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563 2019.10.16 23:14

  姜辞越走越近,脸上是她一贯堆起的笑容,抬手对着凤天宁打招呼:“安王殿下。”

  又自然的看一眼她旁边的白倾有礼道:“白公子。”一派彬彬有礼若无其事的样子。

  虽然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是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凤天宁再不愿也还是简短回了一句:“六王。”

  而白倾从注意到姜辞的时候,先前满心的雀跃就都瞬间平息了下去,眼神开始变得冷漠,浑身散发着一股莫名的抗拒与冷意,在姜辞眼神落到他身上的时候变得更甚。

  凤天宁察觉到了他情绪的变化,连忙身体往他的方向移动,将人整个挡在了自己身后,隔绝掉姜辞时不时探究的目光,伸手将白倾的手握进掌心,轻柔的揉捏,小心的安抚着人的情绪。

  凤天宁的维护安抚让白倾冷静了些,他沉下眼眸不再去看面前讨厌的人,藏在凤天宁身后默默的不肯说话。

  没有得到回应姜辞有些错愕,她没想到白倾竟这么讨厌她,繁花宴上她没来得及同他说话就被凤天宁拦住了,她私心里总以为白倾对她即便没有感觉但总还是应该以礼相待的。

  这个人的确好看之极,比她在离国见过的所有男子都还要好看。她从见他的第一眼就再没移开过目光,这样的美人哪个女子能不动心,不想占为己有?

  而当初调查凤天宁的时候,明明回来的情报里面说,凤天宁心属的另有其人,可如今事实好像正相反,她放手一搏却输的一败涂地。

  姜辞眼色微闪思绪翻滚,凤天宁则已经彻底没有了耐心,本来两个人好好的约会被她打扰她就已经很不爽了,当即沉声道:“六王没事的话,本王就先走了。”说完就牵着白倾欲往看台上去。

  姜辞一惊连忙道:“王爷请留步。”

  凤天宁眯眼看她:“六王到底有何事?”

  姜辞又上前一步看似脸色慎重的说道:“是这样,小王的弟弟不见了。”

  “什么意思?”凤天宁蹙眉道。

  “我这弟弟从小就调皮不过,今日小王一起来就发现他不在屋里,与下人四处寻找也没找到他人。又听说今日这里有武状元的比试,他一向最爱热闹,所以小王猜想兴许他会来这里。”

  姜辞又看一眼凤天宁:“谁知一来小王先看见王爷了,若是可以,希望王爷能帮小王一起找找,毕竟小王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要是笙儿出点什么事,小王实在无颜回国与母皇交待,还请王爷出手相助。”

  凤天宁虽然不满,但作为东道主姜辞如此的请求她没有拒绝的理由,何况各国如今都在一个敏感的时期,不出事最好,如果出事那也不能是在凤朝。所以无论姜辞说的是真是假她都只能当真对待。

  凤天宁轻喝一声:“来人!”

  校场的卫兵应声上前:“属下在。”

  “这是离国的六王,正在这校场里寻人,你派两队人马,听从六王的指挥。”

  “是,属下领命。”卫兵大声应完之后刚要退下又折回来看一眼凤天宁又看一眼姜辞突然道:“属下敢问,六王,您寻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姜辞想了想道:“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个头大概到我肩膀这里,穿着与你们这里的男子不太一样……”

  不想卫兵听完之后眉头一挑突然伸手往擂台的方向指了指,脸色犹豫道:“不知道您说的是不是这位……”

  几人俱是一惊顺着卫兵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武试还未开始,擂台周边竟已围满了不少人,而台上相对立着一女一男。

  姜辞认出那男子正是姜笙,脸色一变抬脚就往擂台边赶去,凤天宁犹豫了一下也带着白倾过去了。

  台上的女子望一眼越聚越多的人明显有点不自在,她拧着眉对前方的少年道:“这位小公子,您可快别闹了,我认输还不行么?”

  少年看她一眼不依不饶:“怎么,你一个女人连跟我打都害怕吗?不是说今天来的人都很厉害么,看你这个怂的样子也不过如此嘛,你们凤朝的女子都这般胆小吗,连一个男子的挑战也不敢接?”

  凤天宁微微皱眉开口道:“这女子是谁?”

  跟过来的卫兵立刻答道:“回王爷,这是卫指挥司手下的一名镇抚使,名叫杜一,也是参加今日武试比赛的其中一位。”

  凤天宁点点头没再说话,将目光投向了擂台上。

  名叫杜一的女人,一张脸皱得不行,明知道眼前的少年是在故意激她出手,但是还是心头很不快,她平生最恨人说她怂,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还是被一个男子这么说,怎么想都忍不了。

  而姜辞已经挤到了前面对着姜笙大喊:“笙儿,你在做什么还不快下来!”

  台上的少年一愣不由得看了一眼姜辞但是马上又赌气似的收回了目光。

  姜辞又道:“你以为你那点功夫够谁看的,赶紧下来。”

  姜笙不理。

  “姜笙!”姜辞气不过连名带姓大喊了他一声。

  喊得姜笙一怔,随后少年冷哼一声,干脆一甩手里的鞭子,长鞭迅速往杜一的面上掠过去。

  杜一吓得一愣赶紧躲开,心道可真是个泼辣的小公子。

  姜笙不停的攻击而杜一就不停的躲,毕竟她也不能真的对一个男子出手,何况看起来这个小公子似乎也不像是一般人。

  来来回回杜一躲的游刃有余甚至还觉得挺有趣就当是为了待会儿比赛的热身了,她想就等这个小公子自己打累了就好了。

  任谁都看得出来杜一是在让着他,姜笙自己也知道。就是知道才更气,看着她一脸轻松,姜笙突然变了招式,趁杜一不注意鞭子一扬绕住了她的手腕。

  杜一也没想到,被人缚住了一只手下意识就开始用力与之对抗,两人顿时僵在了场上,姜笙扯不动人又收不回鞭子,急得突然就红了眼睛,看一眼对面的女人,杜一被他一看立马就松了手。

  她突然撤力,姜笙一个不稳连连后退,眼见要掉下擂台去,台下谁都没想到,一反应过来就纷纷要去救人,却突然一个黑色身影不知从哪里出现,一伸手拦腰便接住了姜笙,然后两人稳稳落在擂台上,等众人看清来人又是大吃一惊,正是左相大人谢殊。

  杜一连忙上前行礼,谢殊摆摆手:“行了,比试快开始了,下去吧。”

  又看一眼台下,众人只觉得背后一凉接连跟着行礼而谢殊只是道了一句:“散了吧,半刻钟后开始比试。”

  “是!”

  众人散开谢殊才对着姜笙冷冷吐出两个字:“放手!”

  今日的谢殊没有着官服而是一身墨黑的劲装甚至没有一丝多余的花纹,长身而立墨眉如锋,不怒自威。

  姜笙看得有点呆住,似没听见她的话一般忘记了动作。

  谢殊皱眉小臂一动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再没看姜笙,迈步朝台下走去。

  可才迈出一步,手臂就又被扯住,来不及皱眉又听见少年的嗓音响起:“你抱了我就要娶我!”

  这下不只谢殊底下还留着的凤天宁,白倾,姜辞都惊到不行。

  脸色变得最厉害的是白倾,因为他注意到了离她们几步外已经立了一会儿的一个人。

  白倾声音不大不小叫了声:“二殿下。”

  凤天宁一愣猛的回头果然看见了自己二哥,心叹,完了。

  又转头看谢殊,她的震惊也差不多,白倾那一声像一记惊雷响在她耳边,眼神不由自主看向凤天岚身形却一动未动。

  凤天岚也就那么静静立与她对视,片刻,突然勾唇一笑然后转身离开了,脚步没有丝毫犹豫。

举报

作者感言

囿鱼昼夜

囿鱼昼夜

我在想,我是不是跳了一个贼冷的坑啊………~^~

2019-10-16 23: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