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鬼王绝宠:王妃,请入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5章:满满的都是套路3

鬼王绝宠:王妃,请入怀 南柯w 2392 2017.03.05 23:36

  只见,苏小玥那被火红色绒毛和白色绒毛覆着的后腿上,明显的有着若干道青黑色的痕迹。

  “好神奇啊!”作为最早提出疑惑的祈歆此时看着这些伤痕也是震惊了不少啊。

  众人纷纷说着自己的看法,并且退回了自己的位子之上。

  苏小玥也是满目的惊讶啊,湮北师父这药神奇哈,这么一下自己受伤的痕迹就出来了。

  厉害了,厉害了!

  幽白莲此时也是懵逼了,教她“隐”的是那个人可没告诉过她,世上还有这样的一种药可以让那些痕迹表现出来的啊。

  还不等幽白莲多想,就听到湮北开口“本王自然是不会无中生有的,既然白莲公主不能帮助本王解答疑惑,那么就请这个很懂得护主的婢女为本王解答一下。”

  湮北的话,也从侧面告诉在场的人,苏小玥腿上的痕迹绝对不是作假的。

  之前,他就说过,在这画舫之上只有幽白莲和她的婢女接触过苏小玥,那么既然这幽白莲不能解释的话,就是那个婢女的问题了。

  “红儿.......难道........你.........”幽白莲听到湮北的话,一个计谋很快的就涌上了心头。

  既然,湮北硬是要找出这个人,那么她也只好给他一个替罪羊了。

  她苍白的脸上很快就浮现出来惊讶的表情,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跪在那里的红儿。

  “公主,奴婢.......”红儿一下就明白了自家公主的意思。

  顿时,只感觉心里一凉,她们这些做人家下人的,还真的是在主人的心里什么都不是啊。

  红儿在心里悲凉的一笑,自己好歹也跟了幽白莲十年了,可这公主就这般将她推了出去。

  五王爷那般喜爱那只狐狸,鬼知道,五王爷会怎么的惩罚自己啊。

  但红儿也无奈可何,她毕竟只是个下人,在场的那个不是有身份的人,又哪里会替她说话。

  这般思量着,红儿流着眼泪不断的对着湮北磕头。

  嘴里说着“王爷,其实都是奴婢做的,是奴婢看不惯一只狐狸都比我活得自在,是奴婢鬼迷心窍连一只狐狸都会嫉妒,而且还妄想着去伤害她,只是奴婢没想到这只狐狸会突然跳到公主的身上去,最后害得公主落水。”

  红儿自顾自的说着,又连连对着湮北磕头“望王爷恕罪,是奴婢鬼迷心窍,我家公主对这件事毫不知情,还望王爷不要怪罪公主方才的话。”

  “望王爷恕罪!”

  “望王爷恕罪!”

  ..............

  整个大厅里,只有红儿的声音和磕头的响声。

  苏小玥看着她渐渐渗出血来的额头,不得不说,这红儿对幽白莲还真是有够忠心耿耿的,可就是命不好啊,摊上了这么一个闲着没事做,连一只狐狸都要嫉妒的主子。

  在场的人,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自然不会完全的相信红儿如此蹩脚的言论。

  只是,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大家都已经是心知肚明了,自然也没有哪个会傻得此事去拆穿红儿。

  “王爷,是白莲的婢女不懂事,还望王爷绕过她一次吧。”幽白莲看没人再出来质疑,在心里感到窃喜。

  看着自己手上被咬的伤口,幽白莲暗暗的想着:还好这红儿机灵,不然今天自己就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了兵了。

  “本王可以不杀她,不过这婢女还望公主就交于本王处置了。”

  湮北看着幽白莲那苍白的脸,不知道在想到什么。

  他晦暗不明的眼神,让人难以猜透他的心中所想。

  “这.......”幽白莲有些犹豫。

  “公主,公主.......”红儿不知道这五王爷会怎么折磨她,有些害怕的跪向幽白莲,希望自家公主能为自己求求情。

  “嗯?这婢女的行为害得公主落水,险些出事了。莫不是公主还打算将这种人放在身边,还是说.......”

  羽陌沉十分配合以湮北的对着幽白莲说道。

  “好吧,红儿就交于王爷处置了,白莲就当做从未有过这个婢女。”幽白莲狠了狠心,就认同了湮北说的。

  这国师大人的话,真的是让她感到心慌,如果再不将这件事解决了,最后丢人和丢了幽国脸的人就一定是自己了。

  “那就好。”湮北说着,对暗日使了个眼神,就有人来将红儿带了下去。

  红儿临走的时候,一双幽怨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幽白莲,虽然她想到替自家公主当替罪羊了,可她未想到这公主是如此的无情,就这样轻易的妥协了五王爷。

  说白了,这公主还是为了自己的面子。

  幽白莲被红儿看得有些心里不禁发毛和心虚,可是她是什么人,又怎么会为一个小小的婢女难过和感到愧疚。

  她在幽国的后宫之中也是见惯了这些争斗中的残忍手段,所以这红儿为了自己主子牺牲,在她的心中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等等。”羽陌沉就在红儿要被带出大厅之门的一刻,开口阻止了。

  “本座还有一事不明,你这小小的一个婢女怎会这江湖上难得一见大的功法“隐”?”

  幽白莲听到这话,脸上不禁挂上了慌乱和心虚。

  这次,估计是羽陌沉问的太突然了,她甚至忘记了掩饰自己的表情。

  苏小玥看着幽白莲的表情,不禁在心里吐槽道:还真是朵白莲花,不仅坏而且还爱装。

  “的确,这个问题本皇子也是想不明白。”湮祈也看着那红儿说。

  一旁的祈禄和祈歆也表示这个婢女会这种他们为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功法实属奇怪。

  “奴婢........奴婢为进宫之前,曾拜师学过武,只是后来师父去世了。”红儿看了眼那满脸慌乱的幽白莲一眼,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就开始扯谎。

  “这样啊......”羽陌沉似乎还想说什么,就被湮北打断了。

  “带下去!”

  看到红儿被带走,羽陌沉轻轻的耸了耸肩,就喝起了酒,也不再说话。

  “白莲还真是没想到这红儿还会这么厉害的功法,给五王爷添乱了。”

  幽白莲见红儿被带下去,也赶紧调整着自己的表情和仪态,带着抱歉的口气对着湮北说。

  “无妨,还望公主以后行事多小心些。”

  湮北逗弄着自己怀里的苏小玥,头也没有抬。

  在场的人,也大多猜测到了今日这件事情背后的隐情。

  但,大家都默默的没有说话,谁也不会想因为一个婢女而得罪了幽国的大公主。

  最后,这原本是开开心心的游湖之行,就这样不欢而散了。

  苏小玥在看了这场莫名其妙的大戏之后,只觉得这古代人的套路真的是一个比一个深啊。

  而且,在之后的发生事情里,她才知道这湮北早就要算计那幽白莲了,所以才会将她从幽国带过来的衷心的婢女都除掉。

  她真的是只想说一句: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