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285 2019.10.17 22:27

  眼见凤天岚要离开,谢殊心里突然就慌了。她实在很惊讶会在这校场上见到他,从那晚她把扇子归还给他以后,她就一直忐忑不安,她不知道凤天岚会做什么样的选择,她才知道比起等待,她最怕的是就这么失去他。

  她知道自己过于心急,所以她一直想找机会再见他一面,重新把事情说清楚,他不确定她可以等,多久都可以。

  可是兜兜转转这几日她忙得脚不沾地,本想刚好等今天武试比完以后,她可以趁机进宫想办法见他一面,却怎么也没想到,再见竟是在这般荒唐的场景下。

  顿时心生烦闷,左手臂还被姜笙抱在怀里,谢殊眉头皱得愈加强烈,几乎是咬着牙蹦出来的字眼:“我叫你放开!”

  她语气冷厉,姜笙甚至能感受到他抱住的这只手臂越发僵硬,那些微的颤抖大概是因为主人在极力的克制。

  按说面对这样在怒气边缘的谢殊,莫说是一个男子,便是大多女人在她面前都是要瑟瑟发抖的,姜笙却不然,面前这个女人冷酷厉色的样子只让他觉得分外心动,眼神自下而上看着她,透着莫名的崇拜与爱慕,他心里默认,这才是他姜笙想要嫁的人。

  姜辞大概也是看出了姜笙的想法,上前一步道:“笙儿不得无礼,还不好好谢谢左相大人的救命之恩。”没有安王,这位左相也是可以的,她对她也是早有耳闻。

  姜笙的手没有丝毫要送开的意思,反而越箍越紧,越紧越好,他打定主意是不想放开,他想谢殊一个女人家,总不可能为了挣脱他而伤到他,而且自己的身份摆在这里,伤了自己,到时候她也不好交待,越想心意更加坚定。

  男子的直觉告诉他,刚才跑掉的那位凤朝殿下与谢殊之间一定不简单,他不能让谢殊去找他,他看上的人,他自己会争取。

  手将人抱得死死的,嘴里娇声道:“多谢左相大人救命之恩,本殿下……”

  姜笙话还没完,就听到谢殊一声冷哼,然后突然手上一痛就松开了。

  谢殊不过是反手点了他手上一处穴位,而趁他片刻失力与他拉开了距离。

  姜笙怎么也没想到谢殊会对他动手,睁大了眼睛看着谢殊似乎是在控诉她刚才的作为,贝齿轻咬有些哽咽:“你……”

  话没说出来就被谢殊一眼冻住,似乎连正眼都懒得看他一眼,谢殊冷冷道:“不自量力。”

  然后也没有时间再与他多做纠缠,看着就快要跑出校场不见的人影,谢殊直直的追过去。

  可就在这时,一旁才赶到的同来监考的监试官又一脸为难的挡在了谢殊面前。

  谢殊毫不吝啬一记眼刀飞过去,很是不耐。

  监试官缩了缩脖子还是不肯退开为难道:“左相大人,这比试就要开始了,众学生都等着呢,您不能就这么离开。”

  她一语毕,另外两个监试官也走了过来一同对着谢殊躬身一拜:“还请左相大人三思,以大局为重啊。”

  三什么思大什么局,她现在最重要的大局就是那个已经跑出去的金枝玉叶的殿下,除此之外她什么也不在乎。

  谢殊强按捺住自己内心的焦躁如焚,斜眼一瞟突然就看见了那个在现场看戏良久的人影。

  她一转对着面前的三位同僚沉声道:“今日的主监考,由安王殿下代替本相,一应事宜你们向她请教便是。”

  突然被叫到的凤天宁一听就气笑了,哧一声回道:“左相大人这是安排起本王来了。”

  谢殊回头看她一眼:“戏也该看够了,还劳王爷帮我这一回,谢殊感激不尽。”

  说完便疾步追了出去,再无停留。

  凤天宁看着那心急火燎的身影,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说实话如果不是她约凤天岚出来,大概也就没这事儿,虽然与她一开始的计划有偏差,但未必是坏事。

  能怎么办呢,那是自己二哥啊,看他刚刚离开时那样难过的表情,再迟钝也知道,他二哥对谢殊多半是用心了,这个时候谢殊要是不追出去,那才是要命。

  留在原地看着主监考消失的三位监试官此刻纷纷将视线转移到了凤天宁身上,小心翼翼喊道:“安王殿下……”面面相觑,她们实在也不知道这位王爷这是应了还是没应啊。

  凤天宁无奈,看看还在一脸担忧的白倾,伸手掌住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温柔笑着轻声安慰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可是二哥他……”

  “没事没事,放心吧,有谢殊呢。”

  “不过我可能不能陪你了,左相大人可是交待了要事给我,我得去替她了。”

  凤天宁满脸都是无奈,白倾拿下她放在自己侧脸的手两手握住温声道:“没事的,我等你。”

  “倾儿真乖,那你去看台上歇着,需要什么只管吩咐下人去取。”凤天宁看着他不放心的嘱咐道。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放心。”

  “嗯……有什么事就马上派宝月来告诉我……”

  凤天宁还想再嘱咐什么,旁边的监试官突然不合时宜的咳了一下,额上沁着细汗又催了一声:“王爷……这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

  白倾连忙道:“你快去吧。”

  凤天宁点点头,收起脸色庄重凛然坐上了监考席。

  而另一边去追人的谢殊,出了校场却不见凤天岚的人影,她想人一定是回宫了,于是加快了步伐往皇宫的方向追赶,她今天算是知道什么叫做忐忑不安心急如焚。

  幸好凤天岚脚步只有那么快,谢殊远远听到了几声熟悉的声音。

  寻着望过去,只见听雨正一脸焦急的跟着前面快步行走的人,不停在说着:“慢点,您慢点走,小心摔着……”

  谢殊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抓住那人。

  听雨一惊而看清来人后又默默收住了声音,退开两步。

  凤天岚似乎知道是谁,被她捉住,没动也没做声。

  他这样子谢殊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可大道上正是人多的时候,两人僵持在中间很是显眼。

  谢殊终于小心的靠近了他一步,压低了声音道:“我们换个地方,你先别生气,听我说好不好?”

  凤天岚没听到一样一动不动,谢殊无法想试探的将人拥入怀里,凤天岚这才像是突然惊醒过来一样,挣扎起来要逃开她,被谢殊强制按住。

  凤天岚挣不开,红着一双眼睛抬起头狠狠看向谢殊。

  那眼神全都是愤怒和厌恶,谢殊看着却是一阵心疼,她曾发誓再也不强迫他,但是今天的状况,她真的没办法放任他这个样子让他回去。

  手上力道未松,谢殊只能尽力放柔了语气闭上眼叹道:“殿下啊,就这一次了,我以后绝不再强迫你,我们先换个地方,之后要打要骂都随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