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297 2019.10.18 22:54

  不知是不是谢殊语气里太过的无奈和隐忍,凤天岚听完后竟真的没有再挣扎。

  谢殊揪紧的心跟着放松了一点,她这时才望向听雨:“你在这里候着,我自会送他过来。”

  听雨看了一眼凤天岚,眼中任是担心不止,可殿下没有拒绝他也只能点头,说了一句:“请左相大人务必照顾好殿下。”

  谢殊微微颔首答应,就着半抱着凤天岚的姿势带着人离开了。

  穿过大道,避开熙攘的人群,谢殊终于在一处僻静的城墙下停住,她也想找个更合适的地方,可时间地点似乎都不太容许。

  停住的谢殊一个转身双臂撑在城墙边,将凤天岚困在怀里方寸的地方。

  凤天岚一路都任她带着,低着头不看不言,如今停下来也没有额外的反应,谢殊只能更加逼近唤了一句:“殿下……”

  在谢殊以为她们还会继续僵持的时候,凤天岚淡淡的开口:“左相大人要说什么就说吧。”

  语气冷冽得让谢殊一怔,印象里他从来都是温温和和的,明明金尊玉贵的一个人儿却甚少有什么架子,即便是待不相熟的人也都是谦润有礼。难得见他有这样明显不快的语气,谢殊知道他终究还是在生气。

  “你为什么生气?”

  谢殊还清晰记得上一次这样问他的时候,还是他送她扇子的时候。只不过上一次的情形与这一次好像相差甚远,没想要他回答,谢殊只是看着他沉默的侧脸静静道:“因为我还你扇子还是因为刚才的事情?”

  “有区别吗?”

  “有!”

  “如果是因为我还你扇子,我道歉,是我太心急,是我太想确定你的心意,所以忘了顾忌你的感受,是我不对。把你一个人留在那里先离开,是我不对。这么久没有来找你,是我不对……”

  “确定我的心意……你凭什么?你自己的心意呢,你确定过吗?”凤天岚带着一点薄怒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道歉。

  “你的心呢?”凤天岚伸手揪住了谢殊胸口处的衣襟,如玉的指尖细嫩纤长,却因为用力有一点点颤抖。

  “说什么心悦我,你的心悦就是将我送你的东西还回来,就是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转身就走?谢殊,你说,你何曾有一点心悦我?”

  “不过是因为当年的一幅画,可我早不是当年的凤天岚了啊。”

  “如今我送你的东西,不过是你挥之即去的玩物。”

  “可我凤天岚不是你召之即来的人,谢殊,够了,到此为止吧。”

  凤天岚带着叹息的声音听在谢殊耳里全都是像是穿心的箭,一根一根扎入心底,迅猛生痛。

  他每说一句她都愧疚万分后悔莫及可是全都不敌他说到此为止时候的钝痛,那是比划在身上的口子要痛彻百倍千倍的难捱。

  凤天岚抓紧她衣襟的手随着他最后一句叹息也渐渐的脱力松开,谢殊看着在眼前滑落的手,心也跟着一沉,来不及思考已经连忙伸出手将他快要垂下的手接住,握紧,然后重新放到心口,死死按着不让他拿开。

  “你这又何必呢?”凤天岚看着眼前的人抓过自己的手,眼神跟随,慢慢抬头终于看向谢殊。

  而此时的谢殊,面沉如水看不出来什么表情,只有眼睛一片猩红,喉咙涩得发紧,一个一个字眼像是从胸腔里挤出来:“对不起……”

  凤天岚不由摇头:“没什么对不起的,谢殊别这样,走吧,该回去了……”凤天岚像是释怀了一般,已经没有了初时的满身冷意又变回了那个温润如玉的凤天岚,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敢再待下去了。

  谢殊那样的眼神竟然看得他有些心疼,他怕再看下去,他怕听到谢殊说什么让他心软的话,他怕被人发现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心防其实不堪一击。他知道对自己谢殊终归会心软,因为谢殊对他来说是特别的,不同于皇姐不同与凤天宁。

  可是谢殊对他呢,他不确定,当初她莫名的靠近本就来的没有缘由,现在想来即便她是有一点心动,可那到底也不是因为现在的自己。每次只要这样一想,所有的心思便都会自动收敛回去,心里有个声音不断在提醒自己,趁还可以回头,到此为止吧。

  凤天岚的身形才要动就被谢殊一把揽进了怀里,她祈求着道:“别走!”

  凤天岚便真的无法再迈动一步,谢殊单手环抱着他纤细的腰身,低头缓缓开口:“我何止是一点心悦你……”按在胸口的手也越发用力:“这颗心里,只有你啊,我的殿下。”

  谢殊一字一句说着她这辈子从没打算说出口的话:“我性情孤僻,不善与人来往。连朋友都没有更从没想过喜欢谁。当初在沈清翊那里见到你的时候,只觉得原来轰动万珍楼的年轻画手,竟然这么年轻,且还是一名男子。”

  “后来宫宴上再看见你,我着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你竟是当朝殿下,不是没怀疑过,可二殿下善画早就人尽皆知,何况那样的容貌气质,这世上哪有这样的第二人,那不是区区一身女装就可以掩盖的住。”

  “你身份尊贵,我岂敢随意靠近。能做的只有去接近你的画,浴兰节那一日我也并非刻意跟踪你,只是听说你随安王出来过节,我想着远远见你一面也是好的。”

  “我没料到你对那把扇子会有那么大的反应,更不曾想过会让你今日误会至此。”

  “我喜欢的一直都只有你啊,不是因为什么画更不是什么从前,只是你,一直都是你。”

  “所以别说什么到此为止的话,我受不起也不接受。”

  “我好不容易才靠近你,好不容易才让你心里有我,你怎么忍心……”

  “我不会放开你的,我知道你生气,我说了你打我骂我都好,只要你肯消气,你让我怎么都行。”

  谢殊的手开始慢慢拍着怀里人的背,她能感受到他的震惊和颤抖:“别哭,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告诉你,是我活该。”

  凤天岚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所以都是他想多了吗,她是真的喜欢自己的。

  “你……你要是骗我……”

  谢殊赶忙接过话:“我要是骗你就……”

  “算了,不用说了!”

  凤天岚急急的阻止让谢殊整个眉头都卸了下来,这才敢看向怀里的人:“我哪里舍得骗你。”

  凤天岚被她看了一会儿,不自在道:“你也说完了,我要回去了。”

  “回去可以,我送你,但是你还生气吗?”

  凤天岚叹一口气,突然从怀里拿出那把谢殊还回来的扇子在手里翻转轻轻道:“我今日是不是打扰到了你跟那位离国的殿下?”

  谢殊一愣没想到他还记着这茬,紧张道:“当然没有。”

  凤天岚不说话眼波微横看着她。

  谢殊突然就笑了贴近面前如玉的人:“我的殿下,只有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