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浮生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浮生逢 囿鱼昼夜 2468 2019.09.19 21:14

  陆乘开好了药却没有走,而是随着宝云一起到了厨房去煎药,她心里担心得很,不亲自看着实在放心不下。

  宝云守在炉子前一扇子一扇子的慢慢摇着,陆乘就在旁边配药,时不时还要去炉子上查看,偶尔对着宝云使唤两句,宝云也都笑嘻嘻的照着做。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陆乘慢慢停下手里的动作,然后盯着宝云看,宝云感觉到了她的目光,但是也不作声自顾的摇着扇子丝毫不受影响。

  到底是陆乘没忍得住,两大步站到宝云跟前,皱着眉似乎是在斟酌怎么用字:“我说,你家王爷什么时候同白倾这么好了?”

  她是有听说,但是听说的根本就是皮毛啊,远没有亲眼见着的震撼,这寸步不离的照顾着,怎么突然就这么宝贝了,前不久不还视之如草芥。

  她还记得凤天宁刚才那个眼神,仿佛她要是说一句白倾怎么了,她下一秒就能一眼将自己捅穿。

  宝云眨了眨眼一脸理所当然:“一直都这么好啊。”

  “放你……”陆乘看一眼四周还在忙碌走动的小侍子们,终究忍住了要脱口而出的脏话,愤愤的扭过头坐到一旁。

  宝云被她一张憋屈的脸逗得大笑:“哈哈哈,我说陆太医,千万忍住,您可是斯文人。”

  陆乘回了她一记白眼懒得说话。

  宝云止住笑认真思考着然后说道:“真要说起来的话,就是上次您来王府给我们王爷看过病之后啊,那之后王爷就变了很多。”

  陆乘想起就是那次凤天宁突然昏倒的时候,难不成,真阴差阳错治好了她眼盲心瞎的毛病?然后又摇摇头,她还没有那么自以为是,说到底她还是担心白倾。

  他的病除了自小落下的病根,还有就是心结郁积,她想过无数办法开导他,但他每次都只浅浅一笑带过去。自己一辈子都在与医书草药为伴,她是不懂她们那些情情爱爱,但她至少知道心病还须心药医,如今这心药找到了,希望真的能药到病除。

  想着想着药也已经煎好了。

  陆乘端着药进去,凤天宁二话没说伸手接过来,还体贴的试了一下温度,确定合适才给白倾喂下去。

  将药碗递回,凤天宁对着她道:“他什么时候能醒?”

  陆乘低着头秉承着非礼勿视的原则:“他现下还昏迷着,一次喂的药量不宜过多。所以需要隔一个时辰再喂一次,然后只要温度降下来应该就会醒了。”

  凤天宁点点头:“本王知道了,辛苦你了。”

  “微臣不敢当,那微臣就先告退了。”

  陆乘走后,凤天宁似又想起了什么。

  “来人!”

  “奴才在,王爷有何吩咐?”门外立时有人答应道。

  “你速去一趟白府,告诉右相大人白倾在我这里。叫她无需担心,本王会把人照顾好的。”

  “是!”下人领了命出去。

  她知道这样并不合适,但她还是这么做了。

  白倾现在身体的状况确实不适合再折腾,她也放心不下,他现在这个样子凤天宁根本一步都不愿让他离开自己,只想好好陪着他守着他,把他放在自己眼皮底下才能心安。

  至于什么女男大防,授受不亲早就不在考虑之列了。有她在,谁敢乱说什么,况且白倾早晚都是要嫁进她安王府做这里的男主人的。

  半夜宝云托着药碗悄悄走进来。

  “王爷……”

  凤天宁示意她噤声,看了看她手里的药碗,于是才将床上的人轻轻扶起半抱进怀里,伸手,宝云赶紧将药碗递了上来。

  苦涩的药味让昏睡中的人微微皱起了眉,偏开头不肯再喝。

  凤天宁就耐心哄着:“倾儿乖,再喝一点,一会儿就不苦了,张嘴,好不好……”不厌其烦,也不管他是不是听得见。

  而白倾似乎真的能听见,虽然依然紧皱着眉但终究还是喝下去了,可是没过一会儿人却剧烈的咳嗽起来。

  “倾儿……”

  凤天宁吓得不行,忙把人抱在怀里顺气。

  可是白倾似乎缓不过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凤天宁只能将他不住颤抖的身体抱得更紧,想给他一点支撑。

  嘴里不停念着:“倾儿……没事,没事的……”

  好久白倾才像是终于缓了过来,他咳得泪眼朦胧,脸色绯红,但人却是已经醒了过来。

  凤天宁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他心疼不已,伸手拭去他眼角淌出来的泪滴温声道:“没事了,有哪里难受吗?”

  白倾看着眼前的人,眼睛一下都不肯眨,张口,却发现自己嗓子刺痛灼热得厉害,一个声音都发不出。

  凤天宁知道他是难受,下意识就要起身去拿桌子上的温水。

  可她一动,白倾就跟受了惊吓似的,挣扎着要起来抓住她的衣角不肯放开,可是却因为没有力气跌倒了下来。

  凤天宁也没料到他这么大反应,连忙坐回去将人接住抱进怀里,又无奈又心疼:“我不走,我只是去给你拿水,不是嗓子不舒服吗,喝一点水好不好?”

  怀里的人出不了声,双手却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死死将她抱住,用行动拒绝着她的话。

  凤天宁到底舍不得掰开他,最后无奈喊了一声“来人”。

  拿着宝云递过来的水,小心的将怀里的人拉开一点点距离,凤天宁的声音沾着笑意轻声哄着:“喝点水你的嗓子才会好,乖,喝一点,来,张嘴。”

  杯子凑近嘴边,白倾小口的抿着,凤天宁也不急,一边慢慢的喂一边拍着他的脊背轻轻顺着,她实在怕他呛到再咳个惊天动地,别说白倾受不住,她也受不住,看他那么难受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直到一杯温水见了底,宝云识相的接过杯子默默退了出去。

  凤天宁看着怀里的人,脸色也不再那么通红,手又覆上他的额头,虽然烧还没有完全退下去但是比起之前烫得吓人的温度已经好了很多了,一颗心这才慢慢落回了原地,天知道她有多害怕。

  凤天宁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将人扣在自己胸口:“你吓死我了。”

  “对不起……”白倾下意识开口道歉,发出的声音嘶哑的可怕。

  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白倾慌乱的从她怀里抬头,差点撞到凤天宁的下巴。

  “我不知道你回来……褚怀英她……你别生气……”

  凤天宁笑着又将人抱了回去,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嗓子还没好,不要说那么多话,听我说吧。”

  凤天宁的手一下一下温柔抚摸着他的后颈:“我没有及时找到你,让你一个人那么慌张害怕,对不起。”

  “害你淋了这么大的雨,害你生病,对不起。”

  “总是要你包容我的自以为是,没有顾及你的感受,对不起。”

  凤天宁每说一句白倾的泪就多泛滥一分,在她怀里不停的摇头,声音哽咽:“不是的……不是的……”

  凤天宁擦着他的泪水:“总是害你哭,对不起……”

  “但是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离开你,再也不让你一个人,我喜欢你,好喜欢你,这辈子都只喜欢你……”

  “所以倾儿,不要生我的气,不要怪我,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阿倾?”

  她深情温柔娓娓道来,白倾什么话都说不出,只能在她怀里不住的点头。

  凤天宁笑着:“不哭了宝贝,还生着病呢,你太累了,我抱着你,睡吧。”

举报

作者感言

囿鱼昼夜

囿鱼昼夜

虽然不知道你们看着是什么感觉,但是这两章我写着贼开心????还有那个谢谢你们的票票,我没什么经验不知道怎么说感谢的话,总之就很感激。

2019-09-19 21: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