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267 2019.10.02 21:00

  凤天宁被凤天骄丢在了御书房,百无聊赖想来想去也只能去晴岚殿待着了。

  可是凤天岚也只陪她坐了一会儿便继续去打理他的花花草草的去了,留她一个人喝着闷茶。她索性懒得动了靠在榻上,眯上了眼。

  宝云来到晴岚殿找人的时候,未时已过。

  凤天宁迷迷糊糊里听见有人喊她。

  “阿宁,醒醒。”

  凤天岚叫了她几声,她睁开了眼,宝云就立即上前去扶了一把。

  “王爷……王爷可叫奴才好找。”

  接过听雨奉上来的茶喝了一口,凤天宁这才真的清醒了些,她开口就问:“什么时辰了?”

  “回王爷,未时已过,马上就快要到申时了。”

  “倾儿可进宫了?”

  “是,白公子已经到了,现正在毓芳宫呢。”

  “毓芳宫那么多人,他待着肯定不习惯,走,我们去接他。”说着凤天宁已经起身,掸了掸衣袍上的褶皱又对着凤天岚道:“二哥,我先走了。”

  “去吧,时间尚早,你正好带他到我这里来坐坐,晚上我们一道往宴上去就是。”

  凤天宁正要点头凤天岚又加了一句:“放心吧,我这晴岚殿人少。”

  他特意强调了人少俩字儿惹得听雨听画都忍不住笑。

  凤天宁跟着笑道:“二哥取笑我便罢了,待会儿当着倾儿还请二哥嘴下留情,毕竟他不像我,人脸皮薄着呢。”

  凤天岚斜她一眼:“赶紧去吧。”

  只是凤天宁出了晴岚殿才走到一半,就听见身后一个声音喊她。

  凤天宁皱着眉回头,看见人眉头皱得就更深了。

  宝云见状立即上前一步想挡在凤天宁身前,却被凤天宁阻止了。

  她看着眼前的人:“有事?”

  而面前走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长久未见的薛子染。

  他上前停住施施然行了个礼,开口声音温婉得体:“子染参见王爷。”

  凤天宁看着只觉得说不出的怪异但还是道:“免礼,本王还有事,先走一步。”

  然后才一转身就听见身后的人道:“王爷就这般不想见到我,还是王爷是刻意在躲着我?”

  凤天宁充耳不闻,继续朝前迈着步子。

  “王爷这么着急是要去见白倾吗?”

  听见白倾凤天宁停下脚步:“本王要去见谁跟你都没有关系。”

  然后回身看着他,语气骤冷:“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本王眼前,你想做什么。难道本王还说得不够清楚吗,你要是不记得本王就再重复一遍……”

  “本王与你,恩断情绝此生再无瓜葛。”

  凤天宁一字一句咬得颇重,与自己划清界限不就是他薛子染一直想要的么,不是说要自己放过他么,如今放过了,他怎么倒一幅被抛弃的模样找上来?

  他那眼神里时而流露出的悔意更是让凤天宁觉得讽刺至极。

  “记得,每一句我都记得。”薛子染看着凤天宁,嘴角挂着笑开口却说得悲戚。

  那一日大殿上的每一句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想忘都忘不了,时时刻刻在耳边萦绕鞭挞着他,告诉他,他薛子染有多可笑。

  “那就好,既然如此……”

  凤天宁话没说完,薛子染便打断了她:“可你也说过,你是真心喜欢过我。”

  “不是吗?”

  凤天宁挑眉看他:“那又如何,那些都过去了。”

  “过去了不代表是假的,过去了不代表不存在!”面前的男子突然激动起来。

  “薛子染,你是在告诉本王你后悔了,是吗?”凤天宁毫不掩饰的讽刺着他。

  薛子染不在乎她的讽刺,而是迎着她嘲讽的目光认真道:“是,我后悔了,我发现……”

  “够了!”

  凤天宁已经越发觉得腻烦:“没有人在乎你后不后悔,那是你的事。你若再敢私自出现在本王的面前,别怪本王不留情面。”

  可薛子染不肯罢休大声道:“为什么……你明明真心喜欢过我,你怎么可能说喜欢别人就喜欢别人。”

  “而且就算你现在喜欢白倾也没关系,我总会让你再喜欢上我,白倾他不过是……”

  凤天宁突然出手钳住了他的下颌,细腻的皮肤上立马生出了红痕,剧烈的疼痛一下让薛子染再说不出一个字,只能眼神惊恐的看向面前的女人。

  “记得你姐姐的下场吗,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敢三番四次招惹本王,别以为你是男子本王就不会对你动手。”即便是尽量克制,凤天宁的声音还是夹杂着令人胆颤的狠戾。

  一旁默默站着的宝云也被自家王爷突然的震怒吓得一抖。

  “是本王对你太客气了,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提他?从今以后本王不想再从你嘴里听见这两个字,更不要再出现在本王面前,否则后果自负!”

  “这回听明白了吗?”

  被凤天宁钳住,薛子染根本回答不了,他早已吓得心慌意乱面如土色。

  凤天宁也不在乎人回不回答,她将人松开的时候,薛子染已经全身发抖站不住脚,只能瘫坐在地上。

  而另一边毓芳宫里,白倾本以为这回廊僻静,不会有人想着过来,却难料天不遂人愿。

  两个娇俏的小公子正往他这边走过来,已经到了廊上。

  白倾与他们向来不熟,在他们过来之前已经起了身对着宝月道:“我们走吧。”

  “好的,公子。”

  却不想正过来的两人中,一个紫色衣衫的公子突然开口叫住了他:“白公子请留步。”

  被他一喊,白倾也不好再走回了身。

  两人走到了白倾跟前,紫衣男子道:“是我们打扰到白公子了?”

  白倾微勾了一下嘴角客气道:“并没有。”

  紫衣男子却大有不依不饶的架势:“那怎么白公子一看见我们就要走?”

  他靠近了一步,白倾就皱着眉头不着痕迹退了一步。

  “想必白公子还不认识我,我乃常淳侯府的嫡子,黄锦帆。”又指着身边的男子道:“这位是通政司余通政使家的公子,余年恩。”

  “年恩见过白公子,早就听说白公子美若天天仙一直不得见,今日终于有幸见到了。”

  也不等白倾开口,黄锦帆又接到:“那是,白公子这等人物哪是我们说见就见的,白公子生的真是好看。”

  “不过这说起好看啊,听我姐姐说瑟音坊新来的花魁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迷得满凤京城的小姐们五迷三道的。唉……想来她们是没见过我们白公子,否则哪有那些花魁什么事儿啊……”

  旁边余年恩听得一惊扯了扯黄锦帆的衣袖,黄锦帆却似没感觉到一样继续说道:“不过这以色侍人啊,总归是不长久的,那些女人即便是现在看着对你再好,改天还不是说变就变,就像从前的安王殿下对薛小公子一样。”

  说着黄锦帆又望向了白倾:“你说是吧,白公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