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532 2019.09.02 20:24

  那之后,凤天宁往白府的次数就越来越多。而白倾的腿日渐好转,凤天宁每次去了总是会陪着他四处走走,累了就一起歇下来,喝茶下棋赏花,日子过得倒也愉快。

  全然不管这凤京城中沸沸扬扬的传闻热议。

  晴岚殿里,凤天岚瞧着来人戏谑道:“我说你,怎么还日日有时间往我这里来,多去陪陪白小公子才是正事。”

  凤天宁倒是不见害羞大方道:“怎么,二哥这是嫌弃我了,日日见我觉着厌烦了,还是说……二哥你不想见我,是想见别的人?”

  凤天岚一手敲在这乱说的人的头顶:“说什么胡话呢?”

  “哈哈哈……错了错了,二哥饶命,仔细可别疼着你的手。”凤天宁笑着求饶,眼光正好瞥到他手上戴的一串翡翠的手串,绿光闪烁,晶莹剔透,是帝王绿。

  重点是她二哥实在甚少佩戴这些首饰不禁问道:“二哥这手串可真好看,平日怎么没见过。”

  凤天岚赶忙扯下袖子遮住手腕,不自在的说道:“随便戴着玩。”

  嗯……虽不明显,但是她还是看见了自己家二哥微红的耳尖。

  联想到他这殿里,院子里一日比一日多起来的花花草草,难不成……,凤天宁猜一定跟谢殊脱不了干系。

  但她不敢说,真把她家二哥惹急了,那还是自己遭殃。

  其实倒也不止花花草草,谢殊什么都送,一开始都是小东西,后来就不忌了,贵的便宜的,吃的玩的,画纸毛笔,应有尽有。

  凤天岚隔三差五就能收到这些丰富多彩的小玩意儿,明明也没有署名,偏偏他脑子里就是有一个人影浮现,想到是她,这些小玩意儿好像变得还挺有意思,倒是解了他日日闷在宫里的乏味,久而久之便也干脆随她了。

  在凤天岚殿里待得正欢,这边元海已经亲自来请人了。

  “参见王爷,参见殿下。”元海笑得灿烂。

  “你这厮不好好在皇姐身边伺候,怎么上这儿来了?”

  “回王爷,哪里的话,陛下说您肯定是在殿下这里用膳来着,特地命奴才来请呢。”

  嗯皇姐找我?凤天宁心下疑惑与自家二哥交换了个眼神。

  凤天岚笑着:“还不赶紧去,晚了皇姐罚你我可不管。”

  随着元海进了凤央宫。

  “皇姐……”

  “起来,你过来。”凤天骄招招手,等人走近将一本折子扔了过去。

  凤天宁接过来打开一看,不由一愣而后笑起来:“她这……倒是出乎我意料了。”

  “哼,她还有时间进京?这样的折子也敢递上来,谁给她的胆子!”凤天骄嗤道,若不是她派人去西洲,竟不知道她御下还有这般阳奉阴违之人,山高皇帝远,她就当真以为没人能治得了她了?

  “她怎么也算是一郡之首,出了这么大的事进京请罪什么的,倒也说得通。”凤天宁将折子放回案上望向凤天娇。

  “我倒是觉得便让她来,就是怕她们不露头呢,她既然敢自请进京,那就应该是有旁的打算让她甘冒此风险,想是没有她折子上写的这么简单的。”说什么一定想面圣请罪,想代西洲百姓叩谢皇恩,只怕请罪是假,另有图谋才是真。

  “皇姐你怎么看?”

  凤天骄指尖扣着桌面:“让她进京是小事,朕还不放在眼里。”

  “只是怕应得太轻易,反倒叫人怀疑。”凤天宁接过话。

  凤天骄一副还不傻的眼神看她一眼,倒是没有被冲昏脑子,于是笑道:“无妨,朕若不允,自然有人着急,无需我们操心。”

  凤天宁一听,她皇姐明明什么都打算好了,这是在试探自己呢:“皇姐放心,我才不是那么急功近利的人,这伙人狡诈得很,咱们还是小心为上。”

  凤天骄看着她难得一脸认真的样子点点头:“倒是良心发现,懂得为朕分忧了,那这事朕就交给你了别叫朕失望才是。”

  说不欣慰是假的,从前只是不想勉强,她既无心政事那便让她潇潇洒洒做一世闲王也无不可,她这个做姐姐的总是能护好她的。但偶尔还是会可惜,自己清楚她的能力,况且朝中事多,尔虞我诈,纷扰难休,日子久了还是想要个可以全心全意信赖的人,即便是帮不了她,总还能多一份支持,而这人除了自己同生共死的亲妹妹再无她人能。

  “从前是我贪玩,让姐姐操心了。只要皇姐信我,往后臣妹定当尽力与皇姐分忧。”凤天宁眼神灼灼,句句肺腑发自真心。

  凤天骄看着她:“朕不信你还能信谁?”

  凤天宁觉得自己从这话里听出了一丝无奈,抬头看自己的姐姐,她霸气凌厉,手段非凡,在自己心里从来都是不可战胜的存在,天下没有什么事能难倒她,所以自己便一直心安理得躲在她的羽翼下贪玩偷乐,安于纨绔。

  可她也会累,她眉眼里也会露出疲惫,只是她不说,自己便当不存在。

  她没忘记,皇姐不想做皇帝的,可她还是为着这份责任,鞠躬尽瘁,一身伤病难以痊愈。她至高无上,也孤独至极,她替自己承担了太多责任,哪怕上一世自己被诬告谋反,明明罪证齐全,但她这位姐姐几乎是强硬镇压下来,放自己离去,只一眼,凤天宁那时才知道原来强大如她也会颤抖,越想凤天宁恨不得抽自己。

  “想什么呢?”凤天骄拍了拍眼前像是要魔怔的人。

  凤天宁醒过神:“就是觉得这些年很对不起皇姐。”

  凤天骄突然大笑:“你少给朕闯祸,多陪陪你二哥,就算是帮了朕大忙了。”

  “嘿嘿嘿,皇姐放心,我不是每日都去陪二哥嘛,要不是皇姐你太忙,其实我还是比较想找皇姐你蹭饭,二哥每日吃的也太清淡了,真不知道他怎么就那么喜欢。”见自家皇姐笑起来,她也跟着放松不少,毕竟她还有机会,过去的一切她不会让那些再发生。

  “你安王府是没厨子还是怎么,哪个不是从前宫里带出去的?”

  “王府天天吃也腻了,再说我一个人吃也没意思。”凤天宁撇撇嘴。

  “那明日,朕叫御膳房做些你爱吃的,让岚儿也过来,咱们也好久没一起吃饭了。”

  凤天宁看看天,尚早,于是又道:“皇姐,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吧,还早呢。”

  “不行,朕今日答应了君后。”

  “那就跟姐夫一起啊,想必姐夫也是不会介意的。”

  “朕介意。”凤天骄给了她一个无可救药的眼神。

  “……”

  啧……凤天宁算是明白过来了,然后愣着一时不知道又在想什么。

  “没事了就退下,还傻愣着干嘛,要是真觉得一个人吃饭没意思,不如早日娶个王君回来,朕听岚儿说,你近日往白府去的勤快。”

  凤天宁点点头。

  见她坦白承认,凤天娇微微沉眸,放下了手头批阅的御笔。

  “朕不反对你同白家小公子来往,但你记住了,你此番招惹人家,若不是真心真意,于公于私,都别怪朕不饶你。你要明白,白家于我朝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比的。”

  “我对白倾是认真的,不是一时起意。”

  凤天娇听完凝视着眼前的人,才收起严厉的语气,点点头:“朕信你不是轻易拿感情玩笑的人,你的真心,他倒是值得。”

  回府的路上,想起皇姐说,白倾值得。他岂止是值得,是自己不值得,对他亏欠太多。

  凤天宁觉得心里隐隐有什么在叫嚣,越想着她突然很想见他。

  “宝云,右相府!”

举报

作者感言

囿鱼昼夜

囿鱼昼夜

如果你能看到这里,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

2019-09-02 20: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