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667 2019.11.05 17:10

  日头西移,而舫外喧闹声渐盛,舫内少女趴在一旁隔着窗台眼巴巴瞧着,但实在瞧不出什么花样来,只好无奈放弃。不情不愿走回桌边,犹如霜打了的茄子,再没有之前的兴奋和精神。

  楚连城招招手立时有小厮过来,干净利落撤下了桌上的酒具,换上了新沏好的铁观音。

  “色泽乌亮,香气醇厚,倒是好茶。”凤天宁已经端起茶杯轻轻抿了起来。

  楚连城道:“我知你素来不爱这浓香的茶,但是今日也只备了这个,正好解解酒,你将就着喝。”

  凤天宁摇摇头:“不会,倾儿说新茶性寒,不宜多饮,喝多了容易伤胃。如今这季节,这浓茶虽然滋味厚重了些,但能止渴生津又健脾暖胃,正好。”

  “难为你倒是肯听他的话,平日我们说着就不见你放在心上。”

  “哈哈……哪有,喝茶。”

  波光粼粼的水面,映着阳光不停在眼前跃动。两人眯眼赏着岸边的风光,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品着香茗,乐在其中。而对于另一面喧嚣着的丝竹人声,两人却全然都没有在意。

  只有盛瑄不平的一口喝下了面前的茶,然后杯子被颇用力的放回桌上,隔着桌垫发出闷闷的声响。

  “我说两位姐姐,你们就真的不想出去看看?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啊?”

  “凑热闹。”楚连城淡淡的回了一句。

  盛瑄还想发作,凤天宁就慢慢道:“你要是想看就去看,我又没拦着你,也不用你作陪,你恼什么呢?”

  哼,你当我不想去啊。可是一想到父亲就在另一头的画舫,万一被人看见,传了去,她回家怕是要掉一层皮,她今日可是跟母亲撒了谎才被放出来的。

  还有这个人就是故意的,明知道她不敢出去还故意这么说。

  看着盛瑄皱起的脸,凤天宁觉得还是不要太过了,将人拉过来坐下轻轻道:“你一个人不敢出去看,我陪你你就敢了?怎么,被发现了就说是我硬要带你来的是吧?”

  盛瑄理直气壮的点了点头,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解释。

  凤天宁也不生气反而气定神闲道:“本王是不介意帮你背这个黑锅,但是你确定你母亲会信你?”

  好像……不会……这么想着盛瑄又一次耷拉下了脑袋,叹命运悲催,生来多舛。

  楚连城憋笑憋得辛苦,她时常觉得她们之中幸亏有一个盛瑄在,否则就自己与凤天宁白泽一起的话,生活大概会无趣很多。

  盛瑄一向都是不肯有什么耐心的,叫她坐在这里安安静静喝茶怕是能将人折磨够呛,反正热闹是看不成了倒不如回望月楼去,这么想着于是楚连城准备开口,提议大家一起回去。

  可就在这时,宝云的声音却先响了起来。

  “王爷,有人求见。”

  “何人?”凤天宁与楚连城对视一眼,有些意外。

  宝云走近:“来人送了这张拜帖。”说着将手里的帖子递了上来。

  凤天宁接过来打开一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盛瑄已经先瞟见了落款处,惊羽拜上的字眼,不由得开口道:“我就说了吧,惊羽公子对你啊可是真心的。”

  凤天宁横她一眼:“多嘴。”

  盛瑄习惯性撇撇嘴浑不在意的样子,而楚连城听见惊羽二字也有些讶异,望向凤天宁:“你要见吗?”

  凤天宁看着手里的拜帖,半晌终于还是点了头,楚连城就一时更搞不懂了原以为她不会答应的:“阿宁你……”她不知道怎么说,她与惊羽的事当年在京里也算是沸沸扬扬,而如今她大婚在即,这样的时期实在最不适宜,万一被阿泽知道……她实在不想再看见她们俩间生嫌隙的模样。

  凤天宁像是知道楚连城在想什么,坦然一笑:“我没有半分不该有的念想,放心吧,我知道分寸。”

  楚连城想说什么,话到喉头又到底还是咽了回去:“你心里清楚就好。”

  “嗯!”然后看向宝云:“人在哪里?”

  “回王爷,来递帖子的人说,人就在隔壁的画舫上,王爷若愿意相见只需传一声,自会马上前来拜见。”

  凤天宁听完却是摇摇头:“不必了,既然隔得不远,那便本王过去吧。”毕竟这里还有盛瑄和连城,她不想她们也被打扰。

  何况她们此行出来实在算得上低调那些人竟知道她在,而且以惊羽的性格不是会贸然递帖子过来求见的人,想是有人替他做了主,她正好也想见见他。

  说着凤天宁抬脚走了出去,临到门口回头说了一声:“我去去就来,你们且等我片刻。”

  她出了门去,留盛瑄与楚连城面面相觑。

  而洛水另一端,华丽繁复的高大画舫里,一曲戏才唱罢,丝竹骤停,得了片刻安宁。高坐之上端端正正一身雍容华贵的中年男子便是英王正君,此时他正翘着指尖优雅的翻看着手里的册子,思考着下一场戏该听什么。

  正犹豫着,忽然自远处一阵喧嚣传进舫内,听起来甚是热闹,这突然传来的声音一时惹得不少客人往外张望,英王君便索性放下了手里的册子起身:“不知道外面缘何如此热闹,诸位坐了这许久也该活动活动身子,不如随本王君一道出去瞧瞧。”

  众人连连称是,然后这高大华丽的画舫船头便赫然出现了一众身着华服的优雅男子。只是当他们纷纷看清另一端的场景后不由得人人咋舌,英王君更是明显露出了不愉的神色:“真是有伤风化!”

  众人只能好生相劝,英王君依旧面上难平,这时开阳侯正君才上前去到他身边,一边扶着他往舫内走一边柔声道:“不过是寻常百姓娱乐消遣罢了,哪值得你动气。今日这般好的日子可不能因着不相干的人受了影响,世女一片孝心我们不知道多羡慕你,可莫辜负了才是。”

  说话间众人也已经回到了舫内入座,开阳侯正君一番话众人纷纷跟着附和,一时气氛好了不少,又听见他提起自己女儿,英王君的心情这才真的好起来,拿过册子吩咐点了一出极热闹的戏。

  锣鼓声一响直将外面的喧嚣压了过去。

  英王君下的帖子,能收到邀请的都是凤京城里举足轻重家世显赫的。而白府自然也在邀请之列,坐了那么久白倾觉得乏得厉害,趁着众人出去,禀告了父亲一声便自己偷偷跑到了画舫的侧边,想安静一会儿透个气。

  只是还没呆多久就又听见身后舫内的锣鼓声响起,心里惊讶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吗,刚想抬步回去,却听见了一旁的说话声。

  隔着两截横栏的地方,几个年轻的小公子望着远处,一座画舫正往他们停靠的地方过来,到了不远处才停下。几个公子都是一脸好奇突然只听其中一个道:“我没看错的话那是安王殿下吧。”

  “好像真的是她,没想到安王殿下今日也来了洛河游玩啊。”

  另一个道:“诶……安王好像是在见什么人?”

  “嗯……好像不认得……而且你看那个男子那么大年纪了,还打扮得如此花枝招展想必不是什么正经人家。”

  “可是……他身旁那个公子生的可真是好看啊……”

  “你们看,那画舫上是不是插着瑟音坊的旗?”

  “啊……瑟音坊……如此说来,那不会就是那个叫惊羽的清倌?”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好像是有听说过……”

  白倾从听见安王二字的时候身影就已经定住,顺着那几个公子的方向望过去,那个翩然而立的人影,不是凤天宁还有谁。可是没有一丝欣喜,心像是一瞬间被冻住,他努力维持着镇定,告诉自己,应该信她。

  只是无论再怎么说服自己,心还是猝不及防的像被撞了一下,生疼,疼到没办法再多看她一眼。

  闭上眼急匆匆转身只想要赶紧往舫内走,仿佛不看见就可以好受一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