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3135 2020.01.08 23:54

  白倾这一病就是好几日,凤天宁也顾不得其他了,每日都要往白府一趟。一来二去凤京城里也开始盛传安王有多宠溺白小公子,其实早就是有目共睹的事情,只不过人心总是爱揣测。

  凤天宁也顾不上这些,白倾的身体虽然比头几天好上了不少,可是这几日却一直都没什么起色。断断续续的咳嗽也没停过,她担心得恨不得一刻不离的守在边上,尽管陆乘一再保证他不会有事,可她就是安不下心来。

  她知道是自己心里的魔障过不去,自从与白倾在一起后,凤天宁做噩梦的时候已经少了很多,偶尔也能一觉睡到天亮,直到这一次白倾生病,她又开始整夜难眠,梦魇缠身。

  上一世的画面不停在记忆深处闪现,有些见过有些却不曾。可是感觉却无比真实,她知道那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真实存在过的事情。

  她掩盖着自己的不安,压制着心里的难堪,奋力告诉自己梦里的事情都过去了,那只是梦了。却都不及真正守在白倾身边的时候,看着他温柔对自己笑的时候,一颗心才真的从冰天雪地里破开来,在他身边她才能感受到一丝救赎与安宁。

  白倾看着眼前出了神的人,轻轻伸手拉住她的衣袖,声音里带了点点担忧:“你怎么了?”

  凤天宁回神看向他的眼神变得缱绻,却没有答话。手里还端着宝月递过来的白玉药盏,她一手拿着勺子轻柔搅动,浓稠的汁药味便在周边散开。

  惹得白倾暗暗皱眉,还是又道:“是不是公务很忙,其实你不用每天都来,我已经没事了的。”

  每日又要处理公务还要跑过来照顾自己,其实并不用这样,白倾总担心她太累,可是说了好几次这人就是不听,还是天天都会过来。

  凤天宁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舀起一勺药来,左右吹了一遍才慢慢递到白倾唇边,开口满是笑意:“已经不烫了,先喝药。”

  药味越来越近白倾用力忍住了往后逃开的动作,张开嘴喝了下去。

  “你真的不用……”好不容易等到嘴里的苦味稍稍散开,白倾便又要开口,只是才说了一半,一勺药便又喂到了嘴边。

  白倾这次却不肯张嘴,瞪大了眼睛看她。

  凤天宁看着他委委屈屈的样子,有点心疼又有点好笑:“倾儿不想我天天陪着你?”

  白倾立即道:“不是……”

  “那就是不想喝药,所以想赶我走。”

  “我……”白倾一听就知道了这人果然是故意的,微微撇过头不想看她。

  凤天宁也知道这药难喝,陆乘之前还特意叮嘱过,这次的药会比往日要苦上许多。他若不愿意喝是正常,但还是要尽量劝着让他多服下些才好,她也是花了许多精力才配出的新方子,如果有效对他的身体以后会大有益处。

  不是不心疼,可是想着这人的身体,凤天宁也只能狠了很心。再加上宝月告诉她,连着两日早晨的药白倾几乎都没有喝,她一听心下更是急得不行,便赶着过来亲自看着他喝药。

  但是看着白倾这幅抗拒的模样,还有之前她喂药时候他隐忍的神情,凤天宁在心里叹气,手却没有松动分毫,只能放柔了声音:“乖一点,好好喝药,喝完了你问什么我都跟你说好不好?”

  白倾知道这人大概是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迁就他的,他也知道是为他好,可是他真的不想喝。

  看一眼近在鼻息下的浓黑汤药,白倾屏住呼吸,一伸手干脆从凤天宁手里接过了药盏,与其这么一勺一勺折磨他,还不如自己一口气喝了。

  凤天宁也没阻拦,只是温声道:“慢慢喝,小心呛着。”

  白倾看着手里小小的药盏,半晌,闭眼,一口便全喝了下去,然后药盏几乎是被他扔了出去。

  苦涩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口腔再落入喉头,白倾的手指蜷缩着抓住了身下的锦被,紧闭着嘴唇,苦苦忍耐,只希望这阵味道能赶紧散去。

  可是偏偏这味道却像是黏附在了唇舌里,丝毫不肯淡去,反而越渐浓烈,只熏得白倾头晕,直到他再也捱不住,一张嘴,好不容易吞下去的汤药就全被吐了出来。

  凤天宁看着他难受自己心里也好过不到哪里去,满心的心疼和不忍,偏生又不敢去碰他,生怕他哪里会不舒服。直到这一口药吐出来,然后就听到白倾揪着心口开始咳嗽。

  凤天宁的心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什么也管不了,连忙倾身过去将人揽到了怀里,一手替他顺气一边大声道:“拿水!”

  “倾儿,你怎么样?”凤天宁紧张的看着怀里的人咳得面色通红,一双眼睛已经沁出了泪水。这会儿才算是知道了什么叫自作自受,非逼着人家喝,到头来还是自己又活活心疼得要死。

  “对不起……”

  “倾儿……”

  “好了,好了,没事了……我们喝口水……”

  听着白倾的咳嗽声渐小,人也慢慢平静下来,凤天宁转身伸手,宝月立即将手里的温水递上。

  看着凤天宁的脸色,宝月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倾儿,来,喝口水,喝了就不苦了。”凤天宁小心的哄着。

  白倾却不肯抬头也不说话。

  凤天宁叹气,把人从怀里拉开一点:“是我不好,但是你别难为自己。”

  “这水里我让他们掺了花蜜,喝一点好不好?”

  “乖,就喝一口……”

  凤天宁说着看人没有再躲闪,于是轻轻将杯子递到他唇边,白倾顿了一下,最后还是就着她的手小口喝了起来。

  丝丝的甜味在嘴里散开,把之前残留的味道冲得一干二净,白倾的脸色也跟着慢慢恢复。

  凤天宁这才松了一口气。

  喂完水也不顾人轻微的挣扎,凤天宁还是将人箍在了怀里。

  轻声诱哄:“是我不好,倾儿别生气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白倾又开始红了眼睛。

  白倾当然知道她也不想,她逼他喝药也都是为了他好,道理他都懂,可是就是很委屈。尤其是现在听着凤天宁宠溺的声音,可是她越哄好像自己心里就越难过,眼泪巴巴就往外掉。

  温热的眼泪落在肩膀,凤天宁吓得不轻:“怎么了这是,哪里难受,是不是还不舒服?”

  凤天宁想把人扶起来看看,可是白倾死活就不让她动,凤天宁无法只能抱着人安抚。

  过了好一会儿凤天宁才小心开口:“宝贝你先告诉我,是不是不舒服?”

  白倾脑袋埋在她肩窝轻轻摇头。

  心里好歹松了一口气:“那就是还生我的气?”

  白倾不作声也不动。

  凤天宁就静静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人,发现他露在外面的耳垂竟然有些微微泛红,估计他是反应过来了这会儿开始害羞了,叫人可爱又可怜。

  她没忍住伸手摸了摸,惹得白倾直躲。

  凤天宁笑着:“那我们倾儿要怎么才肯消气?”

  白倾的声音带着些许鼻音半天才肯开口:“我不想喝那个药。”

  白倾说完却没能等到凤天宁的回应,他知道自己这样说有些任性,可是他真的不想喝。而凤天宁的沉默突然让他那些稍稍沉静下去的难过又开始冒头,难道这种时候迁就他一下很难吗?

  就算是假的也好啊……

  他不知道是不是生病让自己更敏感,又或者这段时间凤天宁对他的宠溺让他变得贪心想要更多。

  他就是突然不想再那么小心翼翼的去面对她。

  他不想想以后,他只固执的想这一刻,希望这个人能迁就自己这一回。

  可是只有久久的沉默,白倾笑自己幼稚,可是却笑得无比难看。他慢慢支起身体从她的怀抱里起来,恢复了往日的声音:“我没事了……对不起……”

  得到的是一声无奈的叹息:“你是不是傻……”

  凤天宁拦住这人想要离开的动作,将人抱在两臂之间,不顾他惊讶的眼神,与他额头相抵:“傻瓜……”

  白倾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那些好不容易克制的冷静都开始消散,只有眼泪像是唯一发泄的途径。

  可是凤天宁却在那之前,轻巧侧头吻住了他抿紧的薄唇。

  眼泪还来不及流下来,白倾只能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脸,任她温柔亲着,与她缱绻缠绵。

  凤天宁将人吻够了,笑着与他分开,看着他如玉的脸庞变得绯红。

  “倾儿,说过很多回了,这种时候要闭上眼睛。”

  她略带调笑的声音响起,白倾又羞又恼,下意识就要挣开她。

  可凤天宁哪里肯,将人越抱越紧下巴抵在他的肩头,轻笑着道:“不闹,让我抱一会儿。”

  “你……”

  “别怕。”

  “倾儿有什么都可以跟我说,那药不想喝就不喝。”

  “陆乘那个庸医,我让她去把方子换了,让你受这种苦,我也舍不得。”

  白倾就那样静静任她环着听她说话。

  然后就又听凤天宁突然道:“倾儿,我们就快是夫妻了。我们会相伴一生,生死不离。”

  “所以……你别怕。”

  她慢慢说着却能感受到怀里人轻微的颤抖。

  凤天宁想明明该怕的人是自己啊,可是白倾在她面前总是还会患得患失,是自己给的安全感不够,可是我还有一辈子的时间。

  凤天宁将人抱得紧紧的,淡淡的声音像是裹挟了毕生的温柔,一字一句沁进白倾的心底。

  “我爱你!”

  只爱你……

  

举报

作者感言

囿鱼昼夜

囿鱼昼夜

谢谢你们愿意等一个没什么人气,水平三流还天天拖更的我。

2020-01-08 23:5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