯爷的面上。”

  “多谢王爷,多谢王爷,臣回去一定严加管教。”

  等常淳侯正君走了,凤天宁才又道:“这里人多,正君可还习惯。”

  白正君道:“多谢王爷关怀,一切都好,君后安排得很是妥帖。”然后看了一眼白倾:“只是我们家倾儿,他一向是不习惯人多的地方的。”

  “正君如果放心,便把他交给我吧,来的时候二哥还说让我带倾儿去他那里坐坐的。”

  “自然是放心的,如此……那就有劳王爷跟二殿下了。”

  就这样凤天宁带着白倾出了毓芳宫。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只是打算吓吓他的?”白倾看着走在前面的人道。

  凤天宁笑着:“怎么,我放过他你不高兴了?”

  “当然不是,他也得到教训了。”

  “逗你的,傻瓜。”凤天宁牵着人一步一步都走得极慢,缓缓在林荫花丛间穿行。

  “说起来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来接你的,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没,是我自己脾气不好,总跟他们处不来。”

  他这么说凤天宁像是想到什么突然笑起来:“嗯,说的是,我们倾儿除了生的好看还有就是脾气不好。”

  “你……”白倾没想到她竟然拿这句话笑话他,脸红了一片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凤天宁赶紧将人抓牢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不笑了。”

  白倾不说话瞪着眼睛看她。

  “不过我们倾儿是真的很好看,待到晚上宴上不知道多少女子要被你迷倒争着娶你呢。”

  “怎么会?”白倾突然心里一紧:“我……我不会嫁给别人的。”

  “那我呢,倾儿嫁给我可好?”

  凤天宁温柔的声音伴着微凉的秋风就这样吹乱了少年的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