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那些年租过的房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麦田小屋(一)

那些年租过的房子 木头人与十一 1506 2019.10.07 01:18

  班来退学了,小房子里便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有一段日子极其不适应,半夜醒来再无晚归的人。虽然他也时常过来看我,但日常生活里还少了些什么。几次想去烧水泡脚,发现暖壶里还有一半热水,是了,现在已经不需要我预留热水了。突然一阵失落便油然而生。

  宿舍大检查,被班主任查到我在外小居。拉我办公室里谈话,希望我搬回宿舍来住,一个人在外面毕竟不安全。内心其实是很抗拒的,但看着她那眉头沉下的样子,实在惹人怜又是不忍。

  班主任很年轻,大约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精致的小五官镶嵌在那张白皙的脸上,加上长长的头发,真的是仙气十足。浑身散发着独有气息,悠然走在路上以为是个邻家姐姐。绝想不出她手下管着七八十号青春叛逆期的学生。当然我们班的孩子都是蛮乖的,就连那几个调皮捣蛋男生。看到她那精致容颜,还有要生气嗔怒的样子无一不让人心生怜爱。所以看见她眉间微皱,我心当时就化了,傻傻的点头保证放学就去搬行李。看着她又眉间舒展的容颜,内心一时不觉得痴了。她实在是太美了,比起班里稚气未退的女同学,她就是小仙女。试问谁敢惹仙女生气呢,而且是位握着实权的班主任。万一她施仙法呢!后果真不敢想象!但我就很不幸的被仙法整治过两次。

  一次冬日早读课上,我正在听周公大人讲课,口水都流出来了。她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后。手一下伸在我后背的衣服里,瞬间我就跳起来,哇哇乱叫。那感觉像一冰块塞进了后背里,我蹦了几圈都没摔掉她的手。嘴里大喊,

  “我再也不睡觉了,不睡了,您快放过我吧”!

  她嘴角微扬,贝齿轻起。

  “凉吗?我觉得好暖和呀!我手还没捂热呢!”

  “凉,凉,凉,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直到我多声求饶,她才作罢。走时环看了下四周,后面的几个男同学脖子不仅一耸。才满意的迈起小碎步,嘴角上扬一股奸计得逞的样子。后面听同学说,她先是将手在门上铁把手上捂了会,才快步走来。我去,这班主任的心实在是太“恶毒”了。

  以至于我后面课上贪睡,都不敢趴在课桌上大摇大摆的睡。而一只手撑着下巴,假装看书,悄悄眯着眼睛听周公说故事!即便这样还是被揪过一次,她那冰凉小手直接捏我的耳锤死死不撒开。一股股寒意羞意袭来,不知道那是人体最敏感地带吗,还捏小耳垂,这也太可恶了吧。让我一个大男生情何以堪呢。这两次的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了。

  下学期我转美术生了,还是想上大学的,美术生分数低,我这水平兴许能过。同时班里也有七八个要学的,加上其他班的一些人。刚好组成一个新的班级,班主任自然不是她了。临别的时候,她是笑意盈盈,叮嘱我们好好学美术。我想大约是终于摆脱了我这样的“坏学生”吧!我也很开心,不为别的。可以继续在外租房“鬼混”了。美术生似乎更有理由了吧!我们需要一个安静宽敞的空间画画。寝室自然是不行了,而且未来还要在学校外的画室集训。学校大约也默许了这些美术生的小动作。一时我感觉时代真美好。

  本来打算还去租原来的那个房间,只是去查看时已被人租下来了。空房间都没有,生意真是好呀!我继续在村里转悠,后来便找到一处麦田边上的小院。

  这处小院跟原来的租住房子离学校的距离差不多,正值春天一片绿油油麦田真让人迷醉。而且这处小院的房子全部是用来出租的。房东都不住这,约见房东还是费了些功夫。但看着门口那片约有十多亩的麦田,内心着实欢喜,这不正符合我当下吗。

  房东领我看房子,说只剩下大门口边上的一间了。我看着上下三层的小楼,大约有七八间的样子,都住满了同校的校友,当即表示可以接受。交了房租,拿了钥匙又重新打量下房间。十多平,方位应该是西厢房,一张双人硬板床,一张桌子,窗户就能看见院子里的洗手台。还有一块镜子,一个放脸盆的架子。总体上还不算太差。这周边的民房都是这般配置。当天就回学校拿了行李,回来打扫布置我的小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