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303 2019.08.27 15:56

  之后三天,开仓放粮之事进行的都很是顺利。

  夜晚,驿站里。

  星河匆匆去见了凤天宁。

  凤天宁瞧她着急的样子以为出了什么事:“何事?”

  “禀王爷,属下去了潘有文家里,那里间有一密室,只不过她手下似乎有一高手,属下出来时,可能被那人有所察觉。”

  “你的意思是暴露了,可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不至于,我只是没想到西洲这种地方还有这等高手在。那人并未明确发现我,只是今后肯定会更加警惕,想再进去,可能就难了。”星河闷闷道。

  听到这里凤天宁倒是笑了:“你是在气,那人功夫太好,差点发现你?”

  “是属下大意了!”

  “无妨,我们已经有了不少线索了。此行可以结束了。”

  两日后凤天宁一行人正式启程回凤京,前来送行的潘有文看着远走的车辇,慢慢眯起了眼,目光阴冷,林瀚舟你且等着。

  回程路上,百无聊赖的凤天宁执着林瀚舟之前的书自顾看起来。

  林瀚舟则是眼神一闪状似无意道:“那潘家小公子今日来送行可真是泪眼盈盈,我见犹怜。”

  “你喜欢他?”凤天宁奇怪的看她一眼,好端端的提他做什么?

  “当然不是,他的心可不在下官身上。下官就是好奇,王爷觉得那潘家公子长相如何。”林瀚舟一副正经模样。

  凤天宁又翻了一页心不在焉:“尚可,有几分姿色。”

  “那比起白相公子如何?”

  “云泥之别。”凤天宁冷哼一声,潘紫芯有几分姿色不假,却过于媚俗,与白倾那样清雅高贵的人作比,他还不配。

  “听闻尚书大人与正君鹣鲽情深,那还是少关注些别家公子的好。”凤天宁又淡淡道。

  林瀚舟笑:“下官自然没有非分之想,但下官一向与褚小将军交好,她心仪之人想必王爷也是知晓的。”

  “褚怀英。”凤天宁终于将视线从书上移开,若有所思望向林瀚舟。她自然知晓,凤京中心仪白倾的人数不胜数,却就她褚怀英最出名,褚怀英夺得武状元之时曾放言非他不娶,一时惹得京中哗然。

  “王爷别这般看我,下官只是看怀英辛苦煎熬的很,就她那般默默望着什么时候才能抱得美人归。想问王爷,若王爷真无心于白家小公子,我不妨便叫怀英放手一搏,说不定还有一线机会。”

  “她要追便追,与本王何干。”凤天宁明显不打算再接话,说完就又把视线放回了书页上。

  林瀚舟眼神复杂看了她一眼,也不再开门口。

  可凤天宁的心思却再也集中不到书页上,想起那人音容,想起那日马车里的沉默,她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她自问她真的能眼睁睁看他与别的女子出双入对么,答案是什么,再清楚不过,可是……

  午后车辇才入凤京,立时有人拦车。一看是林瀚舟的家仆,来人形色慌张,见到林瀚舟就扑通跪下:“大人,您可回来了,正君他……”

  林瀚舟大惊:“怎么了,发生何事?”

  “正君昨日去寺庙祈福回来的时候遭歹人袭击,如今正昏迷不醒,大人快回去看看吧。”

  “什么!”林瀚舟顿时面容失色。

  凤天宁立马吩咐道:“去尚书府。”

  车马加速前进,林瀚舟也冷静了些:“说清楚。”

  “奴才也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只知道是被歹人袭击,幸好左相府的人及时出现这才救下了正君与白公子,至于到底出了什么事怕是要等大人去问左相大人了。”

  家仆小心说着,凤天宁却突然一把揪住了她的领子:“你说谁,哪个白公子?”

  被她有些凶狠的语气吓到,家仆努力说道:“就……就是右相公子……。”

  凤天宁只觉得大脑轰的一下,来不及思考:“停车,你们走,不用管我。”人影一闪跳下车,飞身朝另一方向掠去不见。

  凤天宁远远看着右相府的大门,她心下着急没多想,脑子一热火急火燎就直奔这里来了,可真到了门口,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要如何进去,立了半晌,看一眼紧闭的白府大门,最后转身离去。

  到凤央宫简单说了些西洲的事情,看她心不在焉的样子,凤天骄摆摆手让她先回去休息。刚出门却是遇见凤天岚。

  “二哥。”

  “知道你回来了,走,去我那里用膳再休息。”凤天岚拉着人回到晴岚殿。

  凤天宁打起精神与凤天岚一同用膳,只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急躁,盘算着一会儿要去找陆乘问问情况。

  “凤天宁!”凤天岚已经叫了她三遍了。

  “啊,二哥,怎么了?”凤天宁回过神。

  凤天岚看着她略微疲惫的眉眼:“很累吗,要不去休息吧。”

  “我没事,就是想点事情。”

  “你……知道白倾受伤了吗?”凤天岚想想还是问了一句。

  似是也没想到他会提这个,但凤天宁还是点了点头。

  “你不去看看他?”

  “我?”当然想去,但凤天宁不明白她二哥为什么这么说。

  “你去西洲的第二日他便去了龙觉寺祈福,你以为他是为谁?他归来的路上出意外受伤,那说到底也算是因你受的。”

  凤天岚看着她,止不住认真道:“论相貌才情这凤京有几人能出白倾左右?想娶他做正君的世家贵女怕是能把相府的门槛踏平八百回,你怎么就偏偏不肯看他一眼?他待你的心,谁看不出来,你对他就真的一点心思都没有?你可别错过才后悔。”

  为我受伤的……凤天宁脑子里只剩这一句话,似乎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点借口,她起身:“我去看看他。”

  见她疾走出了晴岚殿,凤天岚惊讶的望着她渐远的背影:“这……明明也是很在意的吧,看来也不是没希望。”

  夜色已经渐浓,星河带着凤天宁偷偷进了相府的后院。然后望风的星河很郁闷,她堂堂七星,怎么就沦落到替人擅闯闺阁约会放风了。

  而这时凤天宁已悄悄潜入了白倾的卧房,透过纱帐她能看到他纤弱的睡影,缓缓走到床边坐下看着闭眼沉睡的人,他脸色苍白,几缕发丝被汗水浸湿贴在侧边,引得他眉头微皱似是睡得极不安稳,眼见他这个样子只觉得心微微疼,忍不住伸手替他拨开发丝,想替他拭去额头的薄汗。

  不想手还未碰到,原本睡着的人却突然张开了眼睛。

  白倾是因为腿上的疼痛醒的,张眼却发现床边竟然有人,吓得刚要叫出声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

  凤天宁靠近他耳边:“别怕,是我。”

  白倾看清来人,心里的惊讶更甚,真的……是她吗?

  微弱的烛光透进纱帐似是给白倾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映着他苍白的脸色,更显脆弱。凤天宁心疼的看着他,开口温柔又带着疼惜:“有哪里痛吗,很难受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