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源启纪元—长生基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鱼饵捕食

源启纪元—长生基因 刺玫月 2132 2018.08.10 17:31

  混浊的海水逐渐被染红,范围不断扩大,直到覆盖差不多五十米的范围,随着海啸逐渐的汹涌洗冲着,秦峥微微站起身来,看向远处,只见一团团巨大的黑影在巨浪的翻滚下若隐若现,这一幕感觉那么的熟悉,好像在那里见过,一种极其不详的感觉油然而生,对着江诚就是大吼一声。

  “变种鱼群被血腥味吸引过来了,快躲。”秦峥生拉硬拽着江诚躲到了跟撕碎的怪鱼对角处的树干上趴着。

  青蛇一圈圈的把庞大的身躯盘旋在古树上,那裸露出的庞大身躯就好似一条远古时代的蛟龙,足有水牛腰围粗细,狰狞的碧色鳞片在雷光下闪动这幽光,蛇瞳中带着一丝人性的玩味,仿佛在等带着什么东西的到来。

  秦峥对着江诚的耳朵大叫,“青哥在拿我们当鱼饵钓鱼,而我们刚刚弄的铁皮浮板便是餐桌,这TM的不是我们那边人捕鱼才用的伎俩吗?”

  江诚拿手护了护耳朵也是大喊道:“你说什么?”

  秦峥又把刚才的意思又重复了一遍,江诚拿手掏了掏耳屎,再度表示你还是等会再说吧。

  “你TM趴着等死吧!”秦峥彻底的无语了。

  江诚虽然还是没有听到秦峥说的什么,但冲这贱人的口型,不用想也知道这家伙很可能在问候自己的家人,也是毫不示弱的回骂着,并且竖起了两根傲人的中指。

  暴雨依旧倾盆,雾云依旧灰朦,雷声贯彻脑海,这等待着世界的清洗,是大自然的审判,洗脱的是人类破坏规则的罪恶。

  一条条头颅长着肉瘤的变异沙纹草鲫前仆后继的奔向铁浮板,出乎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那些鱼类仿佛并不是循着自己同类的鲜血过来的,而是江诚两人身上的人骚味,恰巧这味道在任何可以用肉体完全压制人类的物种来说,宛如香喷喷的羔羊。

  这时候,秦峥感觉天都塌了,末日的闪电都没这四面八方皆是要人命的凶兽来得吓人,被这些东西咬上一口,估计能活生生的扯成两半。

  秦峥抓紧束缚在江诚身上的套索,把江诚整个人都往另一边摔去,顺着力道,秦峥也顺势扑倒,先是一声轻微的撞击铁皮声,然后便是怪鱼撞击铁板的咣咣声,吓得江诚险些大小便失禁。

  可是怪鱼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就算秦峥浑身解数的辗转腾挪,秦峥在被海浪的强大推力之下,撞上了铁皮上的一道尖刺,身上被开了一道十几分的血痕,险些划破皮层,一股股鲜血不受控制的流淌而出,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倒在了一旁,湿咸的海水灌喉而入,窒息的感觉,背上的伤口被咸水浸透的灼烧感,痛苦得说不出话来,面如金纸。

  江诚这时候也无能为力,只能一手按着秦峥还在淌着血的伤口,一手勉力拉拽着秦峥的身体,试图躲避还在冲击的变异沙纹草鲫。

  大量的人血宛如催化剂一般刺激了鱼群疯狂的兽性,那是一种进食的嗜血,水面犹如沸腾一般,所有的怪鱼都暴躁的冲出水面,鱼跃两米多高,那一身半米多长的横肉,水桶粗细的鳞甲躯体,俨然一辆辆失控的摩托,直指秦峥两个血食的生命。

  就在秦峥四面受敌,避无可避,接近绝望的时候,四道破空声传来,只听见怪鱼连番的惨叫,鱼体全部被洞穿,这时候秦峥他们才看清那是什么东西。

  粗黑的树枝拥有着惊人的坚韧和怪力,整整十几条的怪鱼仿佛被烤串一样被悬挂在空中,狰狞的口器还在一张一合的吞吐着最后的空气,腥骚的鱼血染红了宛如缠丝的长枪一般的树枝,几近于妖。

  最让人惊惧的是,鱼血并没有流淌到海里,而是被树枝完全吸收进去,仿佛饥渴的沙漠行人,疯狂的吸允着属于它的美味,青蛇就在一旁冷漠的俯视着,这颗古树仿佛像是磕了药的吸毒患者似的,全身墨绿色的树叶都在剧烈的抖动。

  不一会的功夫,十几条变异的沙纹草鲫便宛如鱼干一般掉落在铁板上,那四根长枪一般的枝条临走前还不往在秦峥的脸上撩拨了几下,暴雨依旧倾坨,雷声依然贯耳,浪涛依旧狂暴,可在这一瞬间,海域仿佛静止一般,一切都被冻结,无雨无雷更无浪涛,海面甚至不会流动,这一幕彻底的让秦峥傻眼了。

  秦峥终于明白以前爷爷总是不让他爬到树上玩了,这一切都他们的是那么的操蛋。

  青哥诡异的咧了咧嘴,发出一声欢快的长啸,庞大的头颅如闪电般窜动,十几条干扁扁的沙纹草鲫便被它吞进腹中,仰天打了个如雷的饱隔,用成人腰身粗细的尾巴把剩下的一条怪鱼缠住,扔到了秦峥的身旁,秦峥这一刻的感觉就是泪流满面,这TM就是当鱼饵的报酬啊,怎么感觉自己智慧之灵,万物之主的人类智商与尊严给按地上磨擦了。

  青哥那巨大的头颅微微晃动,推了推怪鱼,又用尾巴拍了拍秦峥的脑袋,那力道仿佛把他的脑袋都拍下来似的,见青哥大嘴一张一合,那意思很是明显,叫秦峥赶快吃。

  江诚在一旁已经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场面了,弱弱的问了句,“青哥好像叫你吃饭了...”

  “要不你先吃吧,我检查一下伤口。”秦峥做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那还是等会一起吃吧,我给你包扎伤口。”江诚哆哆嗦嗦的从背包里拿出一本粉状的药剂洒在伤口上,然后拿出湿漉漉的止血绷带给秦峥包扎起来,已经不能用无菌来称呼了。

  青哥抽了下鼻孔,脸上露出一种不耐烦的表情,恼怒的嚎吼叫的表情,眼中凶光大方,用尾巴狠狠的推搡着干瘪的鱼身,一副秦峥要是再不吃就把他们两都活吞了的表情。

  秦峥只能在心里暗骂两声,真TM的欺负人,我等会吃不行吗?脸上的表情绷得紧紧的。

  奈何青哥又是一声暴躁的吼叫,一副仿佛看到自家孩子不肯吃饭的虎爸情绪,吓得秦峥赶忙摸出柳叶刀在鱼身上开会磨动,艰难的切下一块背脊肉,两根手指轻轻夹着,心里那叫一个纠结啊,这玩意都变异了,鬼知道有没有毒啊,在青哥欣慰的注视之下,一口便把鱼肉塞进嘴里,用力的咀嚼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