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245 2019.09.14 21:28

  凤天骄抬起头伸手,九曜起身将密函递上。

  看完之后的凤天骄嘴上嗤道:“她倒是敢。”眼里却是多了几分满意。

  九曜又道:“是,王爷这份大礼似乎很是奏效,娑罗国主吓得不轻,听说已经多日无法上朝,娑罗国上下正在广召名医,朝野人心惶惶。”

  “这点吓都经不住,还敢痴心妄想。区区一个娑罗,朕倒是想知道是谁给她的胆子,她既然敢做,那就要受得住代价。”凤天骄满眼不屑,语气阴冷。

  “陛下,那您之前的计划还要继续吗?”

  凤天骄不甚在意摆摆手:“不影响,王爷送的算在王爷头上,朕送的那也是朕的心意。“

  “是,属下明白。”

  “陛下还有,潘有文估计明日就会到达西洲了。”

  凤天骄似是突然想起还有这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嗯……说起她,你们也不用跟着了,后面的路该她自己走了,至于能不能平安回到西洲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可还有别的事?”

  “回陛下,没有了。”

  “嗯退下吧!”

  “是!”

  人影一闪消失在殿内,只是才静了不到一刻,殿外又响起了元海的声音:“陛下,谢相到了。”

  凤天骄微微伸了伸脖子捏捏眉心:让她进来。”

  元海领着谢殊进来,又默默转身出去轻轻将门合上。一抬眼又瞧见来远处的倩影,带着三五侍子正朝这边的方向款款而来。

  元海心下满是无奈,只想望天长叹,这都今儿第几波了啊?

  心里再苦,脸上也是立马堆起了笑容,赶忙迎上前去。那姿态与其说是迎接,不如说是拦着更符合元海的心境。这要是隔得近了,让陛下听见,扰了陛下,她就是十个脑袋那也不够给砍的。

  元海笑着行礼:“奴才给宋贵君请安,这么晚了,贵君怎么过来了?“

  宋静言看着她道:“嬷嬷免礼,本宫听说皇上还未歇下。所以特地炖了些补品送来,还劳嬷嬷替本宫通传一声。”

  “贵君哪里的话,贵君心疼皇上奴才明白。”

  “只是……皇上现下正在与左相大人议事,这……皇上的脾气您也是知道的,奴才也不敢进去打扰啊。”

  宋静言听完脸色微变:“那本宫便在这殿外等着。”

  “哎哟我的贵君,这可使不得。”元海努力苦出一张脸叫道。

  “这夜深露重的,贵君千金之躯,可得仔细着自己的身子,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来,陛下肯定饶不了奴才,您可心疼心疼奴才。”

  “再说贵君是知道陛下的,陛下最不喜在处理政事的时候被人打扰了。这不,我们一个个的都被赶了出来,不让伺候。”

  宋静言不答话,元海又道:“不如这样,贵君您要是信得过奴才,这补品就先交给奴才吧,等陛下一空下来,奴才就给您送进去,保管让陛下知道您的一片心意。”

  宋静言身后贴身的侍子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他心里还是百般的不情愿,可是他也明白,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来送补品的可不止他一个人,大家都巴巴望着陛下呢,好在陛下谁也没见。元海又是陛下身边的老人,她的面子怎么都要给的。

  收拾好情绪,宋静言让身后的小侍将手里的补品交到了元海手上。

  “那就有劳嬷嬷了。”

  “贵君客气,可折煞老奴了,还请贵君安心,奴才一定送到。”

  宋静言这才带着人离开,转身立马有小丫头上前来接过元海手里的食盒。元海伸直了腰,心里头期望今晚不要再有人来了。

  殿内。

  “微臣参见陛下!”

  “平身。”

  “吏部待得怎么样?”

  “托陛下的福,吏部上下都对微臣怨念颇深。”

  “怎么,左相大人这是在埋怨朕?”

  “微臣不敢。”

  凤天骄抬起头看她:“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微臣再敢怕是也没有龚尚书敢。”

  “瞧出什么端倪了,说说看。”

  “回陛下,龚尚书买卖官位一事,陛下是早有耳闻的,所以才会派微臣同右相大人一起主管今年科考之事。”

  凤天骄接过话:“不算早,安王自西洲回来之后朕才着人去查的。”

  “据微臣了解,吏部起码有三分之一的官员都是龚尚书的门生。”

  “才三分之一?那朕高看她了。”

  “陛下有所不知,这才是尚书大人的高明之处。她位及尚书,主持科举考试以来,门生更是不计其数。微臣一直想不通,她直接掌管着她们的升降调动,不说将她们多数安排在自己手下,就是朝中其他的空缺,也没有多少她提拔的人手。”

  “她那些门生在她的安排下甚至没捞到个富庶丰饶的郡属,反而是以类似西洲,椋城这种边境之地居多。”

  “外面的人都说尚书大人铁面无私,对门生格外严厉。”

  凤天骄冷笑:“你以为朝中那些空缺她不想安人进去,不过是她插不进罢了。不过她倒也聪明,还能想到那些边境之地,既不引人注意,将来说不定还能有大用。”

  “陛下说的大用,微臣惶恐。而且此事要查到什么地步,还请陛下明示。”

  “到此为止吧。”凤天骄微微仰头叹道。

  谢殊抬头不确定叫了声:“陛下!”

  凤天骄失笑看向她:“怎么连你也沉不住气了?”

  “微臣……。”

  凤天骄明白,谢殊这人最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

  “你啊,你我都只是猜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和证据。如今时局不稳,不适合大动干戈,换血也要慢慢来。先从那些棋子下手吧,所以这次秋试犹为重要,朕是深思熟虑之后才交给你与右相的,你们要认真督办不得有误。”

  “再说,你真以为靠一个龚文静就能把她背后的人都挖出来?”

  “其实背后的人是谁我们并不用急着知道,先把残留在朝中的第二个第三个龚文静找出来,背后的人自然也会自己浮出水面。不急,我们慢慢等着看就好。”

  “微臣明白。”

  “你明白还这么着急做什么?莫非你以为朕要姑息纵容?”

  谢殊不说话,但看她的样子凤天骄知道,她确实这么想的。

  凤天骄不由失笑:“看来爱卿是查到了什么至关重要的线索。”足以让谢殊觉得自己会既往不咎。

  凤天骄神色庄重。

  “谢殊,朕的江山是多少人流干了鲜血换来的,朕还没有大度到那种地步。”

  “陛下英明,是微臣多虑了。”

  凤天骄也懒得再多问,她不急,有些事情到了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的。

  “行了,这么晚了你先回去吧,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朕相信你的分寸,别叫朕失望。”

  “微臣遵旨,微臣告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