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256 2019.09.12 22:19

  西州城里最大的客栈名唤悅方,上等天字包厢里,凤天宁对着桌上一堆大大小小的密函焦头烂额。

  “星河,那个替潘友文守着密室的人,你可有把握进去不让她发现?”

  星河眉头一皱有些为难答道:“回王爷,打一架属下倒是不怕,但是要不让她发现,属下不太有把握。”

  她承认得坦率,倒是叫星辰与星移颇感惊讶。

  “没想到西洲之地竟然还隐藏了如此的高手,能让小河你犯难。”说话的是星移,她停下手里擦拭着剑的动作,冷峭的剑身明亮如镜,印出她一双带着戏谑的眼。

  “大姐,你看她……”星河不免更加郁闷了。

  星辰却是斥道:“放肆,王爷面前,你们两个不得胡闹!”

  “请王爷恕罪。”

  凤天宁看一眼星辰无所谓道:“无妨,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好,你也不用这么拘谨,现在是在宫外,不用那么讲究那些。”

  “是,属下知道了。”

  “嗯,你们去查查这个人。”

  一旁的星河听完,脸色一闪,慢慢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条:“回禀王爷,星河不敢欺瞒,属下擅自做主,已经查过了。”

  凤天宁看她一眼接过来,心道看来上次被她发现的事,一直都让星河很在意啊。

  凤天宁看过之后又交给星辰:“按这上面所说,那余氏不过是个普通的庄稼婆子,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功夫高深的女儿?”

  “的确,而且那潘友文那种人也不是烂好人的性子,想必是看中了她什么,比如她那一身功夫,所以才会替那余家还了债务救下了余氏的儿子。”

  凤天宁冷哼出声:“倒是个知恩图报的。”

  “星河帮了大忙了,知己知彼,倒是省了我们很多时间,今晚就动手吧。”

  “属下等听凭王爷吩咐!”

  “星移。”

  “属下在!”

  “你既然好奇,那今晚的行动,就由你去。你去将她引出来,本王与星辰在后面接应你。”

  “是,属下遵命!”

  “星辰,剩下的还是要看你了。”

  “是,属下明白,定不会负王爷所托。”

  “嗯,都去吧。”

  夜色渐深,凤天宁与星辰立在一片密林深处,四周安静之极,树枝掩映,层叠交错,只有风声拂过发出些细微的声响。

  突然一阵簌簌的声音传来,两人回头就见星移的身影已经往这边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那人渐近,在看见面前的三人时,不由得停了下来,脸色大骇,知道自己是中计了。

  “看来还不傻,你要是真聪明就该知道你走不了的,不如好好跟我合作。”凤天宁目光狭长深邃,开口透露出一股不可反抗的气势。

  只是面前那人却并不打算束手就擒,手里的剑微微翻转,开口声音暗哑:“年轻人好大的口气,不试试怎么知道?”

  凤天宁却是一笑,眼里寒光迸裂,伸手:“剑给我。”

  星辰星移俱是一惊,都没想到她竟打算要亲自出手:“主子,不如还是让属下来吧。”

  凤天宁却心意已决。

  “拿来!”

  星辰不敢再说,将自己的剑递了上去。

  两人皆是小心看着,只等万一有个什么不对就立马上去阻止。

  凤天宁身上气势陡变,闪身提剑率先攻了上去,剑招凌厉,快如闪电。电光火石里一来一去丝毫不落下风,星辰看着她的招式,也不由感叹,不过这剑法似乎有点眼熟,像是也见陛下用过。

  凤天宁出招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招招危险,直逼要害,而且出剑越来越快,直到对面的人终于有些招架不过来。

  眼看就要将人制住,可是凤天宁却突然缓和了攻势,然后抽身收剑,退到一旁停了下来。

  “主子。”星辰上前。

  凤天宁不在意的笑道,又有点感叹:“这剑法好些时候没用了,没想到竟还没忘。”

  星辰也知道这位王爷,怕是自从战场回来再没有摸过剑,只是有些没想到她功夫竟如此精湛,这剑法她见陛下用过,那是一套极好看的剑法,若游龙似惊鸿。只不过凤天宁今天使出来却丝毫不见美态只有凶狠,剑剑催人性命。

  凤天宁手一背“累了,交给你们了。”

  星移早不想在旁边看了,闪身过去,不过百招,人已经被她制住。

  星移开口似有点遗憾:“你功夫不错又经验老道,要是你能活着,等你伤好了我们可以再打一场。”

  那人撇过头没有做声。

  凤天宁走过去看了她一眼:“怎么,这样了还是不肯跟我合作?”

  那人依旧沉默。

  凤天宁似乎失去了耐心,抬手挽起剑花,剑光闪烁,地上的人闭上眼准备受死却不想并未感受到半分疼痛,只有一丝凉意。

  她肩上的衣服被面前的年轻人挑开,露出了里面的刺青。

  然后一直沉默的人突然剧烈挣扎起来,像是被人发现了不可告人的秘密,奈何却受制于人丝毫动弹不得,她绝望的闭上眼,眼里的痛苦惊心。

  凤天宁眯眼看着她肩膀处露出来的刺青,那是一个“衛”字。

  她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不肯答话,凤天宁像是早有预料,然后又像是漫不经心一样慢慢道:“卫,传闻凤朝兵马大元帅卫绣手下有一只亲卫队,个个骁勇善战,功夫了得,屡建奇功。总共十二人,且人人都会在左肩刺一个“衛”字,黑底青字,以一支凤羽为冠,意为世世代代忠于凤朝,人称骁影十二骑。”

  她每多说一个字,地上的人心就多凉一分,她对眼前的人一无所知,这人却对她了如指掌。她本就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死,何所惧,可……她还有事没有完成。

  “你到底是谁?”咬住牙根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凤天宁!”

  凤天宁……凤天宁……凤为国姓,君后所出方可用天字辈。先君后共育二女,除了上位那人的话……地上的人背脊一震,她声音嘶哑语气却恭敬了起来:“小人卫肃参见四皇女!”

  知道她的身份后,卫肃心里好像突然释然了,她躲躲藏藏这么些年,如果最后是死在凤家人手里,那不算冤了她。

  “卫肃……卫绣手下的轻车都尉?”

  “没想到四皇女竟然知道小的。”

  “呵”惹来凤天宁一声嗤笑:“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当年十二骑的遗骸里还差一人,陛下遍寻不见,原来你竟藏在这里……还随了那潘姓太守。”

  “你可还记得你姓什么?”凤天宁的剑锋一转直抵她眉心厉声问道。

  卫肃瞳孔一震,张了张嘴,却没能回答她,嘴里紧的发苦,可她能说什么呢?

  “回答我!”

  “既然活着,这么多年为何没有回京?”凤天宁又问。

  她需要一个答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