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随机附身一位天才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进”字符

随机附身一位天才 亿淼 2143 2019.12.13 19:52

  “你……你要助我一臂之力?”柳青青很是意外地问道。

  “没错。”陈鸣轻轻点头,“难道你不想活下去?”

  “当然想,不过你要怎么帮我?”

  “破坏这场婚礼,然后去灵药谷,加入丹盟,让柳家和王家的人从此都不敢动你。”

  “这怎么可能!我连炼丹师都不是,丹盟是不会收留我的。”

  “这些不用你管,我只问你,你想不想改变,想不想活下去?”

  “想!非常的想!”

  “即使我这一出手,很可能会让你跟柳家翻脸,很可能会让柳家遭到王家的疯狂报复,这样你也愿意?”

  “……”

  柳青青顿时陷入沉默之中。

  陈鸣倒也不着急,虽然任务已经开始计时,一天的时间非常紧,但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

  搞清楚柳青青的态度,或者说坚定柳青青的信念,这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足足过了好一阵子,柳青青才回答道:“愿意,我愿意!”

  “我不想伤害柳家,但我对这个家已经失望透了,如果我和柳家之间只能有一个能存活的话,以前的我可能会选择柳家,但现在的我会选择我自己。”

  柳青青说得很是认真的样子,至于这是不是她真正发自内心的想法,陈鸣看不出来,但估计连柳青青自己都说不清楚。

  很多时候,只有经历了,才会知道内心真正的想法,在经历之前,哪怕再怎么设身处地地去想,得出来的也只会是可能性的结论,当不得真。

  陈鸣不会当真,不过他只是要柳青青的一句话。

  有了这句话之后,今后就算柳青青后悔,那也是柳青青自己的事情。

  ……

  柳青青的修为只有炼气五层,想要破坏婚礼,前往灵药谷,光凭这点修为是肯定不够的。

  必须动用陈鸣自己的手段。

  不过陈鸣自己能动用的手段也不多,最强的手段肯定是死神令,然而死神令只能杀一个人,对付不了多个人。

  “进”字符,这对陈鸣当前的状况来说才是最有用的,提升两个大境界的话,那就是元脉五层,虽然依然不高,但柳家和王家的人不见得有多么强大的实力,对付起来应该绰绰有余。

  他先将花轿的帘子挑开一些,默默观察一番,又向柳青青确认了一下,觉得情报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便将“进”字符取了出来。

  从外表来看,“进”字符有点像是当初的天剑符,都是金色的符纸,不过仅仅只是有点像而已。

  符纸上面有一个字,不是当今时代使用的文字,也不是中古文字或者上古文字,而是“进”这个文字刚刚被创造出来时的样子。

  神州大地跟地球总体来说是不同的两个世界,然而有许多相似的传说,比如盘古开天、女娲造人、神农尝百草、仓颉造字……

  上古传说之中,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这并不是夸大式的形容,而是文字刚刚被创造出来的时候,真的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后来随着时代的推移,也为了方便人们的使用,文字被改造过,被简化,才渐渐失去了原本的力量。

  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人在研究文字的力量,而字符,实际上就是对文字的力量的使用。

  陈鸣手中的“进”字符,能让地仙之下的人修为暴涨两个大境界,效果持续十二个时辰,能制作出这种字符的人,至少都得是一位天仙,甚至很可能是金仙。

  原本他打算一直留着,留到接近地仙的时候再使用,好达到最佳的效果,但现在为了帮柳青青脱离困境,为了完成任务,只能用上“进”字符。

  陈鸣的一举一动,柳青青自然能看得一清二楚,不过对于字符这种东西,她就非常陌生了。

  这也没办法,有能力研究字符的人,至少都是地仙强者,而就柳青青此前的状况,是没资格接触地仙的,自然也不会知道有字符这种东西。

  她当然也向陈鸣表达了自己的疑惑,不过陈鸣并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将“进”字符催发。

  “哧……”

  万丈金光爆发出来,符纸上的那个“进”字突然剥落下来,没入柳青青的这具身体。

  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突然涌现出来,扩散至全身,柳青青这具身体原本炼气五层的修为,当即节节攀升,眨眼之间便涨到了元脉五层。

  花轿外面。

  送亲和迎亲的人,都被这突然爆发出来金光惊呆了。

  “怎么回事?”

  场面当即纷乱了起来。

  负责抬轿的那些个人甚至吓得将轿子放下,向四周跳开,脸上充满了慌乱。

  还没等众人搞清楚状况,那道金光已经消失不见,陈鸣也从花轿之中走了出来。

  “青……青青?”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在场的人,一共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王家那边迎亲的人,另一部分则是柳家这边送亲的人。

  迎亲的人在前,送亲的人在后,以花轿为分界线,泾渭分明。

  说话的是送亲队伍中的人,也是柳青青的三叔,名叫柳名岳。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柳家和王家并不在同一座城内,只不过都在河东郡。

  如今是在前往王家的途中,虽然走的是官道,但说是荒郊野外也不过分,毕竟周围就那么一些人,一位无关人士都看不到。

  既然已经决定要动手,这一次自然是要大开杀戒。

  柳青青倒也没说不能杀柳家的人,不过关键在于王家那边。

  按理说,王辰作为新郎官,是要主动前来迎亲的,然而王辰可是娶过几十位妻子的人,再加上身份地位不低于柳家家主柳名熠,因此这次迎亲他就没来了。

  负责迎亲的是王辰的一位族弟,名叫王琨,据说修为已经臻至元脉三层。

  陈鸣目光落在王琨身上,冷笑一声,将手中的红盖头往地上一丢,狠狠踩在脚下,甚至将凤冠霞帔也解了下来,随意地丢弃在地。

  “嫂嫂,您这是做甚?”王琨脸色很是难看。

  他当然不会将柳青青真正当成嫂子来看待,反正在他看来柳青青也活不过几个月,不过这刚要把人家娶回家,形式上的称呼还是要有的。

  如果是柳青青也就罢了,可陈鸣一个大男人,突然听到这么一个老男人叫他“嫂嫂”,心里面真是硌得慌,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回应道:“骚你妹!你才骚!你全家都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