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农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 买地

穿越之农商 南晓痴 2060 2018.06.14 04:58

  “看看看看,我不让你推那玩意,你非要推,现在出事了吧?”

  其实,除开蔡春花爱贪小便宜这点,赵三柱对蔡春花还是很满意的。

  “要不,我们把它辟了当柴烧吧!”蔡春花说道。

  “不成,你推的时候那么多人看着呢!不行,不行。”赵三柱一口否决掉了。

  这蔡春花也真是有够奇葩的,那个时候,还有那么多孩子在上面玩呢,她就把人全撵下来,推到自己家了,还不让别人家的孩子到她家玩,说是怕丢东西。

  村里就么几户人家,都知道蔡春花和她奶奶一个脾气——不沾闲,一般都是能不招惹,就不会去招惹,所以她推走牧子语家的游乐场,大家也都是挣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让去她家玩就不去,牧子语回来了,也没人去多嘴。

  可若是差爷来问话就不一样了,保不齐哪个人一紧张就全说出来了,自古民不与官斗,平民见到官差心里总会不自觉的有一种敬畏感。

  “那要怎么办啊?”蔡春花现在完全没有了主意。

  “要不咱们偷偷送回去得了!”赵三柱说道。

  牧子语可能因为是在现代的生活习惯影响,不像一般乡下人家一样,喜欢开着大门,她家的大门常年关着,不过村里人都以为她因为原来是寡妇的关系。

  “哎,也只能这样了!”蔡春花心不甘情不愿的把那个游乐场又给推回到牧子语家的大门口了。

  临走的时候,还往地上吐了口吐沫,“呸,谁稀罕!”

  说完,蔡春花扭得扭得回家了,她心想:要是官差不来,她就再推走。

  因为大家都在地里收番薯,所以没有看到蔡春花所做的事。

  等霍焱珏和秦大年请了两位官差回河边村,两人刚赶车回来的时候,蔡春花就躲在自己家墙头上偷偷的看着。

  霍焱珏去敲门的时候,秦大年走到车边说,“差爷,到了!”

  当两个穿着衙役服饰,配着腰刀的官差从车厢里走了下来,吓得蔡春花“哎呀”一声从墙头上摔了下来,然后连忙捂住了嘴。

  心里直打鼓,也庆幸把那个游乐场给送回去了。

  这次蔡春花是真的被吓到了,后来也老实了段时间。

  从那以后,蔡春花再想占牧子语家便宜的时候,都是掂量再三。

  但有句话说得好,叫:狗改不了吃屎。

  蔡春花就是那种记吃不记打的,在以后的日子里,她的奇葩行为让她吃了个大亏,也和牧子语结下了梁子,但是至少这段时间蔡春花老实了。

  那两名衙役往声音来源的地方看了一眼,也没有在意,跟着霍焱珏和秦大年进了霍家。

  牧子语正领着秦家村的女人们在二进院子里捡番薯呢,霍焱珏来到二进找到她,在她耳边说了句,“送回来了!”

  牧子语先是一愣,然后反应了过来,说了句,“知道了。”

  “官差来了,在堂屋呢,你要去吗?”霍焱珏蹲在牧子语身边拿起一个番薯看了看,然后放下拍了拍手上的泥土,问道。

  “我就不去了,到时候就去咱们原来看好那片荒地就行,看看什么价,先可着现有的钱买,以后再慢慢盖房子也行。”牧子语交代道。

  “知道了,刚刚回来的时候碰到村长了,他把卖方子的钱给一次结清了,并且给了我这个数,多的他说算是买豆腐方子的钱。”霍焱珏伸手比了个五。

  牧子语知道那是五百两,村长这是不想欠他们人情呢!

  牧子语倒是无所谓,反正她现在正需要钱,“成,我知道了,都用上吧!”

  “好,那我先过去了。”霍焱珏站起身往前院走去。

  旁边的女人们看到了,都有些羡的说,“俊山媳妇,你和你当家的感情真好。”

  有个什么事还会和牧子语商量,哪像她们家的,什么事都是事后才说,做山贼的时候是,来这里的时候也是,这些事情都是男人们做好了决定拍板定案才后,她们才能知道,当然,也有和媳妇商量的,但是少。

  牧子语听了:“……”心说,那是因为我们是革命般的情谊。

  一群女人们如何闲聊自是不提,统计户口也快。

  去量地的时候挨着大青山量了将近千亩的荒地。

  一个大青山的山头,千亩平原,然后又加上上户籍,给衙门的打点,批建村子的文书,一套下来花了一千三百两银子。

  不但把村长刚给霍焱珏的五百两银子都用上了,还把牧子当时给秦家庄等人的花费,他们用剩下银子也用上了。

  牧子语觉得她挣钱速度,永远也比不上她花钱的速度。

  要不是她有空间,时不时的偷偷往厨房添米,添面,那这么多人非得饿死不可。

  既然地买下来了,就不能让地闲着继续长荒草。

  用家里剩下的铁料,牧子语又从空间商城里买了些铁料混在一起,霍焱珏又领着人打了十付铁犁,家里的牛马也多,一头牛身上套了付铁犁,女人小孩齐上阵,男人拉着牛犁地里的草,女人孩子捡草和土里的石头。

  牧子语家地里的冬菜,白菜萝卜早早的就种上了,凡是跟着过来阑州的都是勤快人,干活都是一把好手。

  可饶是这样,千亩地一天能整出来的也少得很。

  “咱们这样,先犁出来一条连接官道的路来,然后再沿着把边界犁出来,然后再分块犁,一人管一块,谁先干完就帮帮没干完,然后再分出来两个人种冬菜,年前盖房子是不可能了,地里种上冬菜也能有个进项。”牧子语看着这进千亩的荒地提出了自己的意间。

  干了的枯草比新鲜的草更难弄,因为干草有韧性,土地下面的根经过多年的生长,盘根错节,就算是铁犁有时候也会被勾住,从而挡了后面耕第二遍牛犁的路。

  既然这样,到不如分散开来,几个人管一个牛犁一百亩地,一亩一亩的犁,犁完一遍后,再犁第二遍,这样,整好一亩地就种上冬菜,冬菜成熟的时间也会错开。

  “这个办法好,就这么办!”秦家庄种地的老把试立即拍板同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