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286 2019.10.07 22:09

  人影走近,声音清脆动人:“见过王爷,白小姐。”

  听到声音凤天宁与白泽俱是一愣,不由收回看往盛瑄那边的目光望向行至面前的人。男子一袭黄衫娉婷而立,带着温婉柔和的笑意,显得端庄明丽又清雅脱俗。

  倒是凤天宁先反应过来应了声:“慕公子不必多礼。”又看一眼还在疑惑的白泽轻声在她身后道:“是老太傅家的小公子,慕瑜。”

  白泽听完一顿反应过来方才伸手回礼道了句:“慕公子。”

  然后便没有后话,实在白泽也不知道说什么,毕竟如今场合特殊很容易引起误会,她能明显感觉到已经有不少目光似有若无往这边看过来了。

  她当然知道慕老太傅,那是三朝元老天子之师,她少时又是皇女伴读,随着陛下以及各皇女一起念书的,认真算起来慕老太傅也算是她的半个老师。

  只是慕老太傅年事已高,辞官后陛下也并没有削去她的品级,而是留她在京颐养天年。只是慕家人从那以后所有人都是深居浅出,行事低调,更是甚少与朝中官员来往走动。

  所以这位突然出现的慕小公子,白泽也是第一次见,可他似乎是知道自己的。

  相顾无言,凤天宁看了两人一眼,只得先开口:“没想到你今日也来了,倒是稀奇。”

  慕瑜就笑道:“哪里有什么稀奇的,只是奶奶说我在家待的久了,也该出来看看。”

  “太傅说的甚是,不知她老人家身体可安好?”

  “嗯,挺好的,不过还是每日写写字养养花。”

  “嗯,有时间我一定去看她老人家。”

  两人互相寒暄些有的没的,凤天宁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时不时在朝白泽那边瞟去,心下会意便笑道:“我看慕公子也不像是来找本王叙旧的,那本王先去别的地方看看。”

  慕瑜笑着没说话,倒是白泽闻言讶异的看了一眼凤天宁,又认真道:“你别乱说话。”

  然后就听慕瑜道:“我确实是来找白小姐的。”

  来找她的?白泽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脑子不太够用,这般场合他说这种话很难不叫人多想,可她的记忆里她们之间的确从未见过才对。

  她从不知道一个男子可以如此坦然说出这些话,却并不令人反感,也不会觉得他举止轻浮。

  他笑的柔和温婉,如春风拂面惬意悠扬,只让人觉得他做什么都是合适的。

  白泽稳了稳心神看向面前温润的男子,客气道:“不知道慕公子有何事?”

  慕瑜想原来她也有这般呆楞的时候,只是在看到她沉稳的目光时还是不自觉捏紧了藏在袖子里的手指,甚至微微红了耳垂。

  慢慢开口道:“白小姐可能还不认识我,我叫慕瑜。”

  白泽看着他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似乎也跟着紧张起来,半天只回了一声:“嗯!”

  周围众人来往寒暄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只这一桌的四周却稍显清净。

  凤天宁已经悄悄退开了桌子外几步的距离,在有人想要靠近的时候,时不时甩一个眼神过去以示警告。

  这边慕瑜才抬起头接着道:“可是我很早就知道你了,我……我知道我有些唐突,也并不想你为难,所以这支海棠我今日不会送给你。”

  “但是如果白小姐愿意的话,三日后的望心亭,我在那里等你,有一首曲子想弹给你听。”

  像是怕她不来,末了慕瑜又加了一句:“我弹琴还可以的。”

  白泽这才反应过来,她大概是被一个男子表白了,但她实在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只能一眨不眨看着眼前已经红了面的男子。

  慕瑜见人不答话也有些不自在,匆忙屈膝一礼:“当然,不来也没关系。那我先告辞了。”说完不等白泽反应就已经快步转身离开了。

  而白泽还僵在原地,一动没动,望着那道浅黄的身影越走越远,最终没入人影憧憧。

  人都走得不见了,凤天宁看一眼还在发呆的白泽,摇摇头走过去搭上白泽的肩头。

  “我说,阿泽醒醒,人都已经走了。”

  白泽回头看着凤天宁没说话。

  凤天宁与她对视然后道:“你……怎么想的?”

  白泽摇头:“我不知道。”

  凤天宁也不知道说什么,毕竟不是她能干预的事情,最后只说了一句:“他弹琴确实挺好听的。”

  白泽却突然道:“我没想过这些事。”

  “那就现在想想。”反正也老大不小了。

  “阿宁我……”

  话还没完白泽就感觉自己的衣服被人扯住,回头一看,凤昭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她身后,低着脑袋,手里抓着她的衣角。

  “昭儿,你这么在这里?”

  凤天宁一听也是赶忙望过去,就见凤昭已经抬起了头,可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却是红成了兔子眼。

  白泽一惊弯下腰凑近他担心道:“怎么了昭儿,哪里不舒服吗?”

  凤昭一张嘴就觉得自己鼻子酸的不行,他也不知道怎么说,自顾自像是气到了一般突然就扔开了手里的衣角,转身就跑了出去。

  白泽下意识要追上去被凤天宁拉住,凤天宁看着他道:“没事,这小孩儿只有我能治,我去。”

  说着凤天宁就大步追了出去,而白泽看着一个两个跑出去的人觉得实在有点乱,乱到脑仁疼。

  凤天宁追到外面到处看了一圈都没有人,心里有些担心,毕竟入秋了,夜风吹过来还是有些凉。

  围着撷芳殿绕了一周,直到在一角假山旁,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阶梯上,双手抱着膝盖,脸深深的埋在臂弯里。

  凤天宁松一口气走近了,在旁边坐下,看着风一吹就发颤的小肩膀把自己外衣脱下给他盖上。

  凤天宁道:“小昭儿……”

  才喊了一声凤昭闷闷的声音就响起来,带着强烈的不满:“我不小了,过完今年就十三了!”

  凤天宁只能跟着道:“嗯,昭儿长大了。”

  “父亲说,在今天,如果有喜欢的人就可以把海棠送给她。”

  “可是……我不敢……”

  凤昭的声音隐隐带了哭腔,凤天宁有些不忍将人搂了一把揽进怀里。

  “四姐姐,她是不是不会等我长大了。”

  “刚才那个哥哥好漂亮,他喜欢阿泽姐姐对不对……”

  “他好好看,他说话也好听,还会弹琴……可是我什么都不会……”

  “昭儿,我们昭儿最可爱了,不用跟别人比什么。”凤天宁不停安慰着身旁的小孩。

  凤昭却执着说道:“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还小,你们都觉得我还不懂什么是喜欢……你们都不信我,她也不会信我的……”

  这回凤天宁张了张口却没说出什么了,只是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

  因为凤天宁太知道,不是信不信的问题,是白泽对凤昭从来都是当弟弟一样的,从来别无其他。

举报

作者感言

囿鱼昼夜

囿鱼昼夜

乱的话……我尽量收着点吧,对不住。

2019-10-07 22: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