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那些年租过的房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街边小房(一)——过往

那些年租过的房子 木头人与十一 3272 2019.11.06 22:38

  暑假里我又没回家,依旧选择去了远方的城市。去了那个让我憧憬羡慕的大上海,而这一次却颇为周折些。所幸我安然挺过那一段不堪回首又让我有些留念的日子。而这一次的出门远行,却是让我那颗不安分的心小小安分下来了。

  我在大二快开学的前一礼拜回到学校。因为要搬校区,许多事还颇为蛮烦。主要是搬家吧!还得从新找一处小窝安居。

  湾里虽然也算是个区,但这个区实在小的可怜,主城区就只有两个街道,走上十多分钟差不多就到了终点站。之前几乎每月都会来这取一次钱,离新校区不到5公里的样子。学校门口总会有那个小面包车,周末的时候就会听见这里人操着很古怪的普通话说:

  “湾里去不了,湾里啦湾里啦”

  哈哈,颇有点像市场大妈大叔的吆喝声,挺有趣的。路费也不贵,一人五块钱,坐过几次。人数够了就发车,十多分钟的样子就到湾里了。虽然它比较小,但是基础设施一应俱全,每到周末来这的学生数量还是可观的。我在买了个自行车后,就不坐那个小车了,五块钱也不想出,自己每次都是骑车来回。不到半小时,而且还很方便。

  我们的老校区在不远的山上,坐公交上去也要两站地。这里还是某路公交车的总站,另一个终点站就是火车站了。在这坐车去市里倒是比学校门口那方便。车次间隔在十分钟左右吧!新校区门口那也是一路公交车的总站,车次一小时一发,平时还好,但是到了周末真的就是像春运了。毕竟快有两万人的学校,真的是比现在北京地铁上下班高峰人数还多。而且大家虽是学生,但却无排队的意识,加上周边村民也有去市里的需求。那到了周末,想要坐车真的是需要一份好的体力与厚脸皮。

  让我印象最深的一次,上学期刚来没多久一次周末需要去市里。好不容易等了近两个小时,我总算挤上一辆车。车上还有空位,当时我还很兴奋,我走后面刚要坐下的时候。一个男生伸手了,挡住我说:

  “不好意思,这有人了。”

  我想也许人家是男朋友先挤上来,给女朋友占座吧!我也不好意思强坐,只好继续往后面走,一连三个座位都是有人坐。泥人尚有三分脾性,当时我就火了,对其中一人吼道: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那我要先上来说整个公交车座位都是我的,你们怎么办。”

  那男生不看我,也不说话,反正就不让我坐。僵持十多秒,我脸憋的通红,一肚子火真的能烧死他。最终我还是妥协了,退回门口的位置使劲抓住一个稳定杆。站在那独自生闷气,想不明白为啥。最终车装满了人,还有许多同学没上来,司机在那喊,下一辆,下一辆,小心的把门关上了。很多没有挤上车的人,也悻悻退在一旁等下一辆车。

  很快车就开动了,一路上摇摇晃晃,我侧是更加生气了,本来是有一个座位可以好好欣赏下沿途的风景。此时的我是一点心情都没。大约走了两三站吧!路边有一位抱着孩子的女人在等车,看了看满车厢的人。实在是找不出一点空隙了,以为司机会直接开过不停车。却是没想到司机来了急刹车,车厢里一下子闪出许多空来。好多同学被闪在一起瞬间车厢里是哇哇大叫。我当时看到这操作瞬间就乐了,还好我抓的稳定杆比较紧,没有被闪到。

  司机招呼那对母子从后门上车。然后司机在前面通过车载喇叭喊了两遍,给有需要的人让一下座位。可我看周围同学,没有一个动的,有坐的眼光要么瞟向窗外,要么闭着眼睛睡觉。不知道车晃的这么厉害怎么睡着的。我侧身闪了点空给那对母子,让她可以抱着孩子舒服一点。而她就站在一个有座位的同学面前,那上面明明写着老弱病残席。不看到这些字,我心情还好点,想到自己明明也有座位,也被无理的抢去。看着那对母子很是艰难的站着,车一摇晃,也跟着晃孩子几近脱手,我手快帮她拖住了。孩子是没掉下来。她很无奈的对我苦笑了下,说声谢谢。那一刻我是动了恻隐之心,决定为这对母子做些什么。

  我低头沉思了下开始对着整车的同学说:

  “有没有哪位同学行行好,给这对母子让个座。”

  这话虽然司机说了两遍,广播也说了两遍,可无奈就是唤不醒整车睡着的人。我的呐喊也石沉大海了,并无人对我回应。当时的我,还挺尴尬的。毕竟喊了两遍都无人搭理。这时内心里无助,加上之前受的委屈,心里也更加堵的慌。但却让我更加气愤了,稍微陈酿了下,眼里闪出一丝坚定。接着又大声平静讲道:

  “在座的各位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也都是极有教养的人。都是大学生,国家未来的栋梁,但诸位现在的所作所为,可真的是让人汗颜。古人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而你们现在看见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却视而不见。在坐的诸位你们读的书去哪了?教养去哪了?出门在外真的很丢家里人,很丢学校的名誉,国家未来又怎么指得上诸位。”

  ……

  我像个将军般慷慨激昂的在那呐喊了五分钟之多,热血沸腾,似乎国之将亡。而那对母子就是我这位将军守护的最后城池,他们是逃兵。

  那一瞬间的自己真的是觉得很高大,又很无奈。好在最终是骂出一个座位来。当时我就对他表示说:

  “同学,你是好样的,我以你这样的校友为荣。”

  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红了,没有说什么木木的站在那。

  而那对母子坐上座位的时候,脸色是很开心,眼角有泪。我不知道她每次坐这趟车是否能得到帮助,只希望我们那一车人是她碰见一群最烂的大学生,没有之一。

  事情虽过去了好久,但记忆却是恍若昨日。

  ……

  ……

  山下还有一个大学,也是一处别的院校的分部。记得最清楚的是他们学校某宿舍楼与教学楼隔着一条街,宿舍楼建在一处高地上。若开车可以绕一圈山路从大门口上去,而学生才不会选择绕路。那只有爬楼梯的这个近路了,那个台阶修的实在有点高。好奇的我还曾数了一下,足有140个台阶了。能一口气爬上不休息,算的上是体力不错的人。每天我都能看到很多人在那爬台阶锻炼身体。而且爬上去也很有成就感。

  而我找到的一处民居就离这所谓天梯不远处。因为只有两条街,当时在街上找房,只看到路边有一家门店门口写着此处有房出租。便进去问寻,房东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阿姨,倒是跟我在高中那会租的小院房东阿姨长得有点像。也许是生意人吧,见人总是一脸笑呵呵。看着很让人感觉亲切。

  房间在四楼,她带我过去看。打开房间时我看屋子里特别整洁,地上还铺了一张席子。窗口那有阳光进来,整个屋子显得特别明朗,有一个茶几柜还带了台老老式电视机。一张大床也是有席梦思床垫的。还有一个大大的衣柜。进门的时候我看她是先把鞋子脱在门口进去,跟我解释说着。我站在门口踌躇了下说:

  “挺好的,我就不进去了,走了半天路,脚有点味,就这间吧!”

  她说:

  “这间?不在看看其他的了?”

  我笑笑说:

  “不看了,省得改主意。您说说价格吧!”

  “170块,押一付一,水费不要钱,电费另算。”

  她边穿鞋边说到。

  看我没有接话,她接着又说道:

  “阿姨看你是学生,应该就是这附近上学的,没问你多要,这都是最低价格了。”

  我在心里盘算这,170确实不贵吧!这个价钱能找到这么大的房间,应该是差不多了。当即道:

  “那行,我们下去交钱开条吧!”

  说完我就要转身下楼。

  “先等一下,我告诉洗手间在那。”

  我停住身,等她穿好鞋,关上了房门。侧身让她先行,只见她走了十多步,打开一扇门,开了灯说:

  “这边是厕所,几家公用的,平时用的时候稍微注意下。”

  我看了看颇为大的洗手间,是蹲厕但显得有些脏乱。眉间不禁稍微皱了下。她似乎也发现我神情有样,说道:

  “今天没来得及打扫呢,这个我每天都会打扫的!这是四楼的,一楼还有个洗手间,那里有热水器,可以洗澡。我带你下去再看看。”

  我一听楼下还有,还可以洗澡,神色稍微缓和了下。跟着她下楼了。

  她打开略有些昏黄的灯说:

  “这个是我们自己家人也在用的。”

  我看了下,面积都差不多,也是蹲厕,墙上挂了个热水器。但洁净程度真比楼上那个强太多了。

  我满意点点头说:

  “好,我知道了。”

  “先说明,可以洗澡,但冬天不能用热水洗衣服,也不能太浪费。要是用热水泡脚的话也可以来这接”

  她又补充道。

  我一听,这还是夏天呢,虽说已经立秋了,但天气依然炎热无比。这想的还真远。确实在学校浴室那会,冬天同学都是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澡。我也曾这么干过,觉得好划算。

  我笑笑说:

  “不会,不会,您放心好了。”

  然后她带我去了前厅那,拿了小本本开始记,我把押金还有一月房租交给她。她开了个简易收据条给我,让我拿好押金条,到时候不租了可以找她来退钱。顺便又把房门钥匙给我。这交接就算完事了,我该回去好好的搬行李过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