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325 2019.09.16 22:40

  而远在西洲的凤天宁也接到了一则消息,说是潘有文在回西洲的路上遇到土匪,死了。

  听下面的人讲,下午时分一辆马车停在了城门口,不见车夫的踪影也迟迟不见有人下来,守城的卫兵觉得奇怪上前去询问才发现人已经死在了里面,血肉模糊看不清样子,后来一查才知道这不是别人正是她们的西洲太守潘有文,一时惊慌得不行,消息自然也很快就传到了凤天宁耳里。

  凤天宁看着手里的消息,心想潘有文当初不知道有没有料到自己今日的下场。权利这种东西真的会令人变得分外勇敢,可是它也会蒙蔽你的双眼和心智。

  想与虎谋皮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那人做事向来心狠手辣不留余地,怕是一个都没有逃脱。

  她潘有文但凡要是聪明一点多留个心眼,保住自己回到西洲落在凤天宁手里虽然也是死罪难逃,但起码还能保住家人一命吧。

  摇摇头,事已至此,想了想凤天宁还是叫来了西洲的大小官员,没有理会众人的震惊悲伤,她只是例行交代她们要严肃调查此事,并未再做多的言语。

  西洲的腐烂从上到下早深入骨髓,凤天宁要做的就是将她们连根拔起,不留余地。可沉浸在潘有文死讯里的众官员们至此都还没有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明白潘有文怎么就死在土匪手里了,各怀鬼胎还在思忖着今后指望依附谁,等到一队队官兵前来查抄府邸时,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早就是瓮中之鳖无处可逃,谁也救不了。

  对于潘有文的死凤天宁并不意外,她不用查也能猜到是谁动的手。问题在于即便她知道是谁,她也不能借此去对付对方。她知道还不到时候,凤天宁摩挲着手里的纸页,深吸了一口气,劝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

  就让她们以为这条线已经随着潘有文的死断送了也好,如今敌在明我在暗,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不让敌人放松一点,又怎么能抓住破绽呢,可是……也只这一次。

  下一次,等下一次再遇见,可没有这么好过了。上一世的种种,她一刻未曾忘记过,她不只是要阻止那些悲剧再发生,她更要她们为上一世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

  而现下单就西洲一事来说,凤天骄安排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凤天宁调来的势力如今几乎已经控制住了整个西洲,她需要的证据也早就都已经掌握在了手里,剩下的不过是一个预料之中的收尾,一群乌合之众处理起来并不用费什么功夫。

  至此西洲之行也已经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倒是托卫肃的福她可以比预想中要更早的回凤京了。算算路程,凤天宁眼神一亮,如果她今日连夜启程,那还很有可能赶在中秋之前到达凤京。

  想着凤天宁走到了窗台边上,闭上眼任夜风微凉扑在面上。再睁开眼又是满目清明,盛满笑意。

  她承认她确实有些想念某人了,在西洲的每一日,无数琐碎的事情缠身,忙起来的时候还不觉得,可每当到了独处下来的时候,明明人已经累到懒得抬手,但是躺上床后又久久无法入睡,望着窗外高挂的勾月一日比一日圆满,心里的思念好像也一日比一日泛滥。而越是想要压制,那人的音容笑貌反而愈加清晰。

  不自觉去想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有没有好好吃饭,腿上的伤还疼吗,是不是已经睡下了,有没有……也因为想念着谁而夜不能寐。

  自从与白倾互通心意,她们还是第一次分开这么久。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这么在意他了,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他,她现在是真的恨不得飞回去然后立刻将人娶进王府,日升月落朝朝暮暮再不分离。

  这样牵肠挂肚百转千回的心绪,凤天宁活了两世还是第一次领略到。

  也想过要给他写信,只是每次一提笔好像又什么都说不出来,说什么也不足以形容她的心情,所以至今她也只在初到西洲时给他送过一封平安信,再无下文。

  而现下的凤天宁心念一动,就无论如何也再待不住了,仿佛多留半刻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于是收到连夜要动身的消息,星辰几人都是一愣,但是看着这位王爷势在必行的架势,一句为什么梗在喉咙又咽了下去,认命的默默打点好了车马行李等候出发。

  凤天宁虽然要走,但她安置的势力却是丝毫未动还牢牢把守着西洲城。又留下了几个亲信等候着新任太守的到来,只等到时候做好了交接再动身。

  安排好诸多事宜,凤天宁与星辰三人简单收拾行装便一骑快马往凤京赶去了。

  月光倾洒,还是同一轮明月只是比她来时更加亮也更圆了,亦步亦趋为她照亮了前行的路程。

  凤天宁忽然停下,抬头仰望着天上的明月,不知怎的就想起了那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心里顿时充满期望,急切而热烈。

  马蹄疾驰,阿倾,我回来了。

  可是回凤京的路途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一帆风顺。

  遇到第二波拦路的人马时,凤天宁是真的火了,沉着眸子眼里寒光闪烁:“不知死活的东西!”说着就率先拔剑攻了上去。

  来人也没料到她功夫如此厉害,可是来不及再想剑刃已经到了眼前随后划破咽喉。

  一般刺客哪是她们的对手,四人来去自如游刃有余,三两下便解决完了眼前的敌人。

  只是凤天宁的心情实在被破坏了不少,淡淡的血腥充斥,凤天宁收剑上马,浑身充满了肃杀之气。她不在乎是谁派来的人,但她连夜回来的事情对方是如何知道的,一言不发马鞭高高扬起,四人的身影再一次没入夜色直到不见。

  四人日夜兼程一路狂奔,终于到达凤京城门口的那一日,凤天宁勒住缰绳停下,一瞬间分不清是不是真的到了,望着黑尽的天色:“我们可是到了?”

  身后有人回答:“是,王爷我们已经到了。”

  “今日是何日?”

  “今日正好是十五。”

  “呵呵……”得到答案的凤天宁轻轻一笑,心情颇好,似乎一路的波折辛苦在此刻都算不得什么了。

  “你们几个先回宫,本王稍后再去。”

  她还有一个迫不及待要先见的人。

  “是!”

  凤天宁的马没有停歇,驰骋在凤京城的大街上。只是今日外面的人着实太多,华灯璀璨,热闹非凡。

  她没有看热闹的心思,绕到了一条小道往心心念念的方向奔去。

  白府管家战战兢兢的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安王殿下,心里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说起话来都快结巴了。

  凤天宁听完她的话,一言不发眼神冷得像要冻死人。

  管家抬头不安的叫道:“王……王爷……”

  而凤天宁已经转身绝尘而去。

  管家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一脸焦虑惶惶不安,叹着大事不好。

举报

作者感言

囿鱼昼夜

囿鱼昼夜

火车上码字是一件格外痛苦的事情,车子上下颠簸广播不停的吧啦,哭闹的小孩外放的抖音,还要担心我的电量不足,我当真是心力交瘁思绪混乱。

2019-09-16 22: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