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339 2019.10.11 22:44

  这一场盛宴终究是在凤天宁与白倾的赐婚里落下帷幕,人们心思各异散了场。

  凤天宁送白倾出宫,凤天岚过去嘱咐了声一路小心便也带着人回晴岚殿去了。

  月光蒙在云里,天色深沉望不到边。宫墙深深,渐渐将喧嚣隔绝,蜿蜒的石板路上只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与衣料互相摩擦发出的细响。

  忽然一阵凉风袭来,凤天岚不禁颤了一下肩头拢了拢自己的衣袖。

  身后的听雨瞧见了,立即拿过手里的披风抖开,轻轻搭到了凤天岚身上。

  “殿下今日乏得很了,可不能再受凉。”

  凤天岚没说话慢慢停住了脚步,任听雨绕到身前替他系着披风的带子。

  眼睛有一点点酸涩,轻微的不适感让凤天岚有些皱眉,随即闭上了双眼,等到那股不适过去才缓缓睁开。

  再睁开眼的人目光投向前方,来不及反应身体又忽的一顿。

  察觉到他异样的听雨以为是自己系得太紧扯疼了他,连忙松手解开,小心翼翼道:“怎么了殿下,可是弄疼您了?”

  凤天岚这才回过神,对着听雨摆了摆手突然道:“你们先去前面等我。”

  听雨一愣道了声“是”然后又在凤天岚脚边不远的地方留下了一盏灯笼才转身离开,身后的下人也就默默跟在他后面,直到走到前方远处刚好能让凤天岚看见的地方才停了下来,然后安安静静侯着目不斜视。

  凤天岚的目光再次聚焦到前方的阴影处,夜色笼罩黑得看不清那人的样子,凤天岚就凭着那一点轮廓一眼就知道了那是谁。

  长长的通道里只剩下这两个互相静默伫立的人。

  时间在这夜色里无声的流淌,面前的人终于挪动了脚步,身影一步一步的靠近,露出了清晰的面容。

  她的脚步声很轻,可是她每走一步,凤天岚就觉得自己的心跳要多快一分,等到这人到了面前,凤天岚连呼吸声都变得小了,眼睛呆呆望着来人。

  “你……怎么在这里。”凤天岚努力的开口。

  “我在等你。”谢殊带着她惯有的冷静淡然开口道。

  “等我做什么?”

  “想见你。”

  “刚刚宴上不是才见过……”凤天岚的声音慢慢停住。

  因为谢殊突然抬起了双手开始替他系起了刚刚听雨还没有来得及再系好的披风带子。

  她突然的靠近让凤天岚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眼神忍不住随着她的手指游走,谢殊的手很白,手指很长,骨节分明。此时她修长的手指正灵活的在凤天岚下颌处上下翻飞,很快便系好了一个结。

  “额……谢谢。”凤天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下了头小声道谢。

  凤天岚低头开口的时候谢殊的双手正要离开,可是突然有温温的热气喷洒在手指上,酥酥痒痒的,然后就一直蔓延到了谢殊心底。

  她要撤开的手一顿,凤天岚没听见谢殊答话,又看着她停住在眼前的双手,不由得抬起头看她。

  可还来不及看清谢殊的表情,谢殊顿住的手就已经往后一绕,轻柔的按住凤天岚的后颈,把人往自己怀里带。

  凤天岚瞪大了眼睛,被她按进怀里鼻尖充斥着她的气息,大脑一瞬便空白了,只剩心跳如雷。

  可是回过神来反应到这是在外面,凤天岚就开始慌张的想把人推开。

  谢殊加重了一分力道不让人挣脱开,耐心的安慰道:“别怕,不会有人来,我派人守着的。”语气里带着人不易察觉的温柔。

  “你……”

  谢殊按在他后颈的手又轻轻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别担心。”

  凤天岚突然就被安抚住了不再挣扎,只是心里还有一点点矛盾觉得不该与她如此亲密。

  细微的风时不时从两人身侧穿过,引得凤天岚轻轻瑟缩,谢殊察觉到就转了一点方向手臂收紧,将人整个罩在自己怀里。

  “还冷吗?”谢殊有些担忧的问道。

  凤天岚红着脸摇头,他想一定是因为太冷,而她的怀抱太暖,所以他才舍不得推开。

  谢殊的脸突然凑近,在看清凤天岚脸上的红晕时,心情颇好的勾起了嘴角。

  也许是受了凤天宁与白倾之事的影响,宴散后,她更抑制不住的想要见他,一刻都不想再等,所以提前等在这里候他。

  明明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可是等把人抱进怀里,感受着他身上淡淡的玉兰香气,心里的烦躁全都平息了下去,所有的言语都不及此刻的温情,恨不得让时间就一直停在这里。

  又过了片刻,凤天岚还是红着脸然后慢慢从她怀里退了出来,然后望着她道:“你……天很晚了,你该回去了,不然宫门要落锁了。”

  谢殊看着他明明不好意思却还费力强装镇定的样子,笑道:“不问问我为什么来?”

  似乎被她的语气蛊惑,凤天岚愣愣的开口:“为什么?”

  “阿岚”

  “我心悦你。”

  “!!!”

  凤天岚被她的称呼惊得忘记了呼吸,又被她后面那句心悅震的一片空白。

  谢殊逼近他一步,在他耳边继续问道:“你呢?”

  “你可有一点心悅我?”

  凤天岚愣在原地,低头沉默,他不知道再怎么面对眼前的人。

  心悅她吗?凤天岚问自己,可他没有答案,他不知道。

  他活了这么些年,身边的女子除了皇姐便是凤天宁,他从没对谁动过心,他更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他知道他对谢殊与别人不一样,可他不确定那是不是就是喜欢。

  而谢殊的气息身影包裹在他身边,将他团团围住没有缝隙无处可逃,那样强烈的压迫感让凤天岚有些不能思考,脑袋如一团浆糊。

  他张不开口,回答不了。谢殊也没有再问,只是眼眸渐渐暗了下去。

  两人沉默的对峙,在凤天岚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谢殊就突往后退了一步,放过了他。

  新鲜的空气涌入进来,凤天岚小心的呼吸,然后一把熟得不能再熟的扇子出现在了凤天岚的眼前。

  谢殊拿出扇子伸到凤天岚面前,没有去看他一脸不可置信甚至还夹杂了一点生气的表情。

  谢殊说:“殿下送的东西我自视若珍宝,而我能回报的不过一颗真心。”

  “只是现在我不确定你要不要,如果殿下从不曾对谢某有一点动心,那这扇子谢殊受之有愧。”

  “如果……”谢殊目光一转对上凤天岚已经有一点微红的双眸,突然就放柔了声音:“如果殿下对我有那么一点点心动……”

  谢殊停了一下,温柔笑着拉过了凤天岚的手将扇子轻轻放回他手里,凤天岚想动被谢殊提前制住。

  “这把扇子殿下忘记署名了,劳殿下补一个。”

  然后又听见她说:“届时等殿下想好了,再决定还要不要送给我。”

  谢殊的声音含着笑意,凤天岚却听得心里难受的很。

  可不等他说什么,谢殊又已经道:“抱歉耽误殿下许久,臣告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