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185 2019.12.14 00:57

  凤天宁一眯眼瞧着十米开外的人,撤下缰绳脚一蹬人已经下了马,只是一步还未来得及踏出去一个黑影突然出现落到了身旁。

  人影屈膝在地声音低沉:“参见王爷。”

  凤天宁看着突然冒出来的星辰,心里顿时明白了她的来意。微微笑了一声:“连你也来了。”

  星辰低着头依旧道:“王爷,九曜大人吩咐属下有几句话想跟王爷说。”

  看一眼远处的人,她只是默默静立着,似是感受到视线才抬头回望,虽然只对视了一瞬间,凤天宁已经有了决定。

  脚尖终究没有再向前迈进而是浅浅回身,视线看了一眼还半跪的星辰:“起来,有什么话说吧。”

  “是。”星辰起身又朝她靠近了半步不着痕迹看了远处一眼,虽没有明眼看着但足够让凤天宁察觉的到她的动作。

  星辰压低了声音:“大人说,关于西洲那边遇袭一事,如若有让王爷觉得为难的地方,王爷可以将此事交予她来处理。”

  “她来处理?”凤天宁淡淡出声似在重复星辰的话又好似是在反问。

  星辰忙道:“王爷,九曜大人并无对您不敬之意。只是,正是因为通晓其中关系所以怕王爷为难,大人保证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结果。”

  凤天宁垂着眼却并没有再开口,倒不是生气,毕竟心里也明白恐怕说是九曜的意思其实也是皇姐点了头的。

  她是有些犹豫,毕竟这其中牵扯到她所在意之人,她还没想清楚要不要与她和盘托出。

  如果让九曜去查也不是不可以,她的能力毋庸置疑。由她出面一切就变成公事公办,自己可以悄然脱身。

  她说会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结果就是在告诉自己她会顾及自己的关系,这样一个人让她接手未尝不可,说起来怕是除了皇姐九曜还不曾为其她人办过什么差。只要事情能解决,谁去做又能有什么分别呢。

  可是偏偏……瞟一眼依旧还默默等着的人,天色明朗一如她脸上的表情风轻云淡带着疏浅的笑意,这场面莫名让人觉得似曾相识,长身而立,一如当年。

  凤天宁慢慢摇了摇头有一点无奈,若她不出现这事顺水推舟公事公办就罢,可她既来了大概也是意味着她已经知道了,逃避了这么些天,殊不知有些事是逃不过的。

  你不去找她,她自会来找你。

  凤天宁轻轻出声:“你回去吧。”

  星辰却意外的执着,踌躇着又唤了声:“王爷……”

  “就这样,回去复命吧,没有比本王更合适的人了,叫她们省点心。”

  说完凤天宁已经迈步朝前去了,有些事一旦想开了之前所有的犹豫不决便都顷刻消散,她越发走近,看清对面人脸上的笑意,她知道,自己是对的。

  等凤天宁走到楚连城面前的时候,小巷四周已经空无一人,只留她们两人相视而立。

  凤天宁笑着先开了口:“你这是碰巧还是特意在等我?”

  楚连城看着她的表情,过了一会儿才回答:“自然是在等你。”

  啧……凤天宁一听就知道她果然是知道了且不打算置身事外。

  还没再开口就又听楚连城道:“你不肯来见我,那我只能自己来找你了。”

  她分明带着笑意,凤天宁却清清楚楚听出了她的不满。

  只能微微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去你那里吧。”

  楚连城听完也点了点头,两人一起上了候在一旁的望月楼的马车。

  回宫复命的星辰正低头在九曜身前说话,九曜听完挥手让她退下自己则转身进了身后的御书房。

  “陛下。”

  凤天骄的笔尖在一摞又一摞的折子间游移,知道她进来连眼皮都没抬,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她拒绝了?”

  “是。”九曜应声。

  “她怎么说?”

  “王爷说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了。”

  “还有,当时正好王爷那位朋友也在。”

  凤天骄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只是笑道:“难怪。”

  “是属下思虑不周。”

  “你哪里是思虑不周。”

  九曜一顿没有接话。

  凤天骄便看了她一眼只是转瞬又收回:“她要是觉得处理不好,自然会来找朕求助。”

  “属下明白了。”

  凤天骄点点头漫不经心换了个话题:“启朝那边如何了?”

  “已经接到头了,据那边的消息,启帝应该还不知这件事情。”

  “不管她知不知道,这件事必须给朕盯死,一个都别漏了。”

  九曜单膝跪地语气变得郑重无比只有短短四个字:“陛下放心!”

  “行了,去吧。”

  而到了望月楼的凤天宁与楚连城相对而坐。

  安静半晌凤天宁抿了口茶道:“我人都来了你不打算说说你为什么等我?”

  “你不知道?”楚连城望着她轻飘飘回了一句。

  凤天宁叹气。

  “你何必牵扯进来。”

  楚连城也跟着叹了口气:“那是我家。”

  凤天宁一愣,相交数年就算是两世算下来,家这种字眼几乎都没在她口里出现过。

  这样的话,那她与连城山庄的关系恐怕比自己想像的要复杂得多。

  楚连城看着凤天宁惊讶的表情心下又觉得好笑:“怎么,有家很奇怪?难不成安王殿下以为我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凤天宁没理她的调侃头一转,模样多了几分认真:“我是说真的。”

  连城山庄是什么地方,凤朝能排得上名号的山庄,几乎大多是靠经商买卖起家。

  连城山庄却不一样,都是做买卖她们做的却是刀头舔血的买卖,靠暗杀而闻名。

  凤天宁从没问过楚连城从前的事情,上一世到如今她唯一知道的也不过是她与连城山庄有些关联。

  “安安心心做你的楚大老板不好吗,这些事情都跟你没关系。”

  楚连城却是笑笑:“我明白你的意思。”

  “你明白,可你还是要管,是不是?”

  “是。”

  “连城!”

  “阿宁,你听我说。”

  “连城山庄的规矩,只要接了的单,不达目的绝不会罢休。”

  凤天宁也听说过:“所以呢?”

  楚连城却转而问道:“你查过我吗?”

  凤天宁慢慢摇头:“我只知道你与她们多少是有些关系的,但是具体的并不清楚。”

  “不想牵扯到我,所以你宁愿去找花情也不来问我?”

  凤天宁点头,随后又突然说道:“也不是完全没想过,毕竟是与你相关的地方,我需要知道你的态度。”

  楚连城闻言看她一眼,语气却有些认真,只听她问道:“我的态度……我如果要你放她们一马呢?”

举报

作者感言

囿鱼昼夜

囿鱼昼夜

今天掉了一个收藏,是我对不住,开了一周的会,今天刚回来,长了不敢说毕竟是年末,但是明天保证更,说实话也该写完了,我抓紧,希望年前吧。

2019-12-14 00: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